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2/18

Museo di Castelvecchio:卡羅史卡帕的維若納舊城博物館


© Lucia Yu-wen Pu
  
以莎士比亞愛情悲劇「羅蜜歐與茱麗葉」聞名的維若納(Verona),從各地慕名而來拜訪茱麗葉之家的遊客不計其數,一個小小陽台因為愛情而有了無窮的魔力,也讓整個城市沾染了浪漫的戀愛氣息。

總是給我小家碧玉文靜印象的維若納,其實是義大利北部維內多省境內僅次於威尼斯的第二大城,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選為世界遺產,在羅馬帝國時期就已經是交通要塞,境內的古羅馬遺跡僅次於首都羅馬,市中心的露天劇場(Arena di Verona)為全世界現存第三大,兩千年後的今天仍一如初衷地進行歌劇演出,音效無須任何音響器材輔助就已經完美無瑕,夏天夜晚的歌劇表演,美得足以讓外行人也潸然淚下。

然而維若納對我來說,最不容錯過的則是由建築師卡羅史卡帕(Carlo Scarpa)改建的舊堡博物館(Museo di Castelvecchio)。重要的地理位置使維若納成為兵家必爭之地,阿第杰河畔的這座古堡即是鮮明的證據,1355年建造的城堡,處處可見戰爭工事需求,連接城堡跨河的大橋,更顯氣勢雄偉,是中世紀建築的代表典範。之後幾千年的防禦攻守,使得城堡歷經多次重整,而卡羅史卡帕在二十世紀六零年代的改建計畫,絕對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在義大利,沒有絕對的「新」與「舊」, 舊歷史繼續與現今新生活齊頭並進,古蹟整建從來不是回復虛假嶄新樣貌,而是在數千年時間長流中累進,並刻畫下每個當下的軌跡,對建築師來說是一項艱鉅且敬畏的挑戰,畢竟在天才輩出的義大利輝煌歷史中,在前人的偉大設計下,要能交互融合,且不能被其歷史光芒淹沒,並走出自己的設計風格,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但史卡帕成功地在古堡博物館中完美回應上述難題,用他專屬的設計語彙,與既存城堡建築進行深入對話。
DSC_2595  
通過城堡厚實的城牆,映入眼簾的是典型的中世紀朝政中庭,建築師在此將傳統威尼斯的花園形式,加上東方花園的寫意,並使用維若納傳統石材,加上當代的混凝土材料,讓13世紀的石棺、19世紀的噴泉、中世紀聖安娜塔西亞教堂的玫瑰地板各適其所,遙望建築主屋與城牆交會處,屋瓦逐漸退去,露出混凝土與鋼骨結構,而代表城堡起源家族的Cangrande大公騎馬雕像,守護在此內外空間轉換、前後時代交替之處,一如往常俯視往來子民。立面上維持既有舊開窗與窗櫺裝飾,但在其後層的現代鐵件及清玻璃,才肩負真正抵禦氣候的功能,也使得由室內往外的窗景,形成多層次的氣氛混合,切題地影響光線進入的方式。進入展覽空間之後,更能體會到史卡帕不僅改變了建築體本身,而是連展品都因此被賦予了新生命,博物館一樓內的雕塑大多來自古羅馬時代,史卡帕量身設計了所有展臺、展架、以及雕像擺放的精確位置與方向,雕像不再只是與展間無關的獨立作品,進一步接任新的角色及話語,不僅與空間與時間交流,也與參觀者互動,讓一樓展示空間成為一場進行中的藝術活動。

通往二樓大公騎馬雕像前的這段路程,堪稱參觀動線的高潮跌起之處,史卡帕精確地以空間安排手法,掌控了參觀者的情緒,離開前展區後,動線帶回到戶外重整心情,進入下一展區的中世紀時代時,光線與氛圍宛如真切返回所在時地,武器、盔甲都好整以暇靜待再次出征。動線峰迴路轉,忽上忽下,宛如一場城堡裡的冒險,當終於抵達大公雕像之時,雖然從進入城牆之後已經被刻意安排從兩個不同角度觀賞,但此刻絕對會再次驚嘆,對一座老派形式歌功頌德的騎馬像,還能有更戲劇化的演繹方式嗎?大公雕像在此不僅是空間上的主角,也是舊堡的核心精神之象徵。接下來的展品則以繪畫為主,在視覺上進入舊堡年代的歷史想像,空間在此以平穩的韻律被分割,參觀者在心情上也逐漸得以平復。

以細部設計著稱的建築師史卡帕,當然在此案中也持續一貫作風,而其慣用的鐵件材料,也與舊堡中世紀的鐵件風格不謀而合,而他擅長的切割與分離手法,也緩衝了兩個時代相遇的猛烈撞擊。也許卡羅史卡帕與中世紀所共有的樸拙踏實風格,讓舊堡博物館改建案如此出類拔萃,而史卡帕對舊堡的貢獻也已經成為不可抹滅的經典,在維若納的歷史上佔有一席之地。

原刊登於大誌雜誌the Big Issue Taiwan Jan. 2013, photo © Lucia Yu-wen Pu

DSC_2590DSC_2589DSC_2623DSC_0394
DSC_0391DSC_2766
DSC_2573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