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9/9

唾手可得的無價之寶

 DSCN1315s.jpg
本文同步刊登於La Vie設計雜誌2009/9
fetish-er voice: Such Great High

即使沒有人願意承認,但是,我們都已經陷入無止盡追求「身份」的fetish之中,沈溺自樂。有人收集金錢以迎合世俗評價,有人收集學歷以期躍入精神門檻,有人收集名牌以別人的名字拼湊自我形象。

而台灣人除了上述幾種個人身份追求,還有一個麻煩的國家身份問題,招致旅途中大小機場海關種種囉唆盤查。直到我認識了從哥倫比亞來的嬌小女孩瑚麗安娜,才發現台灣護照已經算是備受禮遇。哥倫比亞給人的刻板印象總是與毒品、毒梟與傭兵有關,導致哥國女孩總被冠上特定身份標籤,而當中也的確有很多如同電影般的非無辜運毒事件上演。
我的瑚麗安娜家境富裕到大家不免暗自猜測她的家族是否也在毒品相關產業,從小就是念當地的瑞士學校長大的她,法文流暢運用自如,氣質出眾處世天真,身份自然特殊有別於一般百姓。哥倫比亞的女孩子除了她我只知道夏奇拉,蛇一樣的靈活舞動身體,野生動物般的自然媚惑眼神,毫無猥褻矯情不悅。瑚麗安娜有著跟夏奇拉一樣的開朗,笑臉盈盈一如南美洲和煦迷你小太陽,即使在米蘭的沮喪下雪冬夜裡,都能被她感染成在夏日的熱帶海灘上。她極少抱怨哥國身份帶來的困擾,反而對祖國滿腔熱血,甚至在畢業時找來了自家國旗,裁成許多彩帶分送給好友們永誌不忘。她也從未以她的財力在米蘭大肆採買高價名牌,她的自信滿滿,從來無需用義大利人的名字來證明自己的身份地位。她最偏愛的反而是平價時尙品牌:英國飾品Accessorize、西班牙的ZARA、瑞典的H&M等等,還有巷弄小店裡找來的各式各樣的服飾配件,挑出來的件件單品都像專為她量身訂製,襯合她人人稱羨的小麥色肌膚,而她的貴氣身份也從未因此稍減光芒,不分國籍無論男女都為她著迷,簡直如同毒品一般令人上癮無法自拔。
 跟她一樣令人上癮的還有這些近年來竄紅的平價時尚品牌,有什麼比支出少量的錢來擁有無價的設計更戒不掉?ZARA在全世界據點無數,然而能在時尚之都米蘭連開九間分店自有過人之處。她不打任何廣告,旗下400名設計師每年出產12000種款式,每兩個星期就能有新貨上架。而來自瑞典的H&M,更讓一線品牌的「身份」岌岌可危,從2004年開始每季都會與超大牌服裝設計師合作,推出H&M設計師系列。從位高權重的時尚耆老Karl Lagerfeld、Stella McCartney、Viktor & Rolf、Roberto Cavalli、甚至Comme des Garçons都先後躍入H&M店面櫥窗,單品低價者甚至能以百分之一的價錢,就可以買到相同設計師的大作!姑且不論這創舉中的利益關係,我必須得讚嘆這些設計師們在某個程度上勇敢地展現出了「時尚良心」。因為他們的義舉,終於在時尚史上第一次打破了「身份」的界線,多數大眾都有能力購買好設計,也因為限時限量銷售,不論貧富地一律都公平地得在第一時間去排隊搶購,開創了「大眾獨享」的新局面。自此開始,「身份」不再等同於昂貴的名牌,那個我們習慣借用某些精品的形象來表達自己部分個性的時代,已經在各大財團介入時尚炒作後使得精品精神殆盡而漸漸遠去,平價品牌的設計師系列讓「身份」的識別法重新被衡量,「身份」建立於自己的時尚品味下選擇的設計師「作品」形象,而不是那些聲勢浩大的「名牌」的名字而已。
然而這樣的革新遲早也會變成另一個fetish,時尚這合法的毒品不斷推陳出新,而平價時尚的速食絕招只是讓流行的週期更加短暫,癮頭發作愈加頻繁。現在我對於瑚麗安娜的耽戀,只能以到這幾個牌子的店裡來堆疊她的影子,幻覺至少減緩癮嗜需求,睹物思人之下這些牌子的新「身份」,反而都已經是瑚麗安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