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7/27

Lisboa:里斯本的設計故事


原刊登於大誌雜誌12月 the Big Issue Taiwan Dec. 2016, photo ©  Lucia Y. Pu

遠在大西洋岸邊的美麗的海洋城市里斯本,身懷航海時代的葡萄牙王國光輝,靜謐低調鮮少誇耀往日盛世榮華,活力四射地活在伊比利半島豔陽裡的耀眼當下。

自從多年前看了溫德斯的電影「里斯本的故事」,我就已決定非得親自來一趟,然而我在里斯本卻從未覺得離家很遠。在這裡認識的新朋友們,總是對我那遠方的「福爾摩沙」小島熱烈欣喜,在里斯本發明蛋撻的老舖奇妙連結台灣人的共同回憶,更何況里斯本麵包店裡不斷聽到的台語「胖」,原來是葡萄牙文輾轉的落地生根。里斯本是歐洲最古老的城市之一,由腓尼基人開拓建城,西元前205年被凱薩納入羅馬帝國麾下,13世紀成為葡萄牙王國首都,在地理大發現時代是歐洲探索新世界的啟航起點,帶來源源不絕的財富與新奇事物,為歷史古城注入養份泉源,也許從此養成對未知領域的開放態度,讓今日里斯本仍保有充沛活力,感受不到身為老行政首都常見的官僚陳腐氣息,反而平易近人地親切可愛,年輕的城市氣息除了拉丁個性使然,設計在此也扮演重要角色,不斷更新里斯本的城市樣貌。

DSC_0419.jpg
DSC_0457.jpg

當代建築的愛好者,到里斯本必定直奔朝聖的98世界博覽會展區,在設計之初就以永久保留為目標,結束後順利轉型為世博公園(Parque das Nações),以建築師卡拉特拉瓦(Santiago Calatrava)設計的「東方車站」(Estação de Lisboa-Oriente)迎接訪客,車站一如卡拉特拉瓦的招牌風格,在有機線條裡透露著聖潔光芒,整合里斯本各種連外交通,為近20年後仍然精彩絕倫的世博建築群揭開序幕。建築師西賽(Álvaro Siza)設計的葡萄牙國家館仍然是全場焦點,他那詩意且永恆的設計風格,從葡萄牙地景而生的形式,堪稱國家寶藏。其他沿用世博建築的水族館、高空纜車、眺望塔、購物中心、住商大樓等等,訴說里斯本自20世紀晚期以來的建築風貌。

然而里斯本最搶眼的建築明星,並非特定建築大師設計的偉大作品,而是市井巷弄間各式各樣的多彩建築式樣。陶瓷工業是里斯本著名的傳統技術之一,忠實反映在城市裡大多數的建築上,立面包覆著精心設計的美麗花紋磁磚,細緻的圖樣呈載著各式各樣的故事,大膽的高彩度用色生意盎然,破除大都市自從現代主義肆虐後普遍的無聊建築景象。建造在面海丘陵地上的里斯本,市區裡高低起伏的地形,不僅為城市帶來多變的地景,也因此而衍生出平地城市少見的特殊交通設計。里斯本有名的輕軌電車,因為與米蘭電車實在雷同,對我來說司空見慣,但是另一種專為連結低地與丘陵區域的爬坡電車,則是里斯本的獨特形象,因應坡度而設計的梯型車廂,讓乘坐空間在陡坡行進中維持舒適水平。電車沒有涵蓋的區域,則是嘟嘟車縱橫的天下,原以為這是亞洲熱帶才有的機動交通工具,在里斯本隨處可見,嘟嘟車的設計爭奇鬥豔,駕駛們神氣地馳騁街頭,是城市裡的便利的移動設計風景。

DSC_0232.jpg
2016-06-14 15.56.45.jpg
DSC_0242.jpg

另一個里斯本獨有的特色,則是天主教聖徒聖安東尼奧的出生於此,雖然他的生平幾乎都在義大利度過,但里斯本仍然熱情擁護這位在12世紀出生的老同鄉。紀念他出生遺址的聖安東尼奧教堂(Igreja de Santo António de Lisboa)總是有大批朝聖者,一旁的博物館也陳列了關於聖安東尼奧的各種奇妙設計,不僅止於一本正經的塑像與宗教畫作,還有各式以他為主角的設計,包括鈔卷、郵票、樂透彩票等各種日常印刷品、衍生而出的裝置藝術等等,七彩的小聖像讓天主教聖徒顯得平易近人且契合時代,深入里斯本的市民生活,在每年6月13日的聖安東尼奧日,舊城區張燈結彩封街遊行,更處處設立臨時小吃攤烤起里斯本盛產的美味沙丁魚。沙丁魚在里斯本是一項外人恐怕難以理解的狂熱。這裡的沙丁魚肥美健壯,也是葡萄牙重要的出口產品,但沙丁魚畢竟是沙丁魚,全身是刺進食麻煩,並非老饕首選的珍饈,然而在里斯本被發揚光大到四處都是他們的身影,光是沙丁魚罐頭的包裝設計就五花八門到超出想像,橫跨各種設計風格、藝術流派,值得成為迷你的設計收藏,其他以沙丁魚主題的設計與創作更是無遠弗屆,想得到的產品大概都有沙丁魚的蹤跡,所謂「鹹魚翻身」莫過於此,海洋城市里斯本對沙丁魚的熱愛,因設計而推波助瀾。

而我從設計裡看到與溫德斯不同的里斯本故事。過去的種種微小羈絆組成相互理解的養份,而設計是溝通未來的共同語言,然後再從這美麗海洋城市凝視我的海島,天涯也僅剩咫尺對望。

 2016-06-12 14.40.52.jpg 2016-06-13 13.52.39.jpg  2016-06-12 11.40.37.jpg 2016-06-12 12.09.07.jpg      
Lisboa里斯本的設計故事
遠在大西洋岸邊的美麗的海洋城市里斯本,身懷航海時代的葡萄牙王國光輝,靜謐低調鮮少誇耀往日盛世榮華,活力四射地活在伊比利半島豔陽裡的耀眼當下。
自從多年前看了溫德斯的電影「里斯本的故事」,我就已決定非得親自來一趟,然而我在里斯本卻從未覺得離家很遠。在這裡認識的新朋友們,總是對我那遠方的「福爾摩沙」小島熱烈欣喜,在里斯本發明蛋撻的老舖奇妙連結台灣人的共同回憶,更何況里斯本麵包店裡不斷聽到的台語「胖」,原來是葡萄牙文輾轉的落地生根。里斯本是歐洲最古老的城市之一,由腓尼基人開拓建城,西元前205年被凱薩納入羅馬帝國麾下,13世紀成為葡萄牙王國首都,在地理大發現時代是歐洲探索新世界的啟航起點,帶來源源不絕的財富與新奇事物,為歷史古城注入養份泉源,也許從此養成對未知領域的開放態度,讓今日里斯本仍保有充沛活力,感受不到身為老行政首都常見的官僚陳腐氣息,反而平易近人地親切可愛,年輕的城市氣息除了拉丁個性使然,設計在此也扮演重要角色,不斷更新里斯本的城市樣貌。
當代建築的愛好者,到里斯本必定直奔朝聖的98世界博覽會展區,在設計之初就以永久保留為目標,結束後順利轉型為世博公園(Parque das Nações),以建築師卡拉特拉瓦(Santiago Calatrava)設計的「東方車站」(Estação de Lisboa-Oriente)迎接訪客,車站一如卡拉特拉瓦的招牌風格,在有機線條裡透露著聖潔光芒,整合里斯本各種連外交通,為近20年後仍然精彩絕倫的世博建築群揭開序幕。建築師西賽(Álvaro Siza)設計的葡萄牙國家館仍然是全場焦點,他那詩意且永恆的設計風格,從葡萄牙地景而生的形式,堪稱國家寶藏。其他沿用世博建築的水族館、高空纜車、眺望塔、購物中心、住商大樓等等,訴說里斯本自20世紀晚期以來的建築風貌。
然而里斯本最搶眼的建築明星,並非特定建築大師設計的偉大作品,而是市井巷弄間各式各樣的多彩建築式樣。陶瓷工業是里斯本著名的傳統技術之一,忠實反映在城市裡大多數的建築上,立面包覆著精心設計的美麗花紋磁磚,細緻的圖樣呈載著各式各樣的故事,大膽的高彩度用色生意盎然,破除大都市自從現代主義肆虐後普遍的無聊建築景象。建造在面海丘陵地上的里斯本,市區裡高低起伏的地形,不僅為城市帶來多變的地景,也因此而衍生出平地城市少見的特殊交通設計。里斯本有名的輕軌電車,因為與米蘭電車實在雷同,對我來說司空見慣,但是另一種專為連結低地與丘陵區域的爬坡電車,則是里斯本的獨特形象,因應坡度而設計的梯型車廂,讓乘坐空間在陡坡行進中維持舒適水平。電車沒有涵蓋的區域,則是嘟嘟車縱橫的天下,原以為這是亞洲熱帶才有的機動交通工具,在里斯本隨處可見,嘟嘟車的設計爭奇鬥豔,駕駛們神氣地馳騁街頭,是城市裡的便利的移動設計風景。
另一個里斯本獨有的特色,則是天主教聖徒聖安東尼奧的出生於此,雖然他的生平幾乎都在義大利度過,但里斯本仍然熱情擁護這位在12世紀出生的老同鄉。紀念他出生遺址的聖安東尼奧教堂(Igreja de Santo António de Lisboa)總是有大批朝聖者,一旁的博物館也陳列了關於聖安東尼奧的各種奇妙設計,不僅止於一本正經的塑像與宗教畫作,還有各式以他為主角的設計,包括鈔卷、郵票、樂透彩票等各種日常印刷品、衍生而出的裝置藝術等等,七彩的小聖像讓天主教聖徒顯得平易近人且契合時代,深入里斯本的市民生活,在每年613日的聖安東尼奧日,舊城區張燈結彩封街遊行,更處處設立臨時小吃攤烤起里斯本盛產的美味沙丁魚。沙丁魚在里斯本是一項外人恐怕難以理解的狂熱。這裡的沙丁魚肥美健壯,也是葡萄牙重要的出口產品,但沙丁魚畢竟是沙丁魚,全身是刺進食麻煩,並非老饕首選的珍饈,然而在里斯本被發揚光大到四處都是他們的身影,光是沙丁魚罐頭的包裝設計就五花八門到超出想像,橫跨各種設計風格、藝術流派,值得成為迷你的設計收藏,其他以沙丁魚主題的設計與創作更是無遠弗屆,想得到的產品大概都有沙丁魚的蹤跡,所謂「鹹魚翻身」莫過於此,海洋城市里斯本對沙丁魚的熱愛,因設計而推波助瀾。
而我從設計裡看到與溫德斯不同的里斯本故事。過去的種種微小羈絆組成相互理解的養份,而設計是溝通未來的共同語言,然後再從這美麗海洋城市凝視我的海島,天涯也僅剩咫尺對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