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4/19

Maritime Terminal Salerno:重啟航海情懷的薩勒儂航運中心

    
原刊登於大誌雜誌6月 the Big Issue Taiwan Jun. 2016, photo ©  Lucia Y. Pu

2016年建築界最令人不捨的消息,莫過於英國建築師Zaha Hadid在3月底驟然逝世的噩耗,所幸她的雋永設計仍與我們同在,在義大利南部濱海大城薩勒儂(Salerno)剛開幕的航運中心,是一窺其設計精神的最新場所。

薩勒儂航運中心的規劃案由來已久,自1993年制訂的都市計畫中初次提出,現任坎帕尼亞(Campania)大區首長的Vincenzo De Luca,當時以市長身份領頭擘畫的城市發展願景,終於得以具體實現。Zaha Hadid事務所在2000年舉辦的國際競圖中奪得首獎,自此開始漫長的設計之路,以官僚聞名的義大利政治想當然讓過程更加繁瑣冗長,艱辛排除萬難的薩勒儂航運中心在2016年4月底落成,只可惜Zaha Hadid沒能親眼看到她所創造出的薩勒儂地標新形象。

如同所有的義大利城市,薩勒儂的歷史悠久,處處充滿故事,她早在中世紀時就成立世界第一所醫學院,是當時無藥可救病人的最後希望,遠道而來就醫的民眾絡繹不絕,也讓她成為阿瑪菲海岸的重要港口之一。今天的阿瑪菲海岸是歐洲的度假勝地,風景依舊如畫適合調養身心,而薩勒儂也仍然是連結海岸各小城的海陸交通樞紐,望穿秋水的新航運中心座落在離市中心較遠的一端,比起現在只能在豔陽下曝曬的狹小舊港口,旅客終於能在等船期間得到遮蔽休憩、航程調度、邊境控管等符合21世紀旅遊的服務,較深的港口能接待較大的國際航線郵輪,逐步拓展阿瑪菲海岸的旅遊市場。初見Zaha Hadid設計圖時,我著實擔心她強烈的設計風格,是否會與薩勒儂的既有城市景象格格不入?是否會像畢爾包那樣因為單一建築而改變了城市命運,或說消弭了更多城市原生的種種?



而當我親自來訪薩勒儂航運中心時,我的擔憂瞬間消逝,也對Zaha Hadid掌握建築語言的功力更加崇敬,她強烈的設計個性與自然地景毫無衝突,甚至可說比傳統建築形式更融入基地,同時也一貫地超越未來,一如往常的銳利前衛中穿插著契合大海的溫柔。航運中心的建築體以白色為主,如同銀色鱗片的屋頂在陽光下閃耀,呼應著海面上的波光粼粼,由緩坡延伸而上的主入口窄立面,不規則曲面的屋頂與帶狀開窗方式,好似海洋生物微敞防備外殼由縫隙窺望,而長向立面則令人聯想到船隻的流線與速度感,宛如停泊於此的未來航行器,將帶領港內大小船舶乘風破浪,立面上的玻璃開窗分割層次律動,一如海浪的韻律拍打上岸。其結合大海與生物、剛毅線條與自由曲線的建築外型,在廣闊海洋與背後陡峭的連續山壁、在自然造物與人造城市間,恰如其份地扮演中介緩衝的角色,是讓旅人們在此轉換移動模式的節點,準備好心情踏入下一段旅程。

寬敞的斜坡緩緩上升通往航運中心主入口,建築內部的完善機能規劃,則更展現出航運中心的營運宏願,入境大廳面對著刻意框出的景色,遠眺城區岸邊與港口風光,行李領取、餐飲及旅遊服務一應俱全,對照現有的舊港口售票小貨櫃屋的慘況,可謂劃時代地即將改變經水路而來的旅客對薩勒儂的第一印象。室內的蜿蜒長緩坡道成為視覺焦點,引導分流出入境旅客,取代一般的枯燥隔間區分,不僅在視覺上更能自由穿透,空間運用也更加靈活,動線曲折但對攜帶行李的旅客來說是免於爬樓梯搬遷的天降福音。兩道蜿蜒坡道都通往二樓,經過出入境檢查後,則是更戲劇化的戶外步道,一路帶領旅人欣賞不同角度的薩勒儂景色,傾斜的女兒牆再次提醒著航運中心建築與船舶的緊密關連,同時也降低倚靠或攀爬的意外危險,動線的銳角轉折處指向海洋,遠眺三面海景,如同在船頭才能體會的海上豪情壯志,然後再下樓進入上下船的港口區,嵌入壁面的扶手與一路延伸的燈光,以線條環繞著整棟建築,在夜裡變幻為薩勒儂夜景裡的特別點綴。

Zaha Hadid的航運中心在設計上是大獲全勝的,沒有預期中的格格不入,也即將帶來大量就業機會與觀光財源,但當地現有的航運經營模式實在太克難儉樸,還需要時間趕上建築設計裡規劃的遠景期望。薩勒儂航運中心改變的不僅是城市景觀,更像是對南義既有的水路旅行的革新宣言,在講求速度的當代重啟逐漸式微的航海情懷,在科幻電影裡的太空轉運站般的空間中,為地中海數千年航海歷史開啟下一篇章。
  DSC_8055.jpg DSC_8076.jpg DSC_8101.jpg DSC_8110.jpg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