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5/9

末日威脅下的設計力量

DSCN1572s.jpg

本文同步刊登於La Vie設計雜誌2010 May

Fetish-er Voice:// Growing Power



這幾年各式各樣的末日災難紛紛從電影銀幕轉移陣地到真實世界上演,在經歷地震颶風海嘯甚至火山爆發的威脅恫嚇之下,一時之間綠建築綠設計綠時尙成為顯學,每每聽到這樣的話題就不免佩服起西班牙設計師的先見之明與堅守崗位,如同護衛一個古老宗教的神秘教士般地師法自然的力量。


 然而西班牙設計師的養成才不像修道院那樣地莊嚴肅穆,我的西班牙同學裡面有個特別搶眼的男孩子Nestor,他的外型完全符合世人心中的耶穌形象,除了頭上沒有荊棘頭冠神聖光環,髮型鬍型臉型如出一轍,其張開雙手迎接世人(尤其是女性)之博愛精神,也可說深受耶穌的感召影響。無論春夏秋冬四季交替,他總是穿著跟我家冰箱類似圖案的小碎花襯衫,隨身攜帶Salsa音樂散播他的正面能量,這可讓來自北歐或是亞洲的同儕開了眼界,捫心自問是否真有憂鬱傾向?他如此迷人的個性面對工作更是一絕,不論面對什麼樣的設計難題,他總有辦法貫徹始終其「Growing Power」設計理念,試圖讓更多人皈依到他的這門教派之下,勸說以植物的生命力出發,討論設計總要以「emotion」為依歸,這又讓我們這些師承現代主義的理性同學們陷入一陣恐慌,懷疑起內在的鐵石心腸。

 我一直以為這是Nestor的個人特色,直到西班牙知名設計師Teresa Sapey來跟我們一起做了設計案,直到我真的去西班牙旅行一段時間,我才發現Nestor原來是承襲了這樣的歷史文化生活環境,真誠地表現出自然的力量在他生命中,或說在西班牙設計師的生命中的重要地位。巴塞隆納是個最清楚的例子,那裡處處充滿了以追求上帝創造的線條為終生職志的偉大建築師高第的作品,以及在其影響下的設計師們的新創作。當代重要工業設計師Patricia Urguiola,她的設計幾乎像是花朵修練成精的自由變形,更年輕的Jaime Hayon創造的自然,則是融合了數位科技新生代的卡通眼光,自成有機小生命,分不出遺傳的物種根源出自何方。

 綠設計至今都還只是零星起義,未見設計大廠真正呼應力行改革,馬鞍皮家具仍呼風喚雨,珍稀皮件仍炙手可熱,織品染料仍繼續讓山河變色。GUCCI集團公關形象廣告般地贊助盧貝松拍攝的環保電影「HOME」,當頭棒喝地點明地球遭受的苦難,但是電影裡面沒有告訴我們時尚產業危害環境的真相。2009紐約時裝週首次出現以綠時尙為主軸的服裝秀,雖然只有七位年輕設計師參與,卻代表了一個新的供銷系統,從原料生產到設計消費的綠希望。雖然Vivian Westwood呼籲一起停止買衣服六個月來幫助地球,但是Karl Lagerfeld卻從瑞典空運265噸的冰河,在巴黎大皇宮增設大量空調,勞煩全球35位雕刻家,大費周章地獻上Chanel 2010秋冬服裝秀。說明了綠時尙儼然還沒有成為比綠色鈔票更重要的流行趨勢,而綠設計綠建築還在以人類的視野力求創造或節省能量,仍不見虛心尊重自然規律的跡象。

 我非常想念我的西班牙同學們,想念那種攝取了在陽光下的肥沃土壤裡的養分而長大的他們才有的樂觀進取與旺盛生命。面對這樣近在眼前的末日威脅,我們都需要他們的態度與已經累積的經驗,而綠設計的趕流行也非得追上地球的變化腳步,我們真的承受不起這次的過季代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