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5

長相左右的獨角獸

本文同步刊登於La Vie設計雜誌 2010 Jan
Fetish-er Voice:// The Force Will Be With You

人總是羨慕著自己沒有的東西,我們歆羨老虎的帥氣毛皮,渴望飛鳥的自由羽毛,想盡辦法偷來鹿牛羊的或可愛或威武或氣派的獸角。我們把握各式各樣的時機把它們穿戴上身,萬聖節戴起角來扮演惡魔,聖誕節戴起角來扮演馴鹿魯道夫,那一年裡面其他的時候,我們該何去何從?

我不知道任何有角的猛獸,頭上長角的大多是吃草的動物,不被激怒時可說個性溫馴,獸角只有雄性動物頭上才有,因此角當然就代表了陽剛正氣與強大的力量,自古以來就被定義了各種神聖功效。中國古代稱鹿為仙獸,龍與麒麟頭上也都有跟牠一樣的角;亞歷山大大在其帝國錢幣上,放上自己戴著公羊角的頭像,帶給自己埃及太陽神阿蒙與宙斯結合的強大力量;北歐維京人頭盔上的雙角,已經成了斯堪地那維亞地區的勇猛戰士註冊商標。但是另一方面,角的負面力量也同樣地強大,角是撒旦的象徵,陽性象徵到了這裡,就變成了不安分的危險性慾,變成了南歐污辱人的「山羊之角」手勢,變成了人人誅之的邪教異端。在如此自相矛盾的衝突意義間,產生了獨角獸這種又神聖又神秘的美麗怪物,把正負兩極的獸角意義巧妙結合在一起。對於中世紀的人來說,獨角獸不僅是真實存在的,也是苦難日常生活裡的精神寄託,牠強壯美麗,簡直是完美的化身,牠的神力可以潔淨水源,獸角可以解除毒藥的戕害,也可讓不舉男性重振雄風,只有年輕處女的純潔無暇能夠讓牠卸下心防,這是捕捉牠的唯一方法。

有那麼多的原因,讓我們更需要有支獸角在身邊,它是力量、是武器、是救贖,而更重要的原因是炫耀。公獸藉由角的大小型態炫耀自己的力與美,而現在有很多設計師提供了更多精心設計過的炫耀方式,箇中翹楚莫過於Tom Ford在Yves Saint Laurent擔任創意總監時推出的Mombasa包款,與後來衍生出來的更多Rive Gauche左岸系列。Tom Ford就是有辦法把這些看起來跟迪化街中藥鋪裡賣的差不多的牛角鹿角,搖身一變成為中興Yves Saint Laurent王國的最重要一役。對我來說,YSL的鹿角包根本就像是獨角獸之於中世紀的村民,雖然覺得小鹿小牛的角被砍斷放在包包的把手上很可憐,但是牠們的一部份卻帶來了無盡的safari叢林氣息。每支角都是獨一無二的珍貴特別,讓每個包包都成了特製單品,於是下決定做選擇,幾乎天人交戰左右兩難,力求找到我的完美獨角獸的結果,竟然是連一個包包都沒有著落!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設計師紛紛投入獸角行列:Victor& and Rolf在04/05秋冬秀上所有的模特兒,頭上大大小小各種年齡的鹿角搶盡鋒頭;對鹿角更癡迷的還有Stella McCartney,不僅推出了鹿頭鹿角珠寶配飾,今年連品牌形象廣告都乾脆跟迪士尼的小鹿班比合而為一,幫LeSportsac跨刀設計包包時也仍然緊抓鹿頭不放,大鹿頭雙肩後背包證明了對獸角入迷的不是只有她,上市不久即馬上賣到斷貨;Rick Owens不僅在男裝系列使用獸角,在他跨刀家具設計後,各種獸角紛紛從男模肩頭出走,移居到椅子的各個部位隨機生長,一片頭角崢嶸生意盎然景象;Jason Miller設計的「Super Ordinate Antler」吊燈,對千年傳統工藝提出新時代見解;日本公司Nendo的鹿角插頭組,還分黑白棕三色以及各種大小尺寸,畢恭畢敬在充電時將手機捧的高高在上;今年米蘭家具展上出盡鋒頭的「Bambi Chairs」,是日本設計師Tatsuo Yamamoto(山本達雄)的細膩新作,藉由毛茸茸的座椅材質與巧妙的造型轉化,提出了對鹿角的獨到見解,去除了具像的模仿卻又那麼地活靈活現。

我看著每天在我手環上的那個四公分不到的小獸角,猜不透牠的來歷。只感覺到牠的溫潤生命力,像是有隻小獨角獸緊跟著我,至於神獸的力量去了哪裡不得而知,不過至少可以心滿意足地與獸角長相左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