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3/7

Damien Hirst:生命與死亡的絕對必然

damien hirst
(藝術家Hirst與其代表作品,此照片來自coventrytelegraph.net)  
原刊登於大誌雜誌12月 the Big Issue Taiwan Dec. 2013, photo © Damien Hirst

藝術的重要特性之一,在於超越世俗思維,走在更前端探索人性的深層內在,藝術家透過作品陳述獨到的前瞻見解,為我們尚未覺醒的潛在感受發聲,因為表現手法各異,時而溫柔癒療,易於理解而廣受歡迎,時而驚世駭俗,尖銳道破隱忍傷痛。英國藝術家Damien Hirst,是當代藝術中不可或缺的極端前衛代表,一再挑戰當下社會意識的極限邊緣。

當代所謂文明社會,忌諱談論或正視這所有生命殊途同歸的死亡終結,媒體裡充斥大量青春永駐的畫面,死亡的具體存在被與日常生活隔離,以糖衣假象隱匿此自然定律之必然降臨。Hirst卻不可自拔地創作生命與死亡為主題的藝術作品,由衷相信藝術與生命是絕對緊密且無可取代的關係,其作品震攝人心的力量來自於毫不掩飾地面對死亡,提醒了我們自身的終將一死,而這恐懼的情緒卻反而帶給我們更多面對生命的精力,深深地被他的作品吸引。1965年出生於英國Bristol的Damien Hirst,在青少年時期就著迷於常人無法接受的死亡議題,自十六歲起定期造訪醫學院的解剖部門,繪製大量手稿,認為每個標本都是自成一世界的完美天地,感受到存在於生命間的死亡。做了幾年建築工人後,進入Goldsmith大學藝術科系,正式開始其大放異彩的藝術生涯。

Damien-Hirst-Dead-Head-010.jpg
年輕時的Hirst與標本合照

Hirst堪稱當今最熱門的當代藝術家之一,在1995年即奪得代表英國視覺藝術的透納獎,作品評價爭議不斷卻也屢創新高售價。1990年發表首次引起廣泛注意的作品「A Thousand Years」,巨大玻璃箱中血淋淋的牛頭與數不清的蒼蠅跟蛆,可愛牛隻的死亡與可怕昆蟲的旺盛生命,在此交互對照,極端場景逼迫觀者啟動全數感官,感受生死拉鋸與循環的切身警鐘。緊接著隔年發表的「生者對死者無動於衷」(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分成三段漂浮在玻璃櫃中的鯊魚,宣示Hirst對死亡的定義,並發展出一系列「自然歷史」(Natural History)作品:「母與子的分離」(Mother and Child, Divided),母牛與小牛被以縱剖面切開,分別陳列在四個玻璃櫃中,毛皮與內臟器官清晰完整,動作栩栩如生,同時講述生命由母體降生的分離、死亡帶來的分離、以及屍體被剖開的分離,生離死別與親情血脈,再次成功觸動藝評與觀眾的深層情感。「不完整的事實」(The Incomplete Truth)則是一隻在玻璃櫃以飛翔狀態死亡的白鴿,象徵自由與希望的白鴿已死,靜止於拼命嘗試進行卻失敗,極力呵護卻毀滅的無力事實。「金黃犢牛」(The Golden Calf)將黃金框架玻璃櫃,放置於卡拉拉大理石底座上,裡頭的公牛姿態勇猛,牛角與蹄鑲上18K金,頭上頂著在古文明中的純金神祇標誌,立即與希臘神話裡點石成金卻招致不幸死亡的米達斯王連結,點出財富讓生命富足,而對於財富的慾望卻極可能致命。

DHS1814_771_0.jpg
A Thousand Years 
DHS18141prefferednet_771_0.jpg  
A Thousand Years

Hirst另一個重要的代表系列作品則以藥房與醫藥櫃做為創作語言,他無法理解眾多現代人對醫藥毫不懷疑的依賴與信任,勝於對藝術的信仰,1992年在紐約展出的「藥房」(Pharmacy),畫廊一角兩面牆上的藥櫃排滿藥盒,櫃臺上四個舊式藥瓶內裝了四色液體,代表傳統藥業象徵的地火風水四元素,前方空間的板凳上放著吸引蒼蠅的蜂蜜,上頭卻吊著捕蟲燈這撲殺陷阱。畫廊對外的玻璃窗特地鑽洞讓昆蟲飛進,窗上洞孔帶進的外在影響,如同眼睛接受視覺刺激思維,相反地也如同中世紀在活人頭骨上鑽洞,以釋出內在的魔鬼,人們也跟昆蟲一樣進入畫廊,跟昆蟲一樣成千上萬地存在於世,而我們自以為異於昆蟲的文明,例如這代表科學的藥房,隨時都可能分崩離析。然而Hirst卻又是極端入世的藝術家,他的作品高價售出,讓他有更大的資源創作昂貴作品,「看在上帝的份上」(For the Love of God)極為絕佳範例,將18世紀的骷髏頭鑲滿八千多顆高價粉紅鑽石,共計1106.18克拉,牙齒為原骷髏頭所有,製作花費一千四百萬英鎊。陳列骷髏頭在以正面態度面對死亡的墨西哥文化中,是一種銘記死亡之必然性的方式,用以表徵我們存在於世實為曇花一現般短暫,而鑽石這歷經長久時間才形成的絕美礦物,在生產及取得過程裡充斥著殺戮與死亡,貼滿鑽石的骷髏頭以炫目昂貴外表掩蓋死亡,突然不再那麼面目可憎。

Damien Hirst一再使用超出常人接受範圍的驚悚表現手法,講述的卻是再也古老不過的重要議題。生死的價值與意義聽來陳腔濫調,而Hirst以驚世駭俗的藝術作品,重手刺激疲乏無感的現代人心,這位將藝術奉為信仰的前衛藝術家,引領我們探索現實的邊際,也許藝術才是救贖生死於度外的唯一真理。

DHS76_771_0
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  
DHS763q_771_0.jpg
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
DHS5015view3_771_0.jpg
Mother and Child, Divided
DHS5015childdetail1_771_0.jpg
(細部,Mother and Child, Divided) 
DHS7856CalfEndPlinth_771_0
The Golden Calf  
DHS7856Detail_771_0     
 The Golden Calf
TheIncompleteTruthMR_771_0
The Incomplete Truth
DHS335Tate1writingre_771_0
Pharmacy    
DHS3951_771_0.jpg
Infinity   
DHS395_771_0.jpg
Infinity
DHS5796_771_0.jpg
For the Love of God
hirst-butterflies_2183573b.jpg
Damine Hirst本人
Photo: EPA/KERIM OKTEN


  電影:入侵腦細胞(the Cell, 2000)


Damien Hirst與 Alexander McQueen合作的絲巾設計

entomologybag_1_0_005dc46522e1a3
Damien Hirst與Prada合作的包款
Image © Prada and Damien Hirst/Science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DACS 2013


gqdec13cover_1_0046d5dc22e2e3   
Rihanna by Damien Hirst: GQ’s 25th anniversary issue, photographed by Mariano Vivanco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