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5

Reporting from the Front :2016威尼斯建築雙年展,菁英高塔外的建築關懷



原刊登於Elle Decoration 2016 秋季號,photo © La Biennale di Venezia。上圖:本屆建築雙年展主視覺,已故德國考古學家Maria Reiche

第15屆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由智利建築師Alejandro Aravena領軍策展,以「前線報導」(Reporting from the Front)為題,一如慣例地在威尼斯的Giardini公共花園展區、Arsenale舊海軍造船廠展區、以及分布於市區內的其他據點進行,然而這次的建築雙年展的內容難能可貴地跳出建築界高塔,因應策展人與其主題的登高一呼,世界的建築師們走出菁英高塔,協力探索當前世界的種種前線生活苦難,試圖以建築找尋可能的未來出路。

Aravena3_photo by Giorgio Zucchiatti.JPG
策展人智利建築師Alejandro Aravena

本次建築雙年展的特別,從展覽主視覺影像就已經與眾不同,沙漠裡站在梯子上的婦女向遠處眺望,看似與建築無關的一幅照片,卻隱含著本次主題的深切寓意。原來梯子上的婦人是已故德國考古學家Maria Reiche,正以最儉樸克難的方式研究納斯卡線—秘魯地景上的巨大神秘圖騰。在缺乏資源與技術的情況下,她選擇以創意與耐心面對,無懼且堅毅。策展人Aravena相信這正是這次雙年展的精神象徵,希望能在展覽中呈現來自世界各地的全新視角,誠實面對庶民生活中真實發生的問題,分享他們以創意找到解決之道的經驗與知識,以達到本屆建築雙年展所許下的宏願:擴展建築所對應的範圍,除了既有的文化與藝術貢獻之外,更應該是顧及經濟、政治、社會、環境的全面考量,要讓建築成為不僅止於回應單一面向,而是能顧及多種變化場域裡的多元光譜。
 _AVZ4373.jpg
Arsenale展區的開場破題展「Making of」
 _AVZ4365.jpg
利用去年藝術雙年展所拆解的廢棄金屬設計新展覽

這是一場艱困的挑戰,而參與這次雙年展的65個國家,88個建築團隊,莫不竭盡全力地給了適切的回應。在兩個展區的入口展覽,都是以去年藝術雙年展所拆解的廢棄材料為開端,共垂吊總長14公里的廢金屬,以及一萬平方公尺的石膏板,構成Arsenale展區的破題展「Making of」,與Giardini展區主展館入口,介紹德國考古學家Maria Reiche生平的開場展間,氣勢磅礡地震懾初進展場的參觀者,宣示材料的真正價值,在於如何運用的創意。

參與「前線報導」主展覽的各建築團隊,以精彩絕倫的各式答案,回應策展人這看似理想主義的目標:在Arsenale展場裡,德國BEL建築事務所,提出適當的都市計畫安排,能促進居民與新移民對當地文化的認同,在歐洲收容大量難民的磨合當下,正是迫在眉睫的切題建議;印度女建築師Anupama Kundoo設計的組合住屋,貫徹她不斷追求建築替代材料解決方案的精神,結合印度傳統石匠與德國工程技術,在六小時內就能組裝完成,各單元的靈活使用性,得以因地制宜不同形式,展中住屋以去年藝術雙年展德國館的廢料回收製成,展覽結束後將移至威尼斯近郊的Marghera地區,做為無家可歸兒童的居所;日本建築師安藤忠雄在威尼斯舊關稅港建築的設計案,試圖保存古蹟,並設計出適合展出當代藝術的空間,已經不堪負荷大量遊客的威尼斯居民反應非常激烈,是建築師必須處理設計之外更多更困難問題的血淋淋案例;以高科技重現基地原始天光的Transsolar,贏得的驚嘆證明簡單的自然美好,是快要被遺忘的人類基本共同追求。
AA- 141_AVZ3657.jpg
德國BEL建築事務所的都市計畫「Neubau」
FG_A_56. Anupama Kundoo_4560.jpg
印度女建築師Anupama Kundoo設計的組合住屋
IR_Arsenale 55 TADAO ANDO ARCH & ASS_1964.jpg
日本建築師安藤忠雄在威尼斯舊關稅港建築的設計案    
AA-A_50_Transsolar 008_AVZ2568.jpg
以高科技重現基地原始天光的Transsolar

而在另一端的Giardini展區主展館裡,以竹建築聞名的哥倫比亞建築師Simon Velez,其設計不僅是給富裕的業主,也為公共建設服務,被他稱為「植物鋼鐵」的竹材料,對環境的好處已是老生常談,但Simon Velez在此分享研發出多項特殊的竹建築技術,可望對此領域拋磚引玉引起更廣泛的運用;畢生致力於改變工業製程與環保的德國化學家Michael Braungart,與其創辦的EPEA公司的展區,從人類足跡到樹木與城市生態的探討,異業角度之觀察在一片建築專業中更顯清新亮眼,跨領域的建言才能集思廣益;而建築師Kashef Chowdhury的展區用清玻璃設計的迷宮,視覺幾乎難以辨認路徑,參觀者必須集中精神行進,也有不少走入死路或是猛然迎面撞上玻璃的困窘狀況,意圖表達建築師在脆弱環境裡,為解決許多不可見問題的曲折困難,以及所需的無窮耐心。

AVZ_EPEA_giardini16-8190.jpg
德國化學家Michael Braungart與其公司EPEA,探討人類足跡到樹木與城市生態的歷程
AVZ_Kashef_Chowdhury-Urbana_giardini18-8202
Kashef Chowdhury的展區用清玻璃設計的迷宮 

在國家館部分,則是以更地域性的角度,陳述各國家主體下的文化解讀,今年透過建築語言的「前線報導」,大多忠實呈現當下各國家與庶民生活息息相關的層面。做為地主國的義大利館,在Arsenale展區末端的大面積展區,以「建築的關懷」為主題,呈現建築如何為社會服務,照顧人群與環境。展覽共分為三部分,以建築如何為善的學術性假設與思考為開端,並提出20件義大利建築師的真實社區改造案例,鄰里長者社交空間、城市運動空間、文化藝廊公園、都市農場、難民營學校等,盤點目前建築與社會的互動方式。最後則是正在進行中的五項「行動建築」計畫,由五間建築事務所,針對永續觀念宣導、預防組織犯罪、文化展演、幫助老弱殘疾、運動健身五項服務,設計可移動的行動建築,將在義大利各地進行一場建築走入社區的田野實驗。

AA-Padiglione  ITALIA 012_AVZ4897  AA-Padiglione  ITALIA 024_AVZ4802.jpg
義大利國家館展出「建築的關懷」  

俄羅斯館的「V.D.N.H.都市現象」,則如同開啟時空膠囊般地呈現舊蘇聯時代的風情。1939年在莫斯科啟用的V.D.N.H.(國家經濟博覽會園區),用以宣揚國威,45棟建築形式充分展現蘇聯時代色彩。雙年展裡把V.D.N.H.園區裡的建築細部原吋複製,古典雕像的主角不再是神祇或君王,變成威風凜凜的農工階層,手持鐵鎚與鐮刀,農婦喜慶收成的雕像取代希臘神話裡的女神,古典建築裡的柱頭及裝飾,都變成蘇聯共產主義的符號,加上背景音樂的革命歌曲,氣勢磅礡地重現那假象裡的美好,二樓天花板的投影影片,以建築元素組成萬花筒影像,輕柔吟唱與催眠般的放鬆視覺效果,更將展覽氣氛推到最高峰,虛實難辨甚至令人開始懷疑是否意在玩笑嘲諷。這莫斯科僅有的都市現象,代表蘇聯國家形象的建築群,在政權瓦解後如何轉型走入民眾真實生活的過程,是契合本屆雙年展主題的絕佳案例。

英國館的「居所經濟學」,則是本屆少數專注於室內日常生活的展覽。過去數十年英國生活方式的劇變,家庭結構、性別角色、工作模式、社會階層、平權運動、過量移民、人口老化等,變化速率前所未見,都對家庭生活形成無比壓力。以「時間單位」定義居所這樣的嶄新概念,將展覽分為幾小時、幾天、幾個月、幾年、幾十年五種居住時間下對應的生活空間,在這特殊條件下產生的居所必備條件,誠實道盡當代生活裡難以置信的輕重緩急,進而成為一種哲學性的討論,瑣碎生活條件重要性在時間軸上的變化,反而證明了建築的雋永,似乎也減輕了焦頭爛額的當下壓力。

本屆的威尼斯建築雙年展,難能可貴地不再是建築界高高在上的圈內競技,回到關心絕大多數人民生活的建築初衷,友善地與圈外的普羅大眾展開對話,策展人Aravena絕對功不可沒。他長期以來的對社會與弱勢階層的關懷,以建築設計逐步落實理想的成績,藉由威尼斯建築雙年展這業界的領頭力量,即將擴散到前所未及的群眾範圍,期待能激勵更多建築師走出菁英高塔,深刻入世。
 FG_G_Russia_1617.jpg
俄羅斯國家館二樓的天花與360度牆面影片  
FG_G_Russia_1497.jpg
俄羅斯國家館,V.D.N.H.園區裡的建築細部原吋複製   
FG_G_Gran Bretagna_1829.jpg
英國國家館展出的「居所經濟學」
FG_G_P.Nordici_1848.jpg
芬蘭、挪威、瑞典共同組成的北歐國家館
 IR_ARSENALE 41 GrupoTalca_2344.jpg
智利Grupo Talca事務所在雙年展重現Mirador Pinohuacho觀景台設計
AA- 153_AVZ3679.jpg
無須黏著劑即可組裝的新石材「Armadillo Vault」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