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4/3

標準Tom Ford式的光榮戰役


本文同步刊登於La Vie設計雜誌2010. Apr.
Fetish-er Voice:// Just A Single Man

 Tom Ford,我一直在等你。

Tom Ford在2004突然辭去GUCCI與YSL創意總監的時候,面對外界的種種揣測猜疑與不捨,他只淡淡地說了一句:「我要去拍一部電影了。」

沒有人真的把他說的話當一回事,大部分的我們都覺得那是他漂亮退場的藉口,傻呼呼地引頸期盼他推出自己品牌全系列,至今最眾望所歸的女裝系列卻一直還沒有重新問世,而就在即將放棄之際,沒想到卻先等到了Tom Ford的那部電影。

很難相信Tom Ford用自己的資金,挑了「A Single Man」(台譯:摯愛無盡)這麼平靜的故事,從一本1964年Christopher Isherwood的小說,親手改寫成電影劇本,描述一個在車禍中失去愛侶的大學教授的心路歷程,由柯林佛斯(Colin Firth)來扮演這個角色。電影裡面出現的其他面孔幾乎都是Tom Ford的好朋友:爽快演出的摯友茱莉安摩爾、連續當他品牌數年代言人的西班牙超級男模Jon Kortajarena、以及Tom Ford男裝的最新代言人Nicholas Hoult,這個在電影「非關男孩」裡比休葛蘭還搶戲的小男生,突然長大成人,俊美地可以誘惑自己的教授了。

「A Single Man」一出場就贏得漂亮,包括威尼斯影展金獅獎等大小影展獎項紛紛以入圍或授獎給予各種肯定。新科導演就有這樣的輝煌成績,這真是標準Tom Ford式的光榮戰役。出身於美國德州的他,到紐約大學念了一年藝術史,就輟學成為熱門電視廣告明星,再回到Parsons設計學校念室內建築設計。去巴黎的Chloé公關部門短期實習時發現了自己對時尚的熱情,在畢業前的最後一年學了服裝設計,以建築學位投入時尚產業,戲劇化地將瀕臨倒閉的GUCCI轉變為精品龍頭財團,同時還好整以暇地也拯救了老牌Yves Saint-Laurent。當Tom Ford的名字出現在大銀幕上的那個瞬間,我已經有起立鼓掌致敬的衝動,那是出自我對於他的長久等待終於實現,然而當電影真的映入眼簾,我的感動卻已經不是起立鼓掌這樣簡單的動作可以表達。每一個畫面取景構圖的精準優美,運鏡之流暢,影片中所有細節的講究,其完成度實在不能令人相信,這是一個初次拍電影的人執導出來的作品。

我們所不知道的是,Tom Ford早在他二十歲的時候就已經讀過這本小說,認識了小說作者Isherwood本人,與啟發他寫出這動人故事的男友,美國知名肖像畫藝術家Don Bachardy,在幾十年後仍然念念不忘要拍成電影。也就是他這樣全心投入偏執狂般的堅持,讓我的第一個反應覺得每個畫面都完美地如同Tom Ford執行的時尚廣告,這個直覺反應是來自對因為Tom Ford背景的錯誤聯想,但是電影裡多了太多他沒有放在時尚工業裡的充沛情感與詮釋深度,那麼慣用且擅長「性」話題的他,在電影裡面卻完全沒有任何激情戲碼,全神貫注於描述主角如何從決定到不安到坦然度過自己的最後一天,與周遭人群與世界的來回拉鋸,種種複雜情緒交織,細膩多變層次豐富,而Tom Ford卻又選擇讓這複雜的一切都發生在John Lautner在1949年設計的,沒有秘密隱私的玻璃屋裡。Tom Ford說他在這本小說裡看到了太多的自己,而我終於明白了他為什麼一定得放下一切去做這件事,這是他最貼近自己的一次創作,是他最純粹坦白的自我表述。

於是我們有幸認識了真實的Tom Ford,他那過去刻意經營出來的遊戲人間之設計師形象,被他自己的電影誠摯地拆穿了。這部電影表達了與時尚完全相反的概念,時尚是在彈指間稍縱即逝且迫切地需要被推翻的,而Tom Ford要用電影來創造永恆。2011年Tom Ford確定要推出女裝的新聞,如今聽來沒有等待時的想像的那麼興奮刺激,我要等待的是他的下一個光榮戰役,猜測下一個即將被Tom Ford攻佔的,會是什麼樣的奇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