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

The Design Museum 設計博物館肯辛頓新館:英國設計文化的強力後盾

  
原刊登於大誌雜誌 The Big Issue Taiwan, Jan 2017. Photos © Gravity Road, Hufton + Crow, Gareth Gardner

英國對設計與藝術的重視淵源已久,在文化上對世界的影響仍見日不落國餘暉,甫於倫敦肯辛頓區開幕的設計博物館(the Design Museum)新址,再次見證英國對未來設計國力的野心期望。

設計博物館的前身來自1983年V&A博物館的「鍋爐房計畫」,以提升設計產業的對話層級為目標,從V&A博物館的地下室起家。於1989年由Terence Conran爵士正式創辦,在倫敦Shad Thames街上一間原本作為熟成香蕉之用的倉庫獨立出「設計博物館」,舉辦一系列備受矚目的展覽,包括多位因設計上的卓越貢獻,而接受女皇策封的建築師與設計師,包括Zaha Hadid、Paul Smith、Richard Rogers,以及諸多重量級國際設計師的特展,為了公眾設計教育的下一步,設計博物館決定另闢新址,經過5年的漫長等待,終於在2016年的11月正式與世人見面。

新的設計博物館座落於肯辛頓區的荷蘭公園內,讓此區的V&A博物館、蛇形藝廊、皇家藝術學院已經構成的設計藝術氣氛更加濃厚,而設計博物館捨棄大興土木蓋一棟嶄新的房子,選擇了倫敦20世紀60年代的閒置舊建築,這棟在1962年由Robert Matthew設計的英國聯邦學院,是英國戰後現代主義建築的代表之一,繼往開來傳承英國設計的下一個篇章。設計博物館新址由建築師John Pawson、荷蘭OMA建築事務所、以及英國Allies and Morrison建築事務所共同合作,保留了地標性的屋頂設計,大刀闊斧地進行其他部分的改造,大器的挑空讓眾人瞻仰至今仍令人摒息的雙曲拋物面屋頂,立面改為雙層玻璃帷幕,提供室內充足日照及外部連結,刻意參考原始分割設計的模組單位與色彩計畫,以模擬類似建築原有的藍色外貌。




總面積一萬平方公尺的設計博物館新址,約是舊館的三倍,包括兩個主要的臨時大展覽空間、免費的永久館藏展覽空間、舉辦活動與講座的展演廳、圖書館、工作室、學習機構、以及可眺望荷蘭公園的餐廳。橡木樓梯環繞挑空中庭,是建築師John Pawson賦予新設計博物館的循環心臟,能從多重角度欣賞橫跨整個建築體的驚人雙曲面屋頂,動線簡單而適意,氛圍平靜,更襯托出屋頂的動感張力。橡木材質自樓梯延伸到各樓層地板,讓空間顯得輕鬆溫暖,線性LED光束則引領動線方向,部分主樓梯結合皮革坐凳,可供參觀者停留休息,中庭至此不僅呈載參觀動線,更成為如同希臘劇場般的互動場域。位於一樓與地下室的主展覽空間,佔總面積的極大比例,地板採用義大利石材,有別於樓上橡木的溫暖感受,更加沈靜穩重,將自1857年就安裝在英國聯邦學院的長凳安裝於此,再次提醒設計絕對不只是一昧創造嶄新事物,而適繼往開來的文化累積。只有混凝土柱列的雙層挑高展覽空間,靈活運用度能配合各種性質特展,並在地下室設計了一道特別的玻璃窗,讓參觀者能一窺博物館工作空間的特別幕後花絮。

除了傳統博物館的展覽公共教育,新設計博物館的二樓規劃了更主動的學習空間,牛津大學專門收藏考古與藝術史的薩克勒圖書館(The Sackler Library ),也成為新設計博物館的一份子,加上館藏的豐富設計檔案,成為設計研究者的寶庫,而實習工作室則是與施華洛世奇基金會合作,在產學之間另闢培育設計人才途徑。博物館最上層的館藏永久展示空間,對公眾免費開放展覽約一萬件設計作品,並規劃四間由英國文化協會支持的工作室,每年將由設計博物館選出年度駐館設計新銳,並在館方專業策展團隊諮詢下舉辦展覽,傾力幫助設計界的新人站穩腳步。

設計博物館肯辛頓新館,再次具體化英國在文化領域上的野心,倫敦以當今全球設計的首善之地自許,也是設計帶來經濟脈動的已成功範例,大幅升級後的新設計博物館將成為其強力後盾,向全世界展示設計的遠大力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