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6/4

David LaChapelle的亂世救贖焦慮


Fetish-er Voice:// Stunning Escape Route
本文同步刊登於La Vie雜誌 Jun. '10

你可能不知道David LaChapelle是誰,但是你絕對不可能不知道他的作品。


LaChapelle的成功方式如同他喜歡的創作風格一樣,是個像夢境裡的傳奇。他的出道作品竟然是在27歲的時候替普普之神安迪沃荷在interview雜誌拍照,而在這個如有神助的傳奇開始之前,有更決定性的事件引導了LaChapelle的創作之路。他在14歲的時候輟學到紐約,到他心儀已久的聖地Studio 54,因為年紀小且容貌姣好,就這樣一路走進VIP室,見到安迪沃荷,以及那個時候的許多重要人物,Studio 54的輝煌奢糜Disco夜生活,藝術家設計師等各種創作者在這裡的激盪靈感,給LaChapelle一個在腦海中揮之不去的深刻景象,成為他終生追逐的完美夢境。17歲的LaChapelle回到學校修習藝術課程,之後重返紐約,從Studio 54當打雜小弟開始他的攝影之路。

 LaChapelle的創作出發點都是以馬上吸引觀賞者的目光為目標,極盡可能呈現最誇張、最不可能發生的完美視覺饗宴,甚至是我們連做夢都沒奢望過的幻想。他要為我們枯燥乏味的現實提供一條逃生路線,但是他的作品裡卻充滿了救贖焦慮:不斷出現的種族關注、聖經題材、耶穌下凡當今亂世街頭、Armani Jeans廣告裡俊美裸體男女遊民穿上AJ牛仔褲後就馬上進入極樂天堂。其作品遍布各大主流雜誌媒體,洗腦般地排山倒海而來,一般人根本不會去注意在雜誌上的一張照片的攝影師姓名,但是LaChapelle非常滿意以這樣的方式出現,他覺得雜誌就如同一間藝廊,如果有人撕下深受感動的一頁貼在牆上,立刻就有了屬於他自己的私人博物館,馬上就可以頭也不回地逃出生天。

 LaChapelle最常做且最擅長的創作主題是藝人名流肖像攝影,這些一天到晚被拍的公眾人物,到了他的鏡頭前,總是被引導出了最真實的、隱藏不了的那個自己。LaChapelle很有自信地表示,他拍這些肖像是要讓後人可以在這些名流作古之後,仍然可以透過他拍的照片瞭解他們,我在這次的攝影展裡,在Michael Jackson、在Alexander McQueen前面難過地回想起這番話,我看到的或說我熱切希望的,是他們如同照片裡那樣毫無苦難地繼續永生。另外那些還在世間繼續他們精彩人生的其他名人,也讓我們跌破眼鏡地以意想不到的角色,大放送般地犧牲形象入鏡,LaChapelle沒有因為他們的名氣威望而屈服,帶出他們不管好壞評價的最重要個人特色,這也就是這些名流願意下海配合的主要原因。LaChapelle也以相同揭發真相之精神執導許多備受爭議的MV,瑪麗亞凱莉的賽車女郎形象「Loverboy」、Christina Aguilera在拳擊場,穿著那超低腰到已經不能稱為褲子的打扮的「Dirty」、J Lo重現八零年代「閃舞」劇本的「I’m Glad」、小甜甜布蘭妮揭露狗仔騷擾心情的「Everytime」……都以表現真性情讓她們站上了事業的顛峰。

 LaChapelle曾聲明他只是要完成他完美無瑕的夢,不希望他的作品被當作「當代藝術」,這無異是讓展出他作品的各大當代美術館,以及討論他作品的所有當代藝術界人士沒有台階可下。LaChapelle雖無心往藝術界進軍,但他的作品卻跟他一樣誠實地揭露了自身的藝術價值,在我眼裡是Matthew Barney與Pierre et Gilles的綜合體,比Barney更甜蜜不拒人千里,比Pierre et Gilles的無邊際浪漫情懷更腳踏實地。LaChapelle的天災人禍世界末日以一種超級時尙的方式在他的作品裡出現,而酒池肉林極樂世界的背後,是LaChapell在華美的包裝下闡述的諄諄批判教誨,他深知必須以這樣入世的方式講道,才能在亂世的嘈雜喧囂裡被聆聽,指引我們那條得以被救贖的生路。

H&M CF by David LaChapelle:



 


Christina Aguilera - Dirrty by David LaChapell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