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5/12

失物之後的窮追不捨

P1090038as.jpg


本文同步刊登於La Vie設計雜誌2009/5月號


Fetish-er Voice:// Lost and Found


 


不論任何型態的「fetish」都與追求某慾望的滿足有關,也因此,每一個人其實都有各式各樣的多重fetish問題,程度輕重各異卻無一倖免,只是要把「fetish」都叫做「戀物癖」又真的過度以偏蓋全。「fetish」
不是以數據多寡來衡量,而是以追求此慾望的渴求程度來評斷,多數人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對於具有某些特定條件的物件情有獨鍾,只好將此歸為生活餘暇類的正當消
遣,有些人引經據典澄清自己沒有購物慾也沒有收集癖,搬出人類進化史上皆經歷採集過程,更執著者寫論文寫小說或花大錢想靠心理醫生找出答案。




然而「fetish」是一種無法移除的天生內建程式,我們藉由這個永不停止的採集任務,逐一拼湊出自己的樣貌。從時尚的角度來說,「fetish」其實量身訂做了每個人獨特的個人風格,我們的潛意識一點也不謙虛,不斷自戀地尋找自己的影子,這些深得你心的摯愛總是自己失散的某部分,這迫切的團圓渴求正是那需要被滿足的fetish慾望。


在此我並不想繼續探討這些尋尋覓覓的過程,它們總是心跳加速驚險刺激天人交戰死而後已。我更放不下的是fetish被
剝奪之後的痛楚,臥虎藏龍裡的玉嬌龍為了一把梳子跟土匪頭子半天雲在新疆大漠一路追打,還有什麼別的解釋讓她不吃不喝不睡不顧安危不理爹娘?以我不留神個
性導致絕大部分的失物原因都是自己心不在焉,邊走邊掉或邊弄壞的東西實在太多,深切懷疑有個黑洞跟著我如影隨形,已知的最新一個犧牲者是Wachifield小小銀貓書籤,只有1.5公分長精巧的銀色小貓在書頁上趴著提醒閱讀進度,書太厚重小貓太嬌弱,懶惰拖看過久的下場是小貓已經失去耐性而棄書逃亡。


家裡另一位真貓大人則蓄意地破壞了更多我重要的收藏,在米蘭生活的重要回憶之一的小藍狗煙灰缸、在台北驚喜尋獲的紐約某小店回憶玻璃杯、當時還沒成為雙胞胎的爸爸的他送給我的Dior髮簪......我開始認真懷疑給我的貓取個希臘名字,是否導致牠患有以摔破東西來表達喜悅喝采的fetish?!沒有貓可以怪罪的失物還有太多,在米蘭超市付錢時放下的DG墨鏡,在離開櫃臺後30秒回頭已經不翼而飛,跟它一起飛走的有我在巴黎在西班牙在各個地方的視野,還有在希臘的海邊因為戴著它而被誤認為希臘人的詭異回憶,它是我第一次在米蘭發現這裡滿地都是失志設計師的證據,賣它給我的店員小姐也曾經是懷抱夢想到設計之都闖天下的其中之一。



些失物則是迫不得已迫於情勢迫於無奈而忍痛分離,因為搬家的紛亂當下之失誤,飲恨終身的事後其實毫無挽回之餘地;因為時間急迫而信手餽贈親友的小禮物,常
常在送走之後才驚覺捨不得之真心聲。比起以上這些得而復失的慘劇,那些我笨到沒有當機立斷發狠買斷一起回家的東西突然顯得微不足道,少了一起度日的革命情
感回憶不說,他們的數量過於龐大,更新速度過快,人的慾望無窮,而fetish永遠沒有解決的一天。


這些自我的碎片總是牽連著某些別具意義的人事時地,人不在而物也遺失的話,真是慘絕人寰悲劇一樁。玉蛟龍追梳子背後的種種fetish原因糾結,未經她許可搶了梳子又偷了心當然非得窮追不捨。不知道是武功不夠高強還是fetish未臻此境,失物之後連睹物思人的機會都已經跟著失去,而我卻還留在這裡考慮要不要追到比新疆更遠的地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