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4

**時尚新駭浪**—Jeremy Scott給的自由翅膀

JeremyScott_HotVoltage

Jeremy Scott是世界排名影響力設計師的第31名,但是為什麼我們那麼少聽到他的名字?像他這樣有天分的鬼才設計師,怎麼還沒有被大集團挖角納於麾下?


時尚界一直以來都有一種「壞小子」類的設計師,出道時總是桀驁不馴,才氣過人,憤世嫉俗地不滿這個時尚世界的現狀,一出手就驚豔四座。但是也如同大部分的我們一樣,被逼著長大的壞小子們也得屈就折腰各謀生存之道:其實已經57歲高齡但仍有「時尚頑童」頭銜的Jean Paul Gaultier,在2003年進駐老牌Hermès做起創意總監;1960年生的John Galliano儼然成為中生代,並從1993年接下Christine Dior設計重任;其中比較有骨氣的Alexander McQueen仍然努力維持住了他那難以馴服的才華,他從出道至今場場堪稱藝術饗宴的大秀仍歷歷在目,時光飛逝竟然也已屆不惑之年。然而這努力維持住的原則是把兩面利刃,天才如McQueen卻一直沒辦法像更年輕更懂得如何入世的Marc Jacobs,掌控Louis Vuitton設計大權進而影響世界堂堂邁入第12個年頭,要怪McQueen的壞脾氣更要怪造化弄人。他們以一種折衷的方式進駐了時尚界的最核心地帶,替這些垂垂老矣的經典牌子注入了青春靈藥。只是青春小鳥易逝,在時尚這個時間過得更快的產業裡更是殘忍現實。

所以現在我們的新希望落到了Jeremy Scott身上,Jeremy這個1975年出生於堪薩斯市的男生,一如諸位先進成功設計師的故事,從密蘇里州搬到紐約念了Prett設計學校。他說:「因為這個時代沒什麼我喜歡的設計師,所以我才決定當一個。不過Karl Lagerfeld除外。」於是Jeremy Scott的名字就這樣進入世界知名的服裝設計師之列,對他來說似乎易如反掌。在八零年代度過童年的他,似乎一直緬懷著這段美好時光:他運用大量的街頭塗鴉風格,以及諷刺的設計語彙,而且每一季總會有個童心未泯的卡通主題穿插其中。在他的作品裡我們看到了普普藝術的深切影響,那件把士力架巧克力巧妙改成他自己的名字的單品,在他的作品裡也看到了大量街頭文化的運用,這個一直處於「次文化」地位的角色,如今因為Jeremy Scott,而正式進入了高級時裝的殿堂。在「Men at Work」系列中,模特兒頭戴垃圾桶蓋型態的大帽子或是工人安全頭盔,身上則是輪胎印、鞋印、手印、水管圖騰、連交通號誌都上場了,儼然是紐約街頭的工地修練千年幻化成人形,其中那件看似黑色垃圾袋材質的小禮服最深得我心,是什麼樣的能力可以讓眾人鄙棄的垃圾袋以這樣美麗的方式呈現在時裝週伸展台上?

Jeremy Scott另一個值得讚許的地方是他的誠實大膽,他在「Right to Bear Arms」系列將戰爭與金錢並列,並以可愛小熊藍波作為本季圖騰主角,矮胖熊體背著機關槍等全副武裝,準備叢林對決。同系列中卻又有老派文藝片的白色超長圍巾,只是上頭印的是機槍彈鏈!人人頭頂米老鼠鋼盔,跟在野戰系列後頭出場的是身上印滿綠油油美鈔,只是中間的總統頭像變成了米奇打扮的設計師自己,在這玩笑般的戲謔手法下,我看到的是Jeremy諷刺戰爭時常被包裝成正義之舉,事實上多是為了龐大金錢利益的嚴正抗議。後來他在「Opulence」系列中則是大喇喇地直接宣示「我愛錢」,綠色皮草上印滿「$」的暴發戶式設計真的不是人人都有膽招搖過市,其他魚貫出場的模特兒則分別身著受到書櫃、畫框、桌子、時鐘等啟發的服裝,甚至還有羅馬柱頭與水晶大吊燈,活像美女與野獸卡通中載歌載舞的場景。

 obyo_jeremy_scott_08a

也就是因為Jeremy Scott把這種原本屬於街頭的、屬於青少年的次文化給一舉推上了高級時裝,讓愛迪達這個街頭老牌找上了他,從2001年開始合作球鞋設計,進而發展「Adidas Originals by Originals」,強調比原版還原版的創新設計,把炒作複刻版的方法推上了新的高峰。從這裡我們也看得出Jeremy的世故奸巧,他擷取自己秀上的某個元素應用到其他的品牌合作上,等於同時無本宣傳自己的品牌主系列,Longchamp對於這樣的被利用毫無怨言,11月限量上市的ANDAM二十週年紀念包還讓Jeremy身穿和服扮日本武士印在包包上,一反Longchamp的優雅淑女品牌形象。連Barbie都讓他設計一系列真人尺寸的服裝,只在巴黎的Colette限期販售,作為慶祝Barbie五十大壽的活動之一。

時尚耆老Karl Lagerfeld說,Jeremy Scott是他傳承香奈兒的唯一接班人。雖說時尚大帝已經放話立了太子,只是工作狂如Lagerfeld想必長命百歲,退位之日根本遙不可及,而Jeremy那脫韁野馬般的自在至今是他的最大創作泉源,也是我們對於自己那難以追回的逝去自由,最後的一線希望,怎麼可以被收編於體制之下?至少現在我們還可以買一雙他設計給我們的長了翅膀的球鞋啊……

JeremyScottetK.Lagerfeld

jeremy-scott-for-adidas-metro-attitude-wings-3



Jeremy Scott



Longchamp-x-Jeremy-Scott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