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9/26

白城裡的包浩斯大夢



圖片來自kanhom.com

本文同步刊登於The Big Issue Taiwan九月號

沒有一個城市,是像台拉維夫(Tel Aviv)這樣被建立起來的。


然而真正為台拉維夫注入靈魂的是1930年代開始,自德國包浩斯學校學成歸國的建築師們。1930年代的歐洲興起反猶太運動,納粹的迫害使得大量的猶太人移民到這裡,並召喚了幾千年間流亡各國的猶太後裔,終於一起建立了屬於他們自己的國家。這個時代也是現代主義運動達到顛峰的時期,由於包浩斯學校的關閉,逃到其他國家的建築師們,形成了現代主義第二階段的「國際式樣」(International Style),繼續提倡打破古典對稱的建築設計,以形隨機能而生的觀念,宣告「少即是多」,廢除不必要的裝飾語言,對材料忠實的設計理念。

在歐洲現代主義雖然如火如荼地發展,但是那個已經開發的舊大陸,沒有一個地方有如同台拉維夫這樣的好條件,她在當時是那麼迫切地需要被迅速建立起來,有那麼多有能力的建築師湧入,天時地利人和地就這樣蓋了超過四千棟現代主義的房子,1930到1937年之間就坐地而起出現了兩千七百棟。它們成為一個壯麗的景象,是全世界擁有最多現代主義建築的地方,包浩斯的原則及精神在台拉維夫切實履行,建築師Arieh Sharon設計的工人集合住宅D、E、F的大陽台,明顯地跟隨包浩斯創辦人葛羅庇斯所設計的包浩斯學生宿舍之腳步。




圖片來自ucityguides.com

但是,台拉維夫當然不是全盤移植歐洲現代主義及包浩斯經驗的結果,她身處地中海沿岸,內陸卻是沙漠,氣候上的相異使得建築必須改變些許個性,適應環境的變化,而演化出了屬於當地的現代主義語彙:從歐洲的灰泥立面,轉化成可以反射地中海豔陽的純白色,肩負阻絕高溫的責任;在德國的包浩斯根本沒有這樣的好陽光,因此,包浩斯的招牌大片連續落地玻璃窗手法,到了台拉維夫,也轉化成在立面上凹陷隱蔽的小窗;長條形的大陽台對應出大片的陰影,住戶才能在陽台上免於曝曬地享受美景與海風;被柱子架高的一樓,不完全是呼應科比意的建築原則,而是這樣的手法可以為房子爭取到更多降溫的可能。除此之外,住宅區塊間規劃了大量的居民活動空間,藉由種植蔬果的院子、咖啡廳、托兒所、郵局、公共花園、廣場等等,輔助這些在短暫時間內,從全世界不同地方、不同背景、甚至不使用相同語言的、回歸故鄉成為鄰居的猶太人們,融為一體。現代主義建築的理想,真的在這裡實現了,不只在形式上繁殖,也在生活理念上落地生根。

於是台拉維夫的這個建築奇蹟有了自己的名字,她被稱為「白城」(The White City),在2003年被聯合國文教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表揚在二十世紀建築及都市規劃上的傑出成就。沿著Rothschild大道漫步,兩旁精彩的建築此起彼落,根本就是包浩斯夢想大街,由Zeev Rechter設計的「恩格斯之家」就在這條路上。往南到Allenby街、往東到Begin路、往北到>Yarkon河,往西直到海邊的這座白城,是包浩斯國際式樣的開放博物館。這個博物館裡上演著現代主義的設計夢,現代主義在這裡沒有沒落凋零,台拉維夫人正用真切的生活,傳承演進。




圖片來自tripadvisor.co.uk










圖片來自www.detail.d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