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8/6

與Gaultier貼身共舞的大好時光


Fetish-er Voice:// Le Défilé
本文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Aug. 2010

幾年前的一個秋天,聽你描述日前到艾菲爾鐵塔頂端的高級餐廳吃飯,卻剛好遇到Jean Paul Gaultier本人的難得巧合,讓我想起了我們一起在紐約街頭散步的那個晚上,看到那位疑似是Gaultier卻背著Dior女包的詭異冬天。

每次跟Gaultier的交集都是這樣的奇妙經驗,我剛開始寫專欄的時候,恰巧就是Gaultier接下Hermès創意總監大位的那年,這樣的大事幫了剛開始寫時尙的我一個大忙,輕輕鬆鬆地交出了初登場文章。過了七年,Gaultier功成身退,今年十月就要離開Hermès了,也在這個同時,他與法國編舞家蕭畢諾合作的舞衣到台北來展覽了,而我更是頭一次被找去北美館做導覽解說,還接受晚間新聞訪問,真是不能不由衷覺得一直都託了Gaultier的福啊。
1952年出生的Jean Paul Gaultier,恐怕是唯一能夠將屆六十耳順之年,還能被稱為「頑童」的奇葩,創意泉湧的設計師比比皆是,然而玩心過人,始終以遊戲人間態度,嬉鬧出一片江山的,也只有Gaultier能輕鬆辦到。他這種好奇喜新的頑皮特質,當然讓他在創作上日新月異,我不再贅述他對於服裝史上的多所貢獻,我更有興趣的,是他活躍於跨界合作的成果:從電影「廚師大盜他的太太與她的情人」、「驚異狂想曲」、「第五元素」,到替瑪丹娜設計好多次震驚世人的舞台造型,從跟麵包師傅合作舉辦裝置藝術展,到他與蕭畢諾長達21年的劇場合作。
1983年Gaultier在服裝界根本就還是個默默無聞的傢伙,剛開始自己的品牌沒幾年,而他在這個時候就已經與蕭畢諾開始共同創作,因此,這個展覽幾乎等同於Gaultier的服裝創作歷程,甚至是更自由更原創的表現。他1983年替蕭畢諾的「樂事」設計的錐形胸衣,是後來替瑪丹娜做的巡迴演唱會的前身原型,錐形胸衣加上兇狠馬尾,已經成了瑪丹娜舉世皆知的經典招牌造型之一。在以中世紀為創作靈感的舞碼「聖喬治」,也清楚看到Gaultier那擅長於使用歷史典故做設計的天賦,舞者全都以模仿中世紀版畫的聖潔僵硬動作出現,隨著音樂緩緩舞動,體態漸趨靈活,Gaultier的服裝也是,有著中世紀所有的必備莊重嚴肅語彙,卻又是極具現代感的輕柔簡潔。從「拉羅歇爾不只有少女」當中,我們可以感受Gaultier那不受任何限制的想像力奔馳,充滿人類缺乏的動物力量,讓動物與人結合得天衣無縫。而Gaultier的戲謔幽默當然也不可能缺席,「拳擊K.O.K.」裡雄壯威武的拳擊手,罩衫背後寫的卻是有損威嚴的內心話;舞碼「服裝秀」裡的「繽紛拼圖」那些凹凸兩兩成對的舞衣,或是乾脆框出裸露區塊的「胴體窗景」橋段、「群鼠起舞」更直接地以善意的方式嘲笑起巴黎歌劇院那些小老鼠班的新生。Gaultier這些以高級訂製服等級呈現的作品,精細做工以靜態展出已經極具藝術價值,穿在舞者身上卻又衍生出了另一個向度的生命。和伸展台上的服裝秀不同的是,Gaultier的設計不是唯一的主角,和其他舞蹈演出不同的是,蕭畢諾的舞碼是要跟服裝一起跳的,舞衣是舞碼的一部份,是交互影響的共生體,是設計師跟舞者一起創作出來的多層次藝術表現。
大部分的我們都沒有擠進瑪丹娜演唱會的特等VIP席,沒有本錢親臨巴黎時裝週秀場,也沒有能在艾菲爾鐵塔用餐還遇到Gaultier的好運氣。這次的特展可能是我們可以離高級訂製服距離最近,可以無人干擾地仔細盯著仔細研究每個細節,或說,是我們能夠離Gaultier最近,與他貼身共舞的最佳契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