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3/2

時尚身體下的認同危機



本文刊登於the big issue Taiwan, 2011.Feb,(圖:Dior  haute couture by John Galliano, A/W 2000)

在這個跨領域的時代,時尚設計已經跳脫單純「服裝設計」的傳統呈現方式,不再只是布料與身體那樣的直接關係,時尚產業的觸角遍及各個角落,深入媒體、成為企業集團、從應用藝術跨入純藝術的大門,廣泛汲取了戲劇、舞蹈、建築等多元設計語言,反應社會議題、文化思潮,肩負起相當程度的前瞻性社會責任。也就是因為時尚影響甚鉅,全球化的一致性結果下,時尚塑造的身體形象強迫洗腦,引發了對自我身體的強烈認同危機。

Seisenegger_Portrait_of_Emperor_Charles_V_1532.jpg L02466_9.jpg

時尚對身體的影響跟歷史一樣久遠,從崇尚健美體態的希臘時代,到以宗教神性看待人體,將女性身體塑造成高腰假孕,聖潔美好的中世紀。文藝復興雖然在宗教中讓「人」重回關注焦點,卻開始積極地強調矯飾性,強力透過服裝來改變身體輪廓,女性用束腰強迫身體變形,男性則流行穿著「陰囊袋」(codpiece)與大澎袖,強調倒三角形的男性體態與性徵。巴洛克時期的「非自然」時尚結構,以立體造型來誇大身體的表面,女性的身體不僅有矯飾的服裝,還有誇張的假髮,男性則改以陰柔特質至上,社會風氣也崇尚繁文縟節的禮教,裸體成為禁忌,時尚塑造的身體,與真實的身體脫離了關係。接下來的洛可可時期更變本加厲,假髮如同高聳的寶塔,木頭、金屬、鯨魚骨材質製成的馬甲、裙撐、臀墊,強力介入身體,馬甲將乳房推擠向上移位,而裙撐則讓女性下半身出現大圓頂、扁長方等,完全違背人類體態。隨著法國革命、美國革命,時尚身體也跟著民主化地解放了很短暫的時期,馬甲束腰裙撐等又迅速在女性身體上復辟,十九世紀的男性身體則奠定直至今日的長褲基調。

以上種種因時尚改變體態的現象,完全與身體功能無關,而來自時尚賦予的文化意涵,即使是起源於整型外科矯正脊骨的馬甲,也因時尚之名,要讓身體視覺上纖弱的初衷,反而讓脊椎變形、肌肉萎縮、甚至壓迫內臟,導致呼吸困難,去除衣物的身體不能久站,成為實質上也孱弱的身體。



進入二十世紀之後,時尚轉變的速率加快,身體也隨著加快轉換模樣,雖然除去了馬甲等束縛,加上女權興起、性解放等運動,身體似乎進入了空前的自由狀態。然而二十世紀所謂「設計師」的崛起,也把時尚推廣到前所未有的普及地位,明星服裝設計師們選擇能夠走上伸展台的時尚身體,具備決定當今時尚身體型態的領導地位,60年代的瘦弱模特兒Twiggy被挑中成為典範,80年代產生的超級名模效應,媒體的傳播催化,更助長了此趨勢。原本在古希臘貴族間,因為鍛鍊自我意志的控制飲食,原本在中世紀因為宗教理想而修行的禁食,這些追求精神昇華的活動,在現代都成了完全追求肉體外觀的節食減肥,並且追求根本望塵莫及的標竿,連身為模特兒的美麗女孩們,大多數都還被心理上的標竿折磨。身為時尚龍頭的義大利,甚至在2006年由政府出面,與時尚界簽訂「抗厭食症」宣言,模特兒都必須自備健康證明,才能走秀,也拒用過瘦的模特兒。

blog030210_supermodel.jpg



然而最近因為厭食症而過世的法國模特兒Isabelle Caro,享年28歲。證明了「抗厭食症」宣言實質效益不彰。更諷刺的是,她曾在2007年與義大利服裝品牌「No-l-ita」合作,以當時只剩27公斤的病體,拍攝一系列全裸廣告,意在用她自己的真實案例,告訴世界厭食症的真相。如今她的生命結束,大部分的我們雖不致被時尚身體操弄至此,卻也不能繼續盲從。Jean-Paul Gaultier高瞻遠矚,早就不時啟用非標準體態的模特兒,甚至是異於常人的超重模特兒,展現時尚身體的多元可能性;Alexander McQueen更曾使用肢體障礙的模特兒,為她訂製特殊設計的義肢,把時尚對身體的看法,拉到了另一個層次,不僅止於挑戰既有的身體,進而創造出超越人類身體範圍的時尚身體形象。

aimee.jpg velvetdamour_narrowweb__300x546,0.jpg



當代時尚呈現前所未有的多種面向,卻共同形成了前所未有被「時尚身體」箝制的時代。時尚身體隱喻了自我意識的期許,端看我們接受時尚暗示的身體訊號,由誰來抉擇。認同他人的決定輕而易舉,放棄認同自我身體的權利,才是真正的無窮危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