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4/21

Brazilian Fashion: 不容忽視的巴西服裝設計新浪潮


本文刊登於大誌雜誌三月號(the big issue Mar. 2011)


南美洲的巴西,離我們好遠好遠,不僅是地理上的距離,在文化上、語言上也十分陌生,連聽說過的故事都寥寥無幾。一般人印象裡的巴西,停留在學校課本裡介紹的章節,配上歡樂的森巴舞曲,以及瘋狂的里約熱內盧嘉年華會。然而當巴西被冠上「金磚四國」的封號之後,這個國家開始被頻繁地提起,在全球金融風暴之下,巴西在2010年第一季還維持了9%的經濟成長奇蹟,但是很少人注意到,巴西時尚領域裡,已經悄悄地佔有一席之地。




 



聖保羅時裝週,2011S/S




里約熱內盧時裝週,2011S/S


巴西的時尚產業起步很晚,大約二十年前才有服裝設計學校創立,1995年開始在聖保羅舉辦時裝週,巴西名模吉賽兒(Gisele Bündchen)被發掘,成為巴西時尚的代名詞,但是真正造就巴西時尚的崛起,是巴西全體國民的功勞。這個領土面積全世界第五大的國家,自然資源極其豐富,早在建國之初就在國旗上清楚宣告著:綠色的遼闊雨林、黃色的多元礦產、以及南半球的美麗星空。這樣的條件讓巴西從一個被葡萄牙殖民的番邦,躍升為今日的金磚新勢力,2014年世界盃足球賽、2016年奧運主辦國。經濟與國際地位雙雙提升,帶來了全體上下對國家的向心力,也建立了被殖民國家少有的文化自信。地理上的與世隔絕,國內市場廣大,造成巴西民眾普遍具備支持國貨的心態,即使今日財力已經足以消費舶來品,他們仍主動選擇當地品牌的心理,是支持巴西設計產業的一股重要力量,而國產品牌使用國內資源與生產力,又回頭形成經濟上的良性循環。就時尚產業市場方面來說,時尚流行在巴西當地文化中非常重要,是每日話家常的主題之一,並非有錢人專有的娛樂,全民注重美學且素養健全,不僅看到名牌的昂貴,更能欣賞設計之美。歐美精品前仆後繼前往巴西設點,由於進口關稅重,進口精品價位極高,而巴西的市場又沒有Mango、Zara等中價設計服裝,只有極粗糙的廉價成衣,與高價的設計師品牌兩種選擇,中產階級被迫消費設計師服裝,鼓勵巴西設計師繼續創作。


然而以上這一切客觀的條件,都無法解釋巴西設計師為何如此創意泉湧,在短短二十年中就有如此成熟的設計表現,甚至需要在里約熱內盧與聖保羅兩地舉辦不同的時裝週發表作品,綜觀設計風格,整體而言與現有的歐美主導方向大不相同。巴西設計師對於自己國家的愛戀,完全反應在作品身上,普遍使用大量的繽紛色彩,奇妙的配色方式,只有看著那樣的自然環境長大,才有可能掌握如此得宜。各式各樣繁複多變的印花,清楚描繪出這個擁有亞馬遜雨林的熱帶國家景象,秀上模特兒穿著平底鞋或是涼鞋的比率前所未見,並且常常配戴著琳瑯滿目的飾品,自然不矯飾的創作手法,沒有向歐美設計師看齊,或說沒有朝歐美市場目標調整的這些純粹原創設計,是他們闖出自我特色的最重要核心價值。設計師Alessandra Migani的品牌「Alessa」,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之一,她總是能夠成功結合相衝突的元素與色彩,甫發表的2011秋冬新裝,結合奢華亮片與高彩度色彩,模特兒卻清一色束起高髻,戴著嚴肅的黑框眼鏡,既高雅又親民、既嚴肅又遊戲人間。



Alessa



Alessa


巴西設計師還有一個令人嫉妒的天賦,造就了他們對服裝設計的獨到眼光:巴西人與生俱來對身體的概念,有一套自己的看法與相處模式,處理起服裝自然駕輕就熟。巴西海灘的丁字褲泳裝世界聞名,因此在伸展台上,當然有全世界最豐富的泳裝設計,而也就是因為裸露身體對他們來說是生活常態,不是刻意賣弄的性感手段,於是服裝設計師在處理「性感」這個重要的服裝語彙之時,自然會出現像設計師Lucas Nascimento這樣的創新見解,誰能想像以最冷感的幾何分割語彙,能夠畫龍點睛道出人體未被發掘之美?他們處理身體與服裝的關係的結果,在我看來是一種巴西式的解構服裝新浪潮,以「Osklen」品牌成功打入國際市場的設計師Oskar Mestsavaht是箇中佼佼者,而剛剛出道的新秀設計師Julia Valle則來勢洶洶地,以更大膽的方式創立出屬於她自己的服裝解構理論,並且挑戰嚴肅的消費議題,甚至以電腦3D模型為創作靈感,轉化應用在服裝上,被巴西版Vogue許為Stella McCartney以及Phoebe Philo的將來最大威脅。




左:設計師Julia Valle


巴西的服裝設計師,挾帶得天獨厚的種種優勢,銳不可擋。當全世界都還以為巴西只是個憑藉天然資源崛起的新興國家之時,他們以服裝設計的成熟美學攻勢,大聲宣告他們在設計上的文化金磚地位,反攻歐美主流設計文化,指日可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