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12

好人家來的Fuck Me Boots

本文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8年12月號
Fetish-er Voice://Dare you?

 在米蘭的某一個秋天,我失心瘋發作買了一雙Christine Dior的靴子。

 黑色漆皮,鞋跟是銀色的金屬,又細又高,光用目測就有凶器之嫌。腳掌與小腿幾乎要成為一直線,只差沒像芭蕾舞者般用趾尖著地。左右踝骨各標示著C與D,高規格授勛表揚勞苦功高的倒楣關節,於是要不得的虛榮心成為最有效的麻醉。

 我穿著新鞋子亮相的第一天,那位南非來的如同犀牛般壯碩的女同學,吐不出象牙地劈頭就很惹人厭的說:「喔!妳穿了一雙 『FUCK ME BOOTS』!」

 氣結。這雙原價遠遠超過我在米蘭那可愛小豪宅一個月房租的靴子,無論是我的皮夾或是我的腳都痛不欲生,它最好可以給我帶來什麼搞頭,否則豈不血本無歸?

 這靴子簡直就是Super Hero系列卡通裡的行頭,能穿著這連走路都困難的單品飛躍打鬥,超級英雄的名號當之無愧,絕對有其過人之處。我實在好奇是從哪位天才之靈光一現開始,各卡通電影不約而同地讓各位英雄好漢們一概身著超級緊身衣,詭異地以日常生活裡非常娘的鮮豔貼身衣物彰顯虛構的男性雄風,而女超人們更是非得穿著高跟靴子且暴露性感才算得體,真不知道是靠美色迷倒壞人還是只是要讓觀眾值回票價,不過我總是寧可想成這樣的打扮讓她們自己在執行勤務時更加開心,自娛娛人之餘順便吸引小女孩加入以壯大女性勢力。

 只是這靴子實在難以令人聯想至正面英雄形象,與其說是個拯救苦難的英雄,不如說是自找麻煩的被虐狂,或是尋找下一個犧牲品的施虐者,像蝙蝠俠裡的貓女還來得更恰當。這位貓女當然不是荷莉貝瑞那半調子的三腳貓,而比較接近蜜雪兒菲佛那打從眼神深處散發的楚楚可憐,並蓄著獨立堅強的態度,隨時都有可能來一爪要你好看的小心翼翼。

 然而變身成施虐者絕非一蹴可幾。貓女本來就是因為走不出自己的過去而併發的症頭,爆發出來的能量與其能夠承擔的痛苦,不容小覻。好好的柔軟小羊皮只因為流行而被強弄成又硬又假的漆皮,非得冒著把把腳踝扭傷的危險,扭曲成一個超乎人體工學的角度才有可能勉強擠進這雙靴子裡,而費盡一番功夫穿上之後要如何做些別的動作(例如站起來或是行走),則是另外一個問題。

 雖然現在要有著女英雄打扮實在太容易,除了寬鬆無聊媽媽服之外的大設計師品牌都已經一起下海,而Dior算是其中敢放下大師老臉身段出狠招成功的少數。Dior的fetish不只是裝模作樣地借其招式來賣弄性感,她是認真地遵循了fetish的精神,正經地傳遞其核心價值給更多尚未皈依的大眾,別以為fetish就是像刻板印象裡的那麼簡單,穿著靴子做所謂女王打扮的就一定只是拿著皮鞭欺負別人,穿著這樣的靴子本身就已經是無比的自虐,自腳底沿著脊椎而上的痛楚自然需要有福同享......但是Dior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從「New look」的良家婦女形象變成這個樣子的?雖然John Galliano這位瘋狂設計師拯救了Dior的頹勢,真不知道Dior先生對於他的法國優雅品牌被各式各樣的外來民族風輪番殖民,扮演各行各業的角色接替變身,好好一個在一片頹圮的戰後重新喚起人們對於女性優美身段的品牌,現在成了貓女的放蕩模樣有何感想。

 然而如此大受歡迎的幻想中性感裝束,對於大部分沒用的男性來說也是只敢幻想而已,性感女超人真的大駕光臨絕對嚇得魂飛魄散只想逃命,電影「我的超人女友」最後的另一個可愛新女友,只是才剛學會超能力,還沒好好發功之前的甜蜜結局。天真甜美單純/蠢小可愛仍是市場主流,而這雙靴子要完成fuck me boots的使命,恐怕還是得等待那個承擔的起的勇敢王子出現才可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