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2

epilogue,後記。(米蘭狩獵日記)

 很多人跟我說他們很喜歡我新書裡的這篇後記,所以也在這裡讓大家一起看看...


本書集結我從2004-2008在La Vie雜誌上定期發表的專欄「瘋米蘭」,重新整理了所有文章以順應時勢演進,並修正補足些許新想法。然而一個活的城市總是瞬息萬變,這裡捕捉到的米蘭只是她當下的精彩。

日前曾收到一封轉寄的電子郵件,裡頭有一張「台灣人心中的世界地圖」,那張地圖裡對於歐洲只以一句「整天喝下午茶不用上班的地方」帶過,也許大部分的人都覺得很好笑,但我卻只有深深的心寒。台灣對外面的世界所知實在有限,在這個全球化的時代,繼續以種種的片面刻板印象面對世界,劃地自限卻不自覺,怪媒體怪教育也許有很多藉口可以怪罪,然而目前網路之發達,讓這些藉口只是自打嘴巴。知識當然不是一夕之間學會的,首要條件是有一個開放的態度,願意接受除了一句簡單刻板印象之外的其他種種可能,才有長進的一線希望。

對於一個城市,怎麼樣才能算真的瞭解她?我出生長大都在台北,然而我也不敢說我真的「瞭解」台北了,對於米蘭,更是必須抱持著謙虛的態度。國籍能代表的只是不能選擇的出身,然而對於歸屬的認同卻再也沒有那麼簡單,昆德拉說「真正的生活總是在他方」,而我一直相信「家」總是在心所繫之處......

到一個城市去的學習,當然不只是躲在教室裡躲在住處躲在安全的同鄉小團體裡,這樣會錯失太多良機。一個城市的真正精神不在建築不在名勝古蹟,而是在當地居民的現在進行式生活裡,城市的風格融於他們成長間的耳濡目染,因此,其間的互動是城市藉由他們展露出來的個性,若是有幸躬逢其盛,是個開始瞭解一個城市的珍貴契機。

終於出版的時間遠遠超過預期,眾親友早已視這本書的出版如同海市蜃樓之幻象。最根本的原因是我總是覺得我還在米蘭,從來沒有離開過,故事永無止盡,沒有一個告一段落的時候。

 能夠付梓,必須要歸功於很多人的幫助,La Vie的杏臻功不可沒,靠著她定時捎來的愛心,安撫我每個月在異鄉的靠邀,耐著性子繼續與無理取鬧的我討論,才出現本書輪廓。感謝小永一直以來的全方位守護,尤其是在米蘭那些大起大落大好大壞的時刻,同步保存我們珍貴的共同回憶;謝謝Erez無盡的耐心替我仔細校對更正英文義大利文西班牙文等等的瑣碎零落錯誤,與最後緊要關頭的悉心照顧;以及所有跟我一起在米蘭四處探險胡鬧的朋友,還有不時在各個角落突然出現鼓勵我的貓咪們。

當然最感激的是我媽無盡的支持。

期望這本書的出版,能夠為我帶來一個結束,一個終於平靜的,沒有任何悔意的離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