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7/17

時尚新駭浪— Stefano Pilati的溫馴大冒險



每次Stefano Pilati在服裝秀的最後出來謝幕,我總是忍不住要仔細多看他幾眼,他樸實的打扮在伸展台上非常超現實,幾乎不屬於那個世界。這個米蘭的孩子到了巴黎統治了法國國家級寶藏的Yves Saint Laurent,卻從不顯露驕矜自喜,反而忠厚老實地連米蘭人都不像了。

 接手YSL可不像接下其他牌子的創意總監那麼容易。她從來不是一個有待拯救中興的過氣品牌,聖羅蘭老先生又比其他的傳奇都還要更貼近我們,他就等於是二十世紀後半近代服裝史的代表,設計思維創新多變,一再發表劃時代革命性的作品,影響的社會文化層面難以計量。要繼承聖羅蘭老先生的大位,比起接下Dior或是Channel那些離我們比較遙遠的設計師,下場還要更慘烈許多,加上聖羅蘭老先生雖然疾病纏身,卻還是虎視眈眈地緊盯著這些新來的傢伙到底是怎麼樣毀了他的好名聲,直到他2008年過世為止。連Tom Ford都碰了一鼻子灰,背負著YSL全體上下的不滿情緒離開,這連帶影響了由他帶進門的Pilati,起始之路更加困難艱辛。

Pilati深深覺得他是被Tom Ford給騙來的。出身自公務員家庭的他,不知道是否因為父親早年的高度期望與嚴格應對,使得Pilati總是隱約地透露出他的缺乏自信。他在2000年就加入YSL,2004年正式成為創意總監,加起來那麼長的時間,仍然給人一種小心翼翼的感覺。他在米蘭出生,在米蘭發展成時尙之都的時代長大,親眼目睹米蘭的巨大改變,與其他的義大利小男生一樣,媽媽從他小時候就很要求他的穿著打扮,小Stefano樂在其中,九歲就開始替自己搭配衣服,熱衷到一天可以換五次不同造型,夢想可以穿上義大利少女愛牌「Fiorucci」,這當然不是Pilati媽媽望子成龍的初衷。Pilati只好在父母的允許範圍內,以主修建築景觀設計來獲得最接近自己熱愛的服裝設計。

在Pilati十七歲時發生了人生中決定性的事件,扭轉了未來前程。他到Cerruti實習時,Nino Cerruti馬上看出Pilati對布料的獨到眼光,這是成為一個成功服裝設計師的重要關鍵天份,因此扮演伯樂角色,指引他走上正途。而Pilati並沒有辜負也如同Cerruti所預見,專業能力受到肯定,並且在義大利各大品牌工作獲取更多實戰經驗:1993年到Armani做男裝助理,1995年到PRADA專攻布料研究發展工作,1998年轉到副牌Miu Miu直屬Muccia Prada本人之下,負責男女裝的設計工作,合作期間相處甚歡,Pilati甚至形容他們在PRADA是那麼地天真無邪地快樂工作著,深深感嘆後來去了巴黎簡直是羊入虎口。

然而Pilati在設計專業上的表現,跟他溫和老實的形象相比,簡直像是人格分裂般地大異其趣!他覺得前任總監Tom Ford總是設計安全範圍內的服裝,不敢冒險,而他的確也用行動證明了他將YSL帶入了前所未有的探險過程。Pilati在YSL的表現,幾年來形成了兩極化的評價,他大膽在每一季嘗試新的設計手法,有時探討聖羅蘭老先生某季設計,有時豁出去挑戰顧客接受極限。Pilati不滿於時尙界目前以包包吸金的主流,雖然YSL在Tom Ford推出轟動市場的Mombasa鹿角包之際,就已經推波助瀾地共同造就了這個現象,Pilati時代又以Muse包大獲全勝,但是Pilati卻是很討厭幫包包取名字的,這如同替寵物命名的流行,只是重複既有成功模式,對他來說這如同豢養寵物那樣容易的勝利實在太無聊,而他是個走在更前面的先驅。

Pilati的勇於嘗試裡,最令我讚賞的莫過於他在YSL男裝的表現。突破傳統伸展台走秀方式推出的一系列影片,把YSL的男人輪廓越畫越明。08/09年秋冬的由Simon Woods演出的短片,分為三組畫面,相互交織互動,不著痕跡地完美展示了整個系列的設計精神,也把設計的重點拍的鉅細靡遺,LCD Soundsystem的音樂更是把這部影片的美學成就推到了高峰。除了影片之外,他在男裝的形象廣告也一再暗示他要YSL的男人大步跨過傳統框架,07/08秋冬找來產品設計界明星級設計師Marc Newson當代言人,而且直接就在Newson家取景。這些跨領域的合作讓YSL的男人堂堂走入另一種生活,挑戰另一個世界的認同。

在電影「時尙惡魔的聖經」裡,Stefano Pilati被Anna Wintour狠狠修理了一頓,就差沒有直接說他是色盲,而他只是面帶微笑地回應,這恐怕會是很多人對他的第一印象。在時尙圈這個大家爭先恐後使壞的地方,不良少年充斥,反而更使得像Pilati這樣忠厚老實的奇妙氣質獨樹一格。不以自創品牌為目標,不以紅地毯鋒頭為舞台,溫良的Pilati卻比壞孩子更勇敢,執意不懈完成自己的冒險願望。



 
08/09 AW 男裝形象影片


Stefano Pilati專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