2020/1/1

The two popes/ 教宗的繼承



2013年兩位教宗交接時我還住在米蘭,教宗方濟各常常在電視上(義大利主場啊當然),真是從來沒這麼常有教宗在身邊叮嚀過。2015的慈悲特殊禧年,我剛好在羅馬本來只是想去聖彼得廣場看看教宗本人,陰錯陽差走上某特殊信徒走道,竟然幸運坐到很前面,而且教宗意外主持了當天彌撒,我這方面的緣分好像常常很強,當時在路上也都有即時與FB的老友們分享。教宗方濟各本人具備的特殊魅力,的確為本篤16世所欠缺,根本如同搖滾巨星風靡全場,而他給人的溫暖感覺,在此亂世裡更是讓人覺得溫暖安心有所依靠。

  
當Netflix發表本片預告片的時候,我就已經十分訝異其厲害的選角,以及這樣的題材竟然可以拍啊。光是這部電影得以面世,就已經是羅馬教廷的入世改革。在教宗方濟各即位之初,長相激似的演員Jonathan Pryce就馬上被做成各種滿天飛的MEME,以致於我去年在電影院裡看「誰殺了唐吉訶德」時強忍憋笑,實在太像教宗整場裝瘋賣傻騎著馬尋找不存在的巨人。然而Jonathan Pryce除了長相優勢之外,也是個實力派的好演員,把教宗方濟各的小動作及表情說話方式神韻捕捉得鉅細靡遺,甚至連手部特寫都沒有放過,而飾演本篤16世的Anthony Hopkins就無須贅述,我只想說他比教宗本篤16世本人的表情要多得多啦。逼真的優秀演員、穿插歷史事件的實際新聞畫面、以及刻意處理成紀錄片感覺的片段,讓人很容易忘記這並不是一部紀錄片,其中當然有許多讓故事更好看的戲劇效果,當然有些美化或言盡於此的含蓄,輕輕點出許多會讓教廷神經緊繃的話題,包括幾度在片中被人叫納粹的教宗本篤16世,年輕時曾經參加過希特勒納粹青年團,以及教宗方濟各在阿根廷獨裁執政期間的爭議往事。片中以兩位教宗互相告解懺悔並原諒的安排,實為神來之筆,這些人生過往備受各方攻訐,然而誰能沒有過去,又有多少人能從中學習成長,甚至記取教訓,終其一生做更多好事來贖罪補償?以神的完美要求教宗(或各種領導人)是不切實際的妄想,容易落入政客圈套而成為各種_粉,進而甘願為奴。
  

**然而這也不是一部嚴肅只給信徒看的傳教電影**

Jonathan Pryce與Anthony Hopkins兩位演員之間有種奇妙的火花,而且輪番互相鬥嘴,各種德國人與阿根廷人刻板印象之戰/黑色幽默/反諷/冷笑話/單方覺得好笑但另一方很傻眼貓咪臉的笑話,都為這部其實在討論各種神學/哲學/人性/當代政治/暴政極權/等嚴肅話題的電影,增添超意外的可看性。更可貴的是藉由幾可亂真的戲劇形式,從多方角度訴說身為神在世間的代理人身份的教宗,其實也只是人類,而身處也許是世界上最艱難的位置,所面對的自我懷疑與脆弱,等待天啟,等待徵兆降臨以做出艱難決定,這不也是我們普通人每天所面對的嗎?安排兩位教宗在西斯汀禮拜堂米開朗基羅的壁畫下暢談更是無比切題,還有什麼比文藝復興時期人與神的對話更一脈相承的場景。

教宗方濟各之所以受到歡迎,也不就是他一開始就沒有走上那高高在上的神壇,讓世人驚訝於天啊教宗竟然可以與我這麼接近嗎。我曾問過我的阿根廷設計師好友,你們家的主教變成教宗了耶!他真的一直都這樣嗎?還是公關操作的形象?友人當時只淡淡的告訴我,教宗方濟各就是這樣啊,而且還真的就是我家隔壁教堂的神父,有天突然就去梵蒂岡了。來自新世界的教宗這真是一件兩千年來第一次的天大事件,而由來自巴西的導演Fernando Meirelles執導此片,大概也是因此才有那麼多背負傳統包袱歐洲舊世界導演/北美清教徒導演,可能不敢造次拍出的幽默/勇敢橋段(比如說在兩位教宗返回羅馬處理醜聞時使用了抗納粹與法西斯的北義民謠bella ciao,真的很敢...還好改用非革命進行曲的輕柔版本,就當這是要訴說教廷改革的開端好了),實在是高手才能拿捏得宜的厲害作品。
  

**全片貫穿的關鍵字「改變/妥協」**

教廷的改革其實也一直沒有停止過,畢竟是兩千多年的組織,若是歷年來沒有因時制宜的韌性,也無法笑看歐洲各國起承轉合而還存活至今。自羅馬天主教成立之初,就不是什麼超級基本教義派的不可動搖瘋狂模式,天主教裡廣納許多當時羅馬帝國風俗與節日,包括聖誕節啊復活節啊,本來就是當地的節慶,相對於後來分家出去的馬丁路德之延伸流派,其實某程度上更具備彈性及包容。然而兩千多年的組織弊端,要迅速改革當然也不可能,在這個一切都快轉且無法壓制消息的時代,從呼風喚雨能授與歐洲各國王位的教皇國,減縮到領土只剩下梵蒂岡市還得對外開放博物館之入世,壓力可見一斑。這兩位教宗交替在某方面的確是教廷力求振作找回信眾的力挽狂瀾,而各種陰謀論及誇張謠言也從未停止過,我寧可相信真相是如同此片的版本一樣美好,學院派傳統的教宗本篤16世,做出了超級前衛的在世辭職退位決定,為了大局著想而交棒給教宗方濟各,即使對彼此的理念無法全部認同,但仍然互相交流辯證如同希臘哲學傳統。新舊之間的改革從來不易,在指責教廷(或其他)改革緩慢的時候,別忘了我們自己現在不也就身在其中,而且承受著巨大壓力嗎?所謂的前衛與進步/保守與傳統都不是絕對(然而請勿將基本人權/文明/野蠻混入滑坡概念),而是互相改變/妥協的緩慢進程。
  
這可能是在全世界局勢變化遠超過我們能承受的當下,不分信仰與國籍種族,都能得到心靈撫慰,找到各種答案的一部電影,尤其適合容易感到絕望無助的最近細細品嚐。

#TheTwoPopes #IDuePapi #Netflix #film #PapaFrancesco #BenedettoXV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