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3/9

遲到的購物狂,已經上癮的合法快感,與傳說中的金融海嘯

本文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3月號
Fetish-er Voice:// Shopaholic in financial crisis
  

再怎麼樣對財經新聞冷感的人,也已經被疲勞轟炸式的金融海嘯等字眼給恫嚇住了。

我們都還沒準備好的時候,這金融海嘯突然排山倒海地來了,我的朋友們大部分並未身具科技或金融要職,還沒聽到被裁員或是被放無薪假的第一手犧牲者消息,這個金融海嘯就像傳說中的怪物一樣,在新聞裡繪聲繪影,有因為牆壁破洞而凍死的父親,也有以車為家的計程車司機。然而我每日工作不斷面對的卻是動輒百坪的豪宅業主,買房子是他們衝動性消費的一個項目,稍不如意就再買棟新的來住住看吧的發言十分驚悚,上班下班與電視裡的三個世界各自陳述,格外地令人困惑。


向來無經濟慧根的我也被迫閱讀起財經新聞,主要的原因是最近都是不敵海嘯而兵敗如山倒的震驚設計時尚消息:擁有Gianfranco Ferre且經銷凡賽斯與Cavalli的義大利公司IT Holding陷入財務危機,股票已經被無限期停止交易,而期下的Ittierre已經聲請破產保護,被政府接管。很多設計師乾脆不辦秀了,巴黎時裝週的展期縮短,紐約時裝週參展設計師減少了35%,一月在米蘭的男性時裝週參加品牌銳減20%,還被譏笑為史上最乏善可陳的一季。香奈兒之前大張旗鼓吹捧的世界巡迴展也暫停,而二月初才白目宣布2008年獲利創新高的LVMH集團,終於識相地閉上嘴了。

然而早就安排好的各種計畫根本來不及對這戲劇性的突發時事做出即時反應,悲苦新聞終於暫告段落進廣告時,接力強打的卻是電影「購物狂的異想世界」(Confessions of A Shopaholic)預告片。這本我九年前看過的小說終於拍成了電影,我在看她第二本小說「Shopaholic in Manhattan」時剛好住在紐約,只覺作者妙筆生花,把購物戰場描寫得活靈活現,廝殺慘烈與戰事吃緊心情感同身受。九年的時間裡購物狂出了四本書,Rebecca從倫敦一路買到紐約,狗屎運找到好工作好男人,結婚蜜月買遍全世界生孩子還莫名其妙認了一個妹妹,但是這次,她那一路過關斬將的好運終於用罄,遲到的結果遇上了最不對的時機。90年代末的炫耀性消費行為,進入21世紀後有增無減,購物行為帶來的快感是在合法範圍內很難戒除的上癮症,已經不是頂級有錢人的富貴病,而已經病入膏肓地肆虐中產階級好久好久了,而「布爾喬亞」(Burgensis)這個從中世紀發展到十九世紀才終於成形的中產階級,就是現在所謂M型社會裡凹下去的那一群人,而他們卻是藝術文化設計最佳的支持者,如今卻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這上癮症如今得用如此粗暴的方式戒除,心癢難耐的當下,這姍姍來遲的電影簡直就是加重病情煎熬。而我更好奇的是不久前才宣布要開拍的慾望城市第二集,除了變不出新把戲的困境之外,對於時尚設計上的重責大任,究竟該如何是好?

這樣的用力消費刺激經濟但是海嘯還是來了,對於無知市井小民如我,如同真的天災一樣費解,無能評論且無力招架。在已經令人做噁的某省錢達人報導間,連Vera Wang都因為考慮旁人眼光壓力而低調只在店內偷偷發表給百餘人欣賞,我們要怎麼在戒除購物上癮症的同時,繼續有骨氣地一直時尚一直藝術一直設計下去?也許我們都需要跟購物狂主角Rebecca一樣的絕佳好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