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6

她比惡魔還有權力,而且,她不喜歡Prada

(本文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10月號)


Fetish-er Voice://the Perfect Issue

如果沒有這位在VOGUE被整慘的小助理Lauren Weisberger寫了這本「the Devil Wears Prada」,我們永遠也不會在今年九月看到「the September Issue」(中譯:時尙惡魔的聖經)這部電影,而大部分的我們恐怕都無緣認識Anna Wintour。

說Anna Wintour藉由VOGUE影響了從1988年開始的世界文化史,一點都不為過。很難相信VOGUE這本十九世紀創刊的雜誌仍然是是今日流行的前鋒,她比所有的時尙品牌都還要更屹立不搖,至今已經成為全世界影響力最大的時尙雜誌,而Anna Wintour絕對功不可沒。她對VOGUE每一個頁面的完美要求已臻fetish境界,才鞏固了這本雜誌的龍頭地位。她第一次讓黑人模特兒登上雜誌封面,她讓備受爭議的皮草重回時尙舞台,她也讓名流及好萊塢明星成為時尙產業的得力助手,她首讓高級訂製服與牛仔褲混搭的風格影響了整個時尙界的生態,Anna也掌權培養新銳設計師,服裝集團需要新血主設計救命也全看Anna的派遣,等比效應相乘之下,Anna儼然已經成為時尙界的裁決者,沒有一個設計師敢在Anna到場之前開始走秀,她決定了設計師的成敗,她決定了零售業的銷售業績,更貼切的說,她其實也決定了你我今天出門前決定穿戴的行頭。到現在仍然有人認為時尙只是一件風花雪月的不正經事,但是他們卻不知道時尙已經成為世界頂尖的影響力,時尙控制了藝術、控制了文化、控制了電影、控制了你我的生活。

我們都還天真地認為是設計師引領了世界的潮流,而雜誌編輯們全靠設計師的施捨而有工作可做?在「the September Issue」裡呈現了設計師所不願面對的真相:我們看到呼風喚雨的時尙大帝Karl Lagerfeld狗腿地做了一件以Anna為名的衣服向她朝貢、最早的叛逆不羈設計師Jean Paul Gautier在Anna面前像個小學生般地講出設計功課還沒寫完的一堆藉口、高齡77歲的Oscar de la Renta在Anna面前見風轉舵地撒手讓自己的設計成為俎上肉、時尙界金牌攝影師Mario Testino之油嘴滑舌與令人火大的閒散工作方式,讓我覺得截稿前的Anna其修養已達聖人境界;而YSL的設計師Stefano Pilati在Anna的質問之下,簡直讓人懷疑他是否有色盲視障問題,驚慌失措。在電影裡根本看不到她助理的可憐相,跟大牌設計師的倒楣經歷相比,跟在VOGUE裡面那些才華出眾賣命貢獻的編輯、攝影師相比,小助理們還有什麼資格呻吟自己的悲慘遭遇?

電影裡看到的Anna是安靜沈穩的,談起自己的兄弟姊妹任職的人道組織與政經報紙,謙虛地說她的工作性質只是娛樂消遣;恭敬地跟集團總裁老闆簡報、慈愛地注視愛女、滿懷感念地回憶父親。與先入為主的穿著Prada的惡魔形象相比,這樣的紀錄片的確平反扳回一局,我根本不用懷疑Anna有沒有控制導演RJ Cutler,看看這些俯首稱臣的設計師,也心知肚明。
其實我是完全站在Anna這一邊的。她明快地一語道破這些大牌設計師的爛設計真是深得我心,知道有人會在他們推出這些丟臉之作前避免更大的災害發生,實在令人鬆了一口氣。Anna嫌棄Prada的設計厚重笨拙且冥頑不靈,終於證明了我這些年來對Muccia Prada的意見並非個人恩怨。這部電影身段漂亮地回應了離職員工的一面之詞,昭告天下她比惡魔還有權力,而且,她不喜歡Prada。


SEPTE.jpg



3af7cfcdec8afb41_sept-issue.jpg

(預告片)





 


2009/10/1

正值米蘭時裝週啊~ 2010 S/S RTW!!

gucci09 ss rtw s.jpg


( 圖片出處:style.com)


今年米蘭時裝週還頗有看頭,發現Dolce& Gabanna 跟 Gucci的秀場在我的超市兩邊,倍感親切~(想到之前我每次拉菜籃車經過那個Diana Hotel前都會覺得很丟臉...裡面在辦秀ㄝ!但是沒有別的路可以回家啦)


但我最近實在忙到無法一一介紹,所以只能選擇性地挑我覺得有意思的講一小下,真的很忙的人,可以直接看這個今年米蘭時裝週精華介紹的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