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6/26

Disobedient Objects:當公民不服從成為藝術與設計行動


(Coral Stoakes, I wish my boyfriend was as dirty as your policies, 2011) 
原刊登於Shopping Design 雜誌 May 2014, photo © V&A museum

總是快速反應時代脈動的英國V&A博物館,即將於今年七月底到明年二月初,舉辦「不服從的物件」(Disobedient Objects)特展。

展覽羅列從1970年代晚期至今,這段科技高速發展的年代裡對政治議題產生的種種新挑戰,在全世界促進社會改革的種種抗爭活動中,由人民創作的設計與藝術作品,不僅記錄了各運動的歷史文件,也描繪出公民不服從在藝術設計層面的輪廓。V&A館方向各抗爭領導單位直接借來的展品集於一堂,大多都是首次進入博物館殿堂成為展出作品。展覽詳盡介紹激進抗議中的設計如何影響社會改變的進程,將世人印象深刻的公民不服從活動為佐證,例如2010-2011在歐洲的反對刪減高等教育經費抗議、2012在莫斯科捍衛同志權利示威、2013的土耳其伊斯坦堡抗爭等等,展品包括新聞剪報、歷史紀錄片、對談訪問影片、行動流程教戰指引等形式,加上運動期間的保存下來的文物,從素人手繪宣傳標語、到前衛駭客等級drone攝影偵察直昇機,從智利記錄政治暴力的民俗織品、到能自動在地上留下抗議標語的塗鴉機器人,從手機上的政治議題電玩軟體、到巴塞隆納街頭向鎮暴警察投擲的錫箔充氣大石塊,在本次展覽中盡收眼底。

「不服從的物件」特展由多方角度完整呈現來自民間對當權者的不滿能量,啟發出的創造力與組織能力,無論抗爭的當下是否撼動無理霸權,都在全世界不斷循環累積,成為人類歷史上推翻帝制後的下一波改革先驅,而此特展以設計與藝術的角度,梳理民主歷程脈絡,藉以將公民不服從的理念傳達給廣大群眾,進而播種啟蒙。

9._Graffiti_Writer_1.jpg
(Graffiti Writer (Robot for writing street graffiti), Institute for Applied Autonomy. Courtesy of Institute for Applied Autonomy) 

GraffitiWriter

美國IAA(Institute for Appled Autonomy)在1998年所研發的塗鴉機器人「GraffitiWriter」,能以時速十五公里的速度作業,體積輕巧便於攜帶。原理近似點矩陣印表機,先由程式輸入書寫內容後,由遠端遙控器控制行進,可防止警察逮捕塗鴉抗議者,或是被監控攝影機蒐證,尤其是對戒備森嚴的政府機關,更能有效進行塗鴉宣言形式的非暴力抗爭,擴大響應匿名者抗爭模式。GraffitiWriter已經在美國境內及其他國家的抗爭活動中接連現身,還進一步研發出放大版的小貨車塗鴉機器人「StreetWriter」,速度及塗鴉尺寸都大幅提升,可大面積遠距離地散佈抗爭文稿。IAA也在其官網上公布製作塗鴉機器人的方法及程式,只需具備基礎機械知識即可為自己的抗爭在家製作。

8._Occupy_George_overprinted_dollar_bill_1.jpg
(Andy Dao and Ivan Cash, Occupy George overprinted dollar bill, Courtesy of Andy Dao and Ivan Cash) 

Occupy George

由兩位從事廣告業的舊金山民眾發起的「Occupy George」,是支援佔領華爾街的遍地開花活動。藉由在鈔票上印製各種資訊圖文設計(infographics),說明種種佔領華爾街的原因,在經濟上的不平等現狀、貧富差距懸殊的具體數據及圖表、以及此狀況繼續惡化下去的未來預測等等,隨著鈔票在市面上流通,而將資訊傳播到各個角落。一元美鈔上的喬治華盛頓是美國第一任總統,「佔領喬治」不僅和平理性,也讓喬治的說服力感化大眾,而本為萬惡金錢的鈔票,如今成為抗議行動的傳達工具,一次一美元,終究能讓金錢站在人民的這一邊。官網上提供列印樣本,讓民眾都能輕易參與,並在google地圖上自發標示所在地,具體呈現佔領喬治的攻城掠地力量。

3._Inflatable_Cobblestone_1.jpg
(Inflatable cobblestone, action of Eclectic Electric Collective in co-operation with Enmedio collective during the General Strike in Barcelona. © Oriana Eliçabe/Enmedio.info)  

Inflatable Cobblestone

位於柏林的Tools For Action國際平行組織(改名前身為Eclectic Electric Collective),由藝術家、社運份子、及有志民眾組成,致力於以藝術形式在公民不服從運動中發聲,在街頭抗爭活動中使用各種大型錫箔充氣雕塑表達意見。2010年在墨西哥坎昆的聯合國氣候大會上,民眾抬著12公尺的充氣鎚子控訴地球暖化危機;2013年在莫斯科使用長達10公尺的充氣鋸子,在反普丁流血抗爭的一週年時重新走上街頭;而2012年在巴塞隆納罷工、以及同年在柏林Kreuzberg的五一示威25週年活動中,則出現大型充氣立方雕塑「Inflatable Cobblestone」。此立方體象徵石塊,從古羅馬到1968學運街頭運動,都是常見的防堵或投擲武器。這一系列的巨大雕塑,鋁箔材質與輕巧充氣構造,如同金屬閃閃發光,碩大體積深具脅迫感,卻又成反比地毫無攻擊性,讓因此動怒攻擊雕塑的鎮暴警察更顯蠻橫無理,目標鮮明且集合群眾意志齊心推進,象徵訴求強烈,更容易在媒體報導中吸引更多關注抗爭議題的目光。當充氣雕塑被推進到警察的那一邊,他們勢必得暫時放下手中盾牌及武器,舉起雙臂接下這巨大的抗議實體,只因完備武裝而賦予的國家機器權力,在那瞬間是消失的,也讓投擲石塊攻擊的媒體暴民形象,隨之瓦解。

6._Chilean_Arpilleras_wall_hanging_1.jpg
(Chilean Arpilleras wall hanging: Dónde están nuestros hijos, Chile Roberta Bacic's collection. Photo © Martin Melaugh) 

¿ Dónde están nuestros hijos?(我們的孩子在何方?)

智利的傳統手工織毯arpillera,是母親為小孩房間親手縫製的壁飾,風格純樸且色彩鮮明。但這幅於1979年完成的「¿ Dónde están nuestros hijos?」,卻是傷心母親們的沈默抗議。織毯慣有的太陽及山峰角色,在此作品中再不複見,貧瘠的地景上只有跪著哭泣的母親,安慰的另一名婦女,以及兩位象徵脅迫強權的制服男子,白色和平鴿不再飛翔天際,直往地面墜落,畫面絕望哀淒。背後的小暗袋裡,藏著心碎母親的手書紙片,寫著在秘密警察的監控下,我們的孩子在何方?織毯意欲訴求1973年在智利的軍事政變之後,自此生活在皮諾契特的獨裁政權之下長達17年,許多民眾被盤查、處死、或從此人間蒸發,婦女們只能以自己的手工技藝,將哀痛與不滿縫製在arpillera織毯裡。

11._Gaybashers_Come_and_Get_It_1.jpg
L J Roberts, Gaybashers, Come and Get It, USA. Courtesy of Blanca Garcia
12._Dolls_of_the_Zapatista_Revolution_1.jpg
The Zapatista Revolution, The Zapatista, Mexico. 
13._Guerrilla_Girls_1.jpg
 Guerrilla Girls, © George Lange
1._WSPU_teaset_1.jpg
Bone china with transfers printed in green, bearing the emblem of the Women's Social and Political Union (WSPU)
2._Bread_and_Puppet_Theatre_1.jpg
The Bread and Puppet Theatre, Tableau of three puppets, Photo © Jonathan Slaff
4._Bike_Bloc_Graphic_Poster_1.jpg
Bike Bloc Graphic Poster. Anonymous.
5._Climate_Change_banner_1.jpg
Occupy London Stock Exchange, Capitalism is Crisis banner. © Immo Klink
7._Banner_made_by_Ed_Hall_for_UNITE_1.jpgEd Hall, Banner for UNITE the union at the march in support of the NHS in  Manchester, Courtesy of Ed Hall

附註:關於V&A Museum

1852年成立於倫敦的V&A博物館,起源於1837年英國政府成立的設計學校收藏,在1851年的倫敦萬國工業博覽會大獲成功之後,接收了博覽會中的「水晶宮」展覽,規模急遽擴大成為工藝博物館,而博覽會的盈餘則讓他們買下了海德公園南側土地後,又更名為南肯辛頓博物館,直到1899年由維多利亞女王親自正名,博物館以女王與其夫婿亞伯特親王為名,V&A博物館於焉誕生,全名為「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館藏著重於美術工藝、設計、及藝術層面,以歐洲文化為主,也典藏大量東方文物,是世界最大的裝飾藝術與設計博物館,展品種類琳瑯滿目,包括陶瓷、玻璃、織品、服裝、銀器、鐵器、珠寶、家具、中世紀文物、雕塑、繪畫、攝影、建築等等,共約三百萬件。「設計」是V&A博物館的核心理念,眾多展覽與活動都與當代設計連結,是全球設計、時尚、工藝的重要博物館指標性博物館之一。

另同場加映之前寫的另一篇相關文章 非暴力行動:義大利的三個公民不服從案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