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2/11

莫瑞吉奧・卡特藍告別回顧展,《Maurizio Cattelan : All》



義大利藝術家莫瑞吉奧・卡特藍,在紐約古根漢美術館舉行了告別回顧展「Maurizio Cattelan : All」。


這是一項令人震驚的消息,在展覽開幕時卡特藍宣佈他自此將從藝術界退休,無人能得知他的「退休」定義。這位活躍的藝術家,能無視權威法令,偷竊隔壁展間的藝術作品與自己作品結合,以宣示其藝術行為,卻也能在倫敦泰德美術館裡搞出一間只有一平方公尺的「Wrong gallery」超級小畫廊,同時還辦了許多如「Toilet Paper Magazine」等的前衛的實驗性藝術雜誌,難道他真的能夠就這樣放下一切,退隱江湖?

1960年出生於義大利帕多瓦的莫瑞吉奧・卡特藍,從來沒有接受過正統學院藝術教育,卻在年輕時做過各式各樣的奇怪工作,也從中觀察社會百態,為日後的創作奠定重要基礎。卡特藍在80年代在義大利以製作木頭家具開始職業生涯,因而認識了馳名的設計師Ettore Sattosass,也逐漸在藝術、設計領域中打開知名度,在90年代逐漸成為國際矚目的藝術家。從此他在米蘭與紐約兩地奔波,進行各式各樣的裝置藝術創作,他的作品跟展覽空間總有密不可分的關係,早期作品時常被與達達主義大師杜象相提並論。



卡特藍的作品太容易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他選擇的議題總是那麼聳動,藝術品的構成元素總是平易近人地貼近生活,但創作的手法是如此挑釁地強烈,讓他的藝術表現能夠跳脫艱澀冷門的藝術框架,不僅打動藝術圈內行人,也讓一般民眾能感受到其作品的強烈震撼力。卡特藍熱愛使用動物標本做為創作素材,選擇的動物大多溫柔善良,毫無暴戾之氣,然而所陳述的議題卻往往殘酷而沈重。1996年的作品「小松鼠自殺事件」(Bidibidobidiboo),一隻可愛小松鼠以手槍自殺,陳屍在一個單調乏味空間裡的桌椅上,這樣無辜的角色以自殺揮別世界,是卡特藍招牌的諷刺性黑色幽默。2000年一隻披著白布的大象,眼睛部位挖了兩個洞,讓人聯想到種族歧視的美國3K黨,而這件作品名為「愛者無懼」。「Felix」是隻拱起背脊正呈現攻擊狀態的巨貓骨骼,如同博物館裡恐龍般龐大,放大尺度的警戒本應增添威武,卻傳達出生死關頭最後一搏的淒涼。把頭埋進美術館地板洞裡的鴕鳥、奔騰飛躍卻把頭卡在美術館高空牆面的馬、角被換成自行車把手的牛隻、攤坐在地板上的「笨驢醫生」、從腹部被懸吊在巴洛克繁複天花板下的馬「1900」、在2011威尼斯雙年展盤據展間內樑柱的大量假鴿子……等,不勝枚舉,卡特藍的動物們都那麼地無助,更彰顯出世界上那些無法抵抗的巨大力量,同時也侵擾壓制著別無選擇的你我。

卡特藍也熱衷於將政治人物玩弄於鼓掌間,這需要某種程度的勇氣,以及宏觀的遠見胸襟。他選擇的政治角色絕非閒雜人等,全都是擁有左右世界情勢的高峰巨頭,布希、甘迺迪等都曾經榜上有名。2001年他發表了「Him」,一尊跪著的兒童尺寸希特勒塑像,以一個義大利人的身份,嘲諷戰時同為盟國的萬惡領袖,著實令人玩味。「第九個小時」則完全惹惱衛道人士,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塑像被隕石擊倒在地,手裡還緊抓著神聖的十字架的作品,點出在創作之時的1999年,世界正瀰漫著一股世紀末的不安,而宗教力量卻似乎也自身難保。卡特藍也愛用自己的塑像,他的大頭小身塑像被從領子掛在衣架上,卻被稱做「我們是革命的力量」、「Mini-me」則是以如同小貓尺寸的藝術家坐在書架上,居高臨下張望、把美術館展間地面著實鑿出一個大洞,讓自己的塑像從洞裡探出頭來四處張望,欣賞牆上正經八百的油畫。



卡特藍在紐約古根漢美術館的這場展覽,絕對是獨一無二的。歷年作品的總集合已經夠空前絕後,然而這並不是一個純粹的回顧展,更是一件嶄新的作品,巧妙結合各項舊作,發掘歷年作品間交織出的新張力,而紐約古根漢美術館因為擁有建築師萊特巧手規劃的特殊展示空間,提供了卡特藍一個絕妙的謝幕舞台,所有作品從博物館大天井垂吊而下,如同一起接受絞刑示眾,完美呈現了卡特藍的死亡式嘲諷美學,也讓觀眾能以絕無僅有的觀賞方式,從四面八方近距離細細品嚐,卡特藍角色們的終極藝術演出。



An installation view of Maurizio Cattelan's "All," on view at the Guggenheim Museum.
 David Heald © Solomon R. Guggenheim

 
David Heald © Solomon R. Guggenhei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