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8/26

月暈而風,礎潤而雨 (替2009台灣設計師週專刊寫的序)

123a8329fafg213.jpg


(2009台灣設計師週 8/28-9/6@ 華山藝文特區,官網請按這裡




 


這幾年來全世界都好像把設計當作一張超級王牌,不管其目的是為了美學傳承,還是為了振興經濟,反正大家各出奇招。西班牙邀請明星建築師Frank Gehry加上古根漢美術館,一起來把小漁村畢爾包改建為建築藝術之旅重鎮;曼谷用盡各種媒體公關力量來營造他們是「設計之都」的廣告形象,反正天高皇帝遠,真的去得了曼谷又真的有能力評斷真假的人畢竟有限,三人成虎的結果反正名號已經打響;韓國則瘋狂砸錢提高設計專業形象,紐約時代廣場大看板、好萊塢電影裡出現的電子產品漸漸成了韓國貨,連愛爾帕西諾都只好在「瞞天過海3」裡面為了一支還沒上市的韓國牌手機,毀了自己的賭國江山。其他還有好多好多城市都煞有其事地辦起各領域的設計週設計節,總之家家有設計人人有保佑,「設計」儼然已經成為大眾化的顯學要角。



 


台灣對世界動態的反應總是慢了一點點,但是這不代表我們的設計實力輸給上述任何一個國家。我在紐約的時候,認真地探訪了那裡各大設計名校,憑良心講,很多台灣的設計系學生的才華一點都不輸給他們,我們只是太沒有自信或是太謙虛,而他們比我們幸運地有更多被世界舞台看見的機會。後來我又去了米蘭,跟全世界來的設計好手在同一個設計學校裡切磋,米蘭真的是世界的設計中心,而台灣人沒有缺席,各大名師事務所都曾經有台灣人貢獻一己之力。看了歷年的米蘭家具展、威尼斯雙年展與建築展,台灣幾乎每次都有代表參加,除了官方帶隊衝鋒陷陣之外,還有很多都是自己去的零星參展者,他們勇敢地跟全世界來的新銳設計師一起公平競爭,不靠國家庇佑,在這個全球化的時代,這樣的態度是基本動作,然而孤軍奮戰卻往往雙拳不敵四手,總是略顯寂寥。


 


終於我們看到有人站出來登高一呼,以「台灣設計師週」的口號揭竿起義,今年已經是第三屆,而來自各方的台灣設計師們紛紛自主地選擇站出來,共赴武林盛會。「雨」這個主題看似簡單,然而這題目與人類歷史幾千年一樣悠久,要漂亮破題切入,對於認真求新的設計師來說其實是個不小難題。參展的作品有浪漫多情有理想抱負,設計師易瑋勝的「虛線尺」又懷舊又童趣,但引來的卻是氣勢磅礡的紙上風暴;設計師李尉郎的「傘手巾」把解決降水循環的巧思從天氣落實到人體,以「汗如雨下」發想堪稱一絕;設計師吳協衡則以輕鬆笑談手段語重心長地提醒大家酸雨的嚴重威脅。其中更引人注意的是呼應最近的環保節能趨勢而創作出的幾件作品:設計師花山正志以簡單的外掛配件,讓便利商店塑膠傘變身成曼妙小天鵝,而大大延長其使用壽命;設計師陳昶榮那晶瑩剔透的小巧雲朵,則讓家裡盆栽渾然自成一個微觀小世界。


 


月暈而風,礎潤而雨,台灣設計師週的活動預測的是我們的設計未來,而我幾乎已經可以依稀見到,台灣的設計師們即將會怎麼樣繼續地搶眼發光發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