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3/25

Intouchables/ The Untouchable/ 逆轉人生



逆轉人生這部電影,有些人看完覺得是喜劇片,有些人看完覺得是勵志片,但我卻認為喜劇與勵志只是導演說故事的高明手段。

我在這部電影裡看到的,是對於種種難以突破的「刻板印象」的反思與提醒,也就是因為這些刻板印象被「逆轉」了,才讓這部電影跳脫八股勵志片的圈套,而我們也不應該只被激勵成「只要努力向上或是只要正面思考快樂面對人生就會充滿希望」這樣單細胞生物般的直覺反應。

刻板印象當然很多部分是成立的,可以視為一個統計學上的大多數,這部片子挑戰了幾種刻板印象的錯綜複雜,說穿了就是在探討難以擺脫的種種「歧視」。在種族與貧富差異上,法國的白種富豪Philippe,教養良好、開跑車、熱愛藝術、豪宅裡的古典陳設等等,而法國窮困高大黑人Driss,與犯罪行為相關、不學無術不務正業、一大家子(數不清的小孩)住在郊區的小公寓裡。背景如此相異的兩人,當然是因為奇妙的機緣才會相遇,白種富豪不如想像中的嚴肅封閉,高大黑人也不如想像中的暴力無情,而這一切當然是因為白種富豪因為一次意外,而導致了全身除頸部以上之外都癱瘓無感,需要招聘一名看護而引發的奇特友情。

對於身體上的疾病,當然也有刻板印象存在,比如面對這樣頸部以下癱瘓的病患,我們總是投射以無限同情的眼光,行動力強一點的,也許會伸出援手幫助。但是我們再也無法一視同仁地與其相處了。這樣的同情對於殘疾者,是否也是一種刻板印象,甚至是令他們不愉快的歧視?雖然行動不便,生活不能自理,但不代表Philippe失去了可自主判斷的頭腦,或是對異性的興趣,只有Driss看到這點,不僅照顧他身體上的需要,也在精神上把他當作一個正常人對待,毫不留情地開他玩笑、勇於激辯藝術與音樂觀點、與他分享大麻與女人、夜遊散步、開跑車高速馳騁、甚至利用殘疾之便戲弄警察,或是更重要的,幫助Philippe以一般人的方式討論/追求愛情。也就是因為這極大的差異,他們才能因為來自不同世界的提醒,得以改變自己的人生。或說,因為他們願意放下對不熟悉的事物的刻板印象,敞開心胸且放手一搏,才有改變人生的第一個機會。否則也只能像大多數的我們,感嘆且羨慕著別人的生活,而被勵志的有效期限,大概也只有事發的五分鐘而已。

當然這也可以純粹是一部令人開心的電影,極端地陽光正面,看完心情會好人生充滿希望感覺身強體壯考試都會一百分!把癱瘓失能用喜劇包裝地如此讓人信服,恐怕也只有法國人才有辦法駕馭這樣高段的幽默。當然你可以選擇憤世嫉俗地表示一切都是錢改變了癱瘓的悲慘,那麼你就更應該親自來吸取一下本片的正面與陽光呀。






4439114-le-film-intouchables-avec-omar-sy-et-620x345-1



img_606X341_INTOUCHABLE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