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2/4

Neil Barrett,世界極簡解構潮流的創始幕後推手

 

碩果僅存地適合新時代裡的真實人生

我第一次注意到Neil Barrett,正值2006年世界盃足球賽,整個米蘭像發瘋似地慶祝義大利隊的冠軍勝利,而我則好奇國家隊的正式制服及配件全由本土大師Dolce&Gabbana一手包辦的同時,為什麼最重要的上場比賽制服卻出自一位年輕的英國設計師?

Neil Barrett當時是PUMA的創意總監,他設計的「on pitch kit」制服因為義大利隊的順利過關斬將,而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然而Neil Barrett的設計才華當然遠過於此。他在Helmut Lang告老還鄉專心當藝術家之後,就成了眾望所歸的極簡解構服裝設計流派最佳接班人,但是Neil Barrett其實根本可以說是帶起此風潮的創始設計師之一,他在1995年向PRADA提呈創設男裝線的企畫案,PRADA從善如流採納此案,從GUCCI延請他來設計首次推出的男裝系列,從此之後的五年間,PRADA一躍成為極簡男裝設計風格的先驅,也在男裝市場博得大位,但是卻鮮少有人記得,這一切都得歸功於Neil Barrett。

Neil Barrett同時也擁有自己的同名服裝品牌,以及更年輕的副牌「Blackbarrett」。Neil Barrett致力於設計讓男人看起來具備陽剛氣息且成熟可靠的服裝,不像大部分的設計師沈迷於中性或是萎靡的設計,不然就是過度誇大的超級男性化幻想,這些手法在伸展台上效果十足,在設計美學上當然也是了不起的成就,但是Neil Barrett更想要滿足大部分的一般男性的真實需求,要有設計感但不能誇張,不誇張之餘卻也不能無聊,這其中微妙的差別就是男裝設計最困難的成功關鍵,但是Neil Barrett在每季米蘭男裝週發表的新品,都一再證明他的無限設計天賦,源源不絕且游刃有餘。

Neil的設計語言都是來自傳統的英式西裝剪裁,這與他的身家背景脫不了關係,他的祖父母都是專業訂製裁縫師,可說是家承嚴謹設計血脈,在經過聖馬丁設計學院與倫敦皇家藝術學院的訓練之後的Neil Barrett,設計層次豐富,不管是設計的意涵深度上,還是實際的視覺表現上,多元層次已經成為他的最馳名標記。以嚴肅且正統的西服為基礎,進而拆解各項構件元素設計出無窮新變化,每個單位都是熟悉的服裝單位,卻以意想不到的新方式呈現,各種不同領片的搭配、各式不同裁片的結合,一再說明了他的硬底子基本功夫紮實;狂野飆車短皮外套前片,與傳統歐洲海軍大衣後片合而為一、西裝前襟轉化成圍巾、左右半身設計性格分裂的襯衫等等,也同時表現他的前衛創新思維,加上他擅長的各種不同布料材質交相融合,其設計排列組合種類幾近於無限大。Neil Barrett具備英國設計師特有的那極端傳統又極端前衛的矛盾思維,而這樣的極端衝突,在設計上往往會擦出能量巨大的亮眼火花。

neil_zaha

也許正是因為如此,他找上了跟他有異曲同工之妙的Zaha Hadid設計東京青山旗鑑店。Zaha是建築界的解構設計代表之一,但是她的設計是充滿未來意念的,是與過去與現在刻意脫節的,與Neil Barrett的以經典為本的設計可說是近幾相反的概念,然而奇妙的結果是,這兩個人的設計一起在Neil Barrett東京店出現的時候,卻是天衣無縫的搭配。Zaha設計了兩堵巨大無比的彎曲多層次不規則白牆,蠻橫霸道地塞滿了四面清水牆的簡潔空間,搶戲效果十足,用來作為Neil Barrett的陳列展架,倒是十分稱職,更顯其服裝設計細緻縝密,內斂風雅非凡。Neil Barrett至今仍堅持完全不打廣告,卻默默贏得無數名人青睞御用的服裝設計師,在浮誇的時尚世界裡,幾乎可說是濯清漣而不妖的奇蹟。伊旺麥奎格認定Neil Barrett是他唯一會穿的設計師品牌,並公開宣示他的忠貞;布萊德彼特、Coldplay主唱Chris Martin等人都以其為公開活動的首選裝扮;電影史密斯任務、機械公敵等更大量採用Neil Barrett作為戲中造型,襯托主角更顯意氣風發。

驚世駭俗的解構主義服裝設計師早就已經退流行很久很久,Neil Barrett碩果僅存且拿捏得宜地適合這個全新時代裡的真實人生,他是難以決定於數種款式抉擇間的嶄新思考方式,是對於深切思念Helmut Lang的我們的一帖進化革命藥方,2007年光是在歐洲就有五千萬歐元的銷售業績,不言而喻。我更期待的是他還沒有完全茁壯的女裝系列,那將會是Neil Barrett全面席捲時尚世界的榮耀時刻,而我們屆時都會讚賞自己今日的洞燭先機。

neil_aw09

aw10_1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