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9/10

911,2011



‎911十年了。


我永遠忘不了911隔年,我第一次從那個地鐵站出口走到地面的瞬間。與燦爛日光一起映入眼簾的、Trinity Church欄杆上掛滿的失聯親人照片跟鮮花,以及世貿大樓遺址旁邊,那些雖然沒倒,但是卻被砸出幾層樓高大洞,緘默見證一切的高樓。

我從小就夢想要親眼見到的雙子塔,成了眼前地上堆滿廢料的窟窿。而報紙上的Daniel Libeskind,為了即將公布的新世貿大樓競圖,戴著他精心挑選的好幾副設計眼鏡賣力演出,對照鄰頁不斷改變的恐怖攻擊警戒層級,以及即將到中東開戰的社論爭辯,建築師的眼鏡奧秘究竟是能為新的WTC帶來什麼?

那是一個出奇地安靜的紐約時刻。









關於Daniel Libsekind與新的WTC:

http://archrecord.construction.com/news/2011/09/Libeskind-MasterPlan-WTC-Coming-to-Life.asp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