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3/6

Frédérique Morrel:符號拼貼刺繡織品的語彙


本文刊載於大誌雜誌2月號 the Big Issue Taiwan Feb. 2012,photo © Frédérique Morrel

21世紀,光是年份都聽來科幻莫名。日新月異的高科技更迭速率驚人,大量資訊疲勞轟炸,一半的時間活在虛擬網路上,人類似乎進入了一個空前的躍進時代,習慣幾千年的世界不確定是在迅速進化或面臨崩解。


然而我們卻是出乎意料地懷舊,那是一種不分國籍、不分文化背景、甚至連自己都不明白所以的衝動,往往來自觸動原始與自然植物動物的連結、與家族回憶的情感牽絆。法國藝術家Frédérique Morrel巧妙地以此構成感動人心的創作,其作品提點出我們存在的核心價值,成為近年來十分成功的跨領域創作者,以誠實且平易近人的創作態度,自在悠遊於設計、時尚、與藝術之間,在米蘭家具展、巴黎家飾展、北京設計週等國際展覽中大放異彩。

1958年出生的Frédérique Morrel,1989年開始在巴黎杜培瑞高等應用美術學院教授服裝設計,與同樣是藝術家的先生Aaron Levin一起創作, 90年代發表燈具設計作品,並為巴黎春天百貨設計家具陳列,也陸續設計家具及舉辦個展,以不同作品連續參加巴黎家飾展。她創作生涯的決定性轉捩點,是她祖母過世的那天,Morrel眼看著祖母經年累月親手編織的掛毯,隨著她離開人世而被毫無價值地遺棄,從此她致力於尋找各種方法,嘗試各式各樣的創作方向,希望能讓這些曾經是每個家庭必備的手工藝品,獲得再造新生。終於在2004年,使用四處收集來的刺繡織品,推出了此系列首件藝術作品「從心至業」(Du coeur à l'ouvrage),而從2008年開始,以伊甸園、失樂園、諾亞方舟等耳熟能詳的題材為靈感,創作真實尺寸的動物系列。作品大致分為四個重要主軸:做為創始DNA的「Genesis」,以長出部分肢體的圓球,或器官獨立呈現;過往記憶裡的動物「Vistors」,大多是兒時童話裡真實世界的可愛動物;物種雜交演化出的「Miracles」,是自然界的前衛實驗品,人獸合體或蟲獸混種的變異生物;以及不期而遇的神秘動物「Passe-Murailles」,擁有超自然力量,能夠穿牆而過,在空間中自由往來。

這些原本由一般婦女選擇的刺繡織品圖案,通常是非常具像的花樣或故事場景,經過Morrel將這些繁複且具多重意義的符號拼貼重組,如同運用詞語重新撰文,自然層次豐富且耐人尋味。每隻動物身上都有數不清的人物動物臉龐、花草植物、紋飾圖案、日月星辰,加上拼湊後的動物表情、肢體動作、變種器官等等,單件作品就有數不清的細節並存,而多件作品同時出現的展覽,更是目不暇給的長篇章節。這些祖母時代的女紅產物,曾經是家庭的中心,客廳裡的華美裝飾,代表傳統家庭的幸福歡樂,是花費龐大時間,針針線線注入情感的結晶,是多麼違背當今這超速前進的年代,其代表的傳統價值當然也逐漸被遺忘。Morrel的藝術作品,提點我們面臨的傳承危機,也努力試圖建立各個年代、世代、族群、甚至各種刻板印象之間的連結詮釋,而創造出自成一格的Morrel世界。

Morrel的世界基本上是溫暖而可愛的,藝術家甚至不時強調「本創作中沒有任何一隻動物受到傷害」。即使雜交變形後多了太多不該有的器官,雖然身上的紋樣圖騰的繁複組合應該要奇異詭譎,雖然穿牆而出的神秘動物,實在太像獵人家裡的戰利品頭像,雖然從各處跳蚤市場舊貨攤收集來的古董二手刺繡,背負著被丟棄的個人情感與家族歷史實在太感傷,然而這些角色集合起來之後,訴說的故事卻總還是親切動人,Morrel的動物們也活躍於藝術、設計、與時尚界,在紐約Bergdorf Goodman、巴黎春天百貨,與各大時尚品牌組成裝置藝術,或乾脆與Paul Smith、Phillip Starck合作,讓倫敦V&A博物館、紐約藝術與設計博物館網羅收藏。

Frédérique Morrel自許為一個創作團隊,而這個創作團隊是她的家人,除了先生之外、兩隻小㹴犬、三個小孩Côme、Mylo、和Balthus也都是重要的成員,除了用藝術創作連結傳統價值,更身體力行,具體讓自己的家庭涉足其中,用針線手工綿密縫補,把持住高速電子時代難得的一線溫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