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3/2

Alejandro Aravena,守護建築靈魂的人民建築師


原刊登於Elle Decoration Taiwan 2016夏季號,photo © Cristobal Palma, Ludovic Dusuzean, Tadeuz Jalocha, Elemental, Nina Vidic

Alejandro Aravena儼然是當今建築界絕不可忽視的名字。這位行事低調的智利建築師,在2015年被提名為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策展人之前,並沒有引起全球的廣泛注意,今年年初建築普立茲克獎更錦上添花地頒給他這項年度建築最高殊榮,身為第一位獲得此獎的智利建築師,Alejandro Aravena不同於當下滿溢明星光環的知名國際建築師們,他並未刻意搭上建築的時尚潮流,也沒有積極搶進銀彈堆砌的新興建築市場,自2001年成立Elemental建築事務所以來,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自己的故鄉智利,胼手胝足地以建築改善人民的生活。

Alejandro Aravena最為人熟知的設計,莫過於其社會住宅系列,其劃時代的創新思維突破窠臼,可說是建築為弱勢基層人民謀福祉的最佳典範。為了改善城市裡自然形成的貧民區破敗居住環境,以及衍生的犯罪問題,由政府為人民提供基本需求的居所,已成普世價值裡社會福利的重要措施,而建築師的設計更是這社會安全網能否長久的關鍵之一,時常迫於低預算與種種政治現實,削弱最後照顧基層弱勢的結果,而Alejandro Aravena在2003年的「Quinta Monroy」住宅案中,提出一個前所未見的開創性解決之道。五千平方公尺的基地位於智利北部的海港城市Iquique市中心,已被非法佔據30年,市場價值已超過社福預算所能負擔,為了要讓100戶家庭能如原計畫留在熟悉的原居鄰里,建築師決定扭轉社會住宅是消耗公帑的觀念,要讓它們如同正常的房屋,成為增值的資產,並以此提升弱勢家庭的未來經濟能力,他只設計建造「一半的好房子」,包括安全的結構、廚房、衛浴、樓梯等較困難的部分,讓各個家庭逐步完成剩下的如室內隔間、油漆、地坪工作,並預留「另一半」量體的空間,在將來依能力所及再度擴建,補足閒置量體空間,在預算內建造中產階級住宅的粗胚框架,維持未來的舒適生活空間,取代擁擠的狹小集合住宅,還能間接帶動區域工作機會。藉由民眾參與的創新模式,親手建造的家投注的情感與心力無法比擬,在心理上也強化了對家庭及社區的向心力,Aravena在此考慮的,是在建築形式之外更上一層的哲學,他要讓社會住宅建築伸出不僅是遮風避雨的援手,而是提供弱勢家庭脫離貧困的可能希望。

Alejandro-Aravena-Monroy-Housing-05.png

Quinta Monroy Housing, 2004, Iquique, Chile. Photos by Cristobal Palma.
上:「Quinta Monroy」住宅,居民依能力所及再度擴建,風格多元。
下:「Quinta Monroy」住宅在公共預算內完成的「一半的好房子」 

Alejandro-Aravena-Monroy_House_Interior.png
上:建築師完成安全的結構、廚房、衛浴、樓梯等較困難的部分,讓各個家庭逐步完成剩下的如室內隔間、油漆、地坪工作。photo by Ludovic Dusuzean
下:居民進駐後自行完成的室內設計,在心理上強化對家庭及社區的向心力。photo by Tadeuz Jalocha

由於在智利的社會住宅成功經驗,墨西哥西北部的聖卡特林納市也起而效尤,於2010年邀請Alejandro Aravena為他們設計「Monterrey」社會住宅,因應當地與智利大不相同的多雨氣候,為這70戶家庭設計的住宅群有著更厚實的量體框架,採取三層樓的小公寓形式,延續「一半的好房子」之核心概念,將此社會住宅新概念傳達到墨西哥。同年在智利中部的Constitución濱海城市,也再度設計了「Villa Verde」住宅群,不同於以往的社會住宅,這是林業公司Arauco要給員工的福利住宅,公司的預算更足以支持Alejandro Aravena的跨城鎮研究計畫,在既有的社會住宅概念中,發展出一套能更有效利用資源的經濟模式,建立更高標竿與更宏遠的影響目標,目前Elemental建築事務所已經把四個社會住宅案的設計大方分享,成為開放資源讓全世界都能自由下載取用。

社會住宅只是Alejandro Aravena對於當代城市群居生活問題的其中一項解答,他更致力於建築永續設計,相對於其他建築師對高科技的瘋狂追求,Alejandro Aravena在永續設計上的創新,則是以簡單的建築語言解決基地的環境挑戰。他在2014年為智利天主教大學設計的創新中心(UC Innovation Center),檢討帷幕玻璃辦公大樓的缺失:吸熱且無法排出,造成大樓內的溫室效應、無法控制光線、缺乏社交公共空間等,改以大面積的實牆在建築表層,阻絕直接日照,減少不必要的空調浪費能源,將通常在建築中央的管線及雜項機能空間移至外圍,創造內部的開放中庭,讓視野能穿透各樓層,在人群中的工作感受更親密和諧,且能更有效率的控制自然光線與開窗通風,並穿插配置許多公共廣場空間,回歸人類活動該有的社交互動心理需求。Alejandro Aravena謙虛地說,這是回歸原始基本常識而來的設計,然而這低科技的設計方法,卻有效地相對省下2/3的能源消耗,證明永續建築並非遙不可及,而是在於建築師對環境的真心呵護。

Alejandro-Aravena-Innovation-Center-08.jpg
UC Innovation Center – Anacleto Angelini, 2014, San Joaquín Campus, Universidad Católica de Chile, Santiago, Chile. Photo by Nina Vidic

而Alejandro Aravena對環境的真心,以及對改善當代人類社會生活的宏願,更反映在其他更大規模的的都市計畫設計案裡。1999年設計的智利聖地牙哥城市公園案「Metropolitan Promenade」,尊重公園的自然丘陵地形,改以運用長14公里的既有農業灌溉運河,設計成讓市民能愜意散步的人行步道,不分貧富貴賤都能公平地撫慰在首都裡的繁忙生活。而在2010年智利8.8級大地震引來的海嘯災害,Alejandro Aravena受命負責Constitución市災後重建的設計工作,在受災禁住區內聽取民眾參與的複雜意見後,瞭解除了發生率相對較低的海嘯外,年年的大雨淹水、河川在私人土地內難以整治、以及缺乏公共空間等,是居民們更迫切的既有問題,他提出唯有自然方式才能減緩自然威脅的設計解答,在城市與大海間種植樹木森林,這樣的緩衝空間能消耗海嘯衝擊岸邊的能量,樹木強化土壤增加吸水效果,消弭淹水氾濫,同時也成為屬於全體的公共空間。

越是深入研究更多Alejandro Aravena的設計,就越發現其設計風格多變,難以捉摸。他在智利天主教大學內設計的一系列校舍,以及San Joaquin校區內的暹羅塔、替美國德州奧斯丁設計的聖愛德華大學宿舍、為瑞士Jan Michalski基金會設計的寫作之家、在國際競圖拿到首獎的伊朗德黑蘭證交所等等,都是真誠回答環境與人文的精彩結果。Alejandro Aravena與Elemental建築事務所的創新感召力,以建築改善生活,站在人民與弱勢的這一邊,他宏遠的眼光遠高於追求自身成就與作品形式的建築同業,相信建築的真諦不在追求設計「形式」,而是將種種人與自然的力量轉化成所需要的形式,其中的充沛生命力才是建築的靈魂。

在設計裡不停歇地找尋人與自然的和諧共處之道,這看來自然不過的建築基本初衷,逐漸被以公關為己任、以標新立異點閱率為追求的當代建築師們淡忘。威尼斯建築雙年展與普立茲克建築獎在這個時刻不約而同彰顯Aravena所代表的價值,這位堅持守護人民生活與自然環境的建築師,恰是紛亂當代所需要仰望的建築靈光。

Alejandro-Aravena-Siamese-Towers-02.jpg
Siamese Towers, 2005, San Joaquín Campus, Universidad Católica de Chile, Santiago, Chile, University classrooms and offices. Photo by Cristobal Palma. 

Alejandro-Aravena-Ocho-House.jpg
Ocho Quebradas House, 2013 - ongoing, Los Vilos, Chile. Rendering by ELEMENTAL
Alejandro-Aravena-Novartis-01_0.jpg
Novartis Office Building, 2015 (under construction), Shanghai, China. Photo by ELEMENTAL
Alejandro-Aravena-Villa-Verde-House-01_v2.png
Villa Verde Housing, 2013, Constitución, Chile. Photos by ELEMENTAL
Alejandro-Aravena-Bicentennial-Childrens-Park-02.jpg
Bicentennial Children’s Park, 2012, Santiago, Chile. Photo by Cristobal Palma. 
Alejandro-Aravena-St-Edwards-University-02.jpg
St. Edward’s University Dorms, 2008, Austin, Texas, USA. Photo by Cristobal Palma. 
Alejandro-Aravena-Post-Tsunami.png
Post-Tsunami Sustainable Reconstruction Plan of Constitución, 2010 - ongoing, Constitución, Chile. Image by ELEMENTA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