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9/4

Charming Handcuffs,時尚本來就是自虐傾向明顯症狀

 


 



文同步刊登於La Vie Sept. '08

Fetish-er Voice
://Secret Reminder


 


很多時候,某樣東西在櫥窗裡瞬間吸引了你的目光,你十分清楚這是十萬八千里外某個素昧平生的設計師替你量身打造,非得立刻擁有它來圓滿你的人生……


對我來說,Helmut Lang的手銬就是其中之一。


Helmut Lang本人被PRADA集團趕出自己的品牌之前,設計令人激賞卻極不適合我,直到那天在其米蘭旗艦店內遇見了那個小小的銀色手銬。它分成三個尺寸三個顏色,只取單邊的手銬沒了束縛,線條被簡化得好純淨,最小的尺寸與正規手銬相去甚遠,然而卻完美地適合我的手腕。它從此成為最好的開場白,所有第一次見到它的人全都好奇無比,有的為此打破沙鍋想推敲我特殊癖好,有的趁勢藉故摸上來想解開它還我自由身,然而Helmut Lang設計的機關精巧,端看主人當下心情給不給解套。


很多時候,這令人一見鍾情的小東西,更神秘地與某個人牽扯在一起,此人因而被愛屋及烏頓時大加分成為好像命中注定,平添一動人橋段傳頌故事,直到法力耗盡的那一刻,都捨不得卸去。


我從很久以前就習慣右手上總有個很緊很緊的東西,始於運動護腕但我並不打網球也不狂流汗。這莫名需求本來藏在潛意識深處起因不明,只知道左手總是理直氣壯地戴著手錶慰藉,更顯右手孤伶寂寥。當首次有幸在異鄉見識到那精美專業的「fetish shop」,才明白原來這事情已經有名望有小眾支持,可以明目張膽以學說理論作保。我學會了原來它還可以當作一個「提醒」,除了讓右手安心也可以讓心裡鎮定。興致勃勃之餘甚至不惜寫了論文研究,發現投我喜好之fetish設計的確難尋。我敬佩Helmut Lang天眼通功力莫測,回家雀躍炫耀戰利品時,卻更驚訝你說「搬來米蘭前夕才在我的城市剛買了兩個但是去哪裡了呢」。於是我們又找來了一個湊成了一雙,也被這成對設計感化決心以身試法,要看看這失而復得的注定能發揮成什麼模樣。


但是右手卻有太多其他的選擇可以三心二意,總不是每天都想大張旗鼓出櫃宣傳支持fetish,而fetish行頭裡雖然有更多更吸引人的馬甲鞭具皮束帶,但能夠在平日全天護駕的著實有限。衍生出來最好的偽裝就是近年來大為流行的「personal charms」,這個從古埃及以來行之有年的配件重新掌權,連設計師品牌們都一起回顧這個將手鍊扣上不同墜飾以記錄人生精華的老方法,個性裡的多重角色終於得以伸張。比較認真執行的兩大要牌是Louis VuittonJuicy CoutureLV依照慣例嚇死人地高價,不過每年投資一個新的墜飾當作去年的紀念或來年的期許,乍聽合乎邏輯。Juicy Couture比較接近我的美麗人生夢想,就讓這些小愛心小糖罐小鹿班比小獨角獸夾雜一副小迷你手銬,五臟俱全功能齊備,一如拇指銬新延伸單品般實用。「Cuffz by Linz」的手銬包則更上層樓,黑道運錢箱銬住手腕以性命擔保押貨,設計師Liz Shelton轉化此危險情調妖媚惑眾,端莊晚宴包結合狂野手銬禮貌使壞,用鑲滿寶石的手銬保衛包包安全倒是一絕,招致海關妒忌列為違禁品一起趕流行。


很多時候,只剩這件心愛的小東西會隨侍天長地久,好消息是這樣的愛不釋手絕對不止一件,收集隨著閱歷遞增,很多從此列入館藏不見天日,出現頻繁卻不一定代表「是的我還沒有忘記」。更多時候,真正的原因是我喜歡這件東西更甚那些狗屁回憶,我的右手現在當然正戴著Helmut Lang,請相關人士別再八卦或往臉上貼金。如同fetish的種種手段招式都為馴服精神箝制,這些綁住手腕的回憶,只是道具而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