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16

Vicenza:建築師帕拉底歐守護的城市


   
位於義大利北方富饒地區維內托省(Veneto)的維琴察市(Vicenza),由於省內的其他城市如威尼斯、維若納等光芒耀眼奪目,使得維琴察時常被一般旅客忽略,事實上她和姐妹城市們比起來毫不遜色,且因為建築師帕拉底歐(Andrea Palladio)在此留下的諸多作品,而成為獨樹一格的建築師之都。

帕拉底歐是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非常重要的建築師,對整個西方建築史的影響甚鉅,作品契合文藝復興精神,重新將希臘羅馬的建築形式帶回十六世紀的義大利,將當時以宗教為中心的建築文化,回歸到以人為本的設計思考模式,而其著作「建築四書」也成為建築領域必讀經典。帕拉底歐1508年在帕多瓦(Padova)的磨坊工人家庭出生,隸屬於當時強盛富裕的威尼斯共和國,以歐亞間往來的海運貿易而富強,卻在一次與米蘭倫巴底聯合羅馬教皇國、神聖羅馬帝國的戰爭中慘敗,從此威尼斯帝國才深刻體認到除了海上強權之外,經營其陸上疆域也具有同等的重要性,開始認真建設腹地,讓帕拉底歐在此時代背景下獲得一展長才的契機。他從一名石匠學徒開始職業生涯,在朋友與建築師前輩們的提攜下,得以到羅馬親自考察古典建築樣式,而威尼斯共和國的富商們,大膽地把私人宅邸的設計案委託給他實驗種種新建築概念,將用於公共或神廟建築的古典樣式,帶入個人住宅空間,逐漸發展出其有如和諧韻律般的設計風格,設計案遍佈於威尼斯共和國的領土,而以維琴察地區最為密集,也因此讓維琴察有了建築師之都的稱號,是世界罕見以單一建築師聞名的城市,甚至連城市內的主要幹道,也捨棄政治偉人名號,以建築師帕拉底歐為名。

改建之後的維琴察火車站,並沒有仗著與建築師的密切歷史在此大做文章,而是更低調地簡單俐落,有別於一般義大利火車站的喧囂。步出車站的瞬間,映入眼簾的與想像中的「建築師之都」完全不同,只看到一個平靜的義大利小城,與大片的自然綠地。特別的是,矗立在車站前的導覽地圖,標滿了帕拉底歐在這裡的所有作品,朝市中心走去,不斷出現的路標全都是要指引來客如何尋找建築師作品的蹤影,從近郊的圓頂別墅(La Rotonda)到市中心的領主廣場(Piazza dei Segnori)上的大會堂(Basilica Palladiana)與統帥府拱廊(Loggia del Capitaniato),儼然成為帕拉底歐最詳盡的作品集成,其中很多宅邸至今仍是當地居民們的住家,對外來的遊客而言非常難以理解,但是對義大利人來說是稀鬆平常的生活場域,歐洲舊城區的道路實在狹窄,無法以足夠的距離欣賞建築的立面全貌,因此強迫觀者以一種瞻仰的視角崇拜大師鉅作,近距離看清各個細部的精心雕琢。帕拉底歐那充滿戲劇性的設計語言,最終匯集於他生前的最後一個設計案「奧林匹克劇場」(Teatro Olimpico)。奧林匹克劇場隸屬奧林匹克學園(Accademia Olimpica),在1556年由當地貴族成立,請來帕拉底歐設計園區與室內劇場。帕拉底歐的設計手法總致力於讓建築充滿舞台性詩意,終其一生鑽研於古典建築樣式,卻沒有一件作品是大量沿襲傳統建築形式,終於在奧林匹克劇場能夠設計一個真正的舞台,在室內空間仿照希臘羅馬戶外劇場的形式,舞台上以七條不同路徑,將透視法則與舞台效果發揮到極致,從觀眾席背後神祇雕像間灑落的自然光,成功保留了古典劇場的氛圍,成為史上第一座保留完整的室內木造仿古劇場,且讓幾百年後的當今觀眾仍讚嘆不已,然而這卻只是帕拉底歐在此的諸多作品之一,地圖上的每個小小標記,都隱藏著不同的建築成就與驚喜。

如果只是拿著建築史課本來到維琴察,按圖索驥地逐一分析大師作品,未免太過枯燥乏味,很容易錯過了維琴察的真正美好。我在不巧公休的奇耶里卡堤宮市立博物館外(Pinacoteca Civica di Palazzo Chiericati),聽著守門的義大利老先生,以流利的三國語言跟我細心解釋館藏重要作品,如數家珍道出藝術家歷史故事來龍去脈,才恍然大悟這建築師之都的身份,絕對不是帕拉底歐一人的功勞,也不只是因為她擁有最多的帕拉底歐作品,而是居民們與那些站在屋簷上的文藝復興時期雕像一樣,代代相傳地守護著維琴察,文化素養已經潛移默化根深蒂固於心,在這五百年間從未間斷,沈穩踏實地傳承這珍貴的精神遺產。

原刊登於大誌雜誌the Big Issue Taiwan Nov. 2012, photo © Lucia Y. Pu
DSC_0832DSC_4915DSC_4933DSC_4947DSC_5005DSC_5017DSC_5053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