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8/8

Fabulous Milano,繼續揮霍設計供奉米蘭嫵媚金身


Fabulous Milano://Dedicato a te 
本文同步刊載於 La Vie Design Magazine Aug. , 'o8


我米蘭家裡中庭的某個窗戶總是有隻貓。小虎斑,跟我有著一樣充滿好奇的臉,每天出門總是看到牠固定在那裡等待著,瞪著鴿子或是我,邊計畫下一步的行動。

不知從何時開始牠不見了。這兩天取而代之的是,在那個窗口總有個黑捲髮黑眼睛的義大利男生,跟貓咪不同的是他會說Ciao,笑容燦爛得像南歐的太陽。我不想問他貓咪上哪去了,也許他是貓變的,那從此以後就真的是幸福快樂的日子了……

原來我跟米蘭沒有一見鍾情的緣分。

相較於住在紐約的短暫時光,以及其他的旅行經驗,我對米蘭的第一印象奇差無比,我不但沒有愛上這個城市,更對於米蘭的各種繁華傳說嗤之以鼻,感覺不到她的流行之都美名,更受不了她不諳英語何來國際都市之稱號。「米蘭」其實與「義大利」有顯著的個性差異,那個由藝術史描繪出來的義大利角色並不是米蘭,Umberto Eco訴說的小故事頻頻上演卻串不起玫瑰的名字,面對一個幾乎要以文盲身份過日子的狀態更令人髮指。幸好米蘭以她自己的方式悉心安慰,耐性包容和煦,給我機會發現米蘭多變的迷人性情。

想要看到真正的米蘭必須要先仔細觀察在米蘭出現的人群,米蘭的時尚生活並不在觀光客目光所及的精品店裡。當米蘭時裝週期間,街上模特兒四處奔竄、夜店裡平均身高突然暴增20公分;當在中世紀的城堡裡邊看時裝週搭舞台,邊有整群義大利男人現場合唱詠歎調當做背景;當隨意亂走就聽到Versace總部外抽煙的員工討論內幕八卦;當上就健身房撞見Dolce與 Gabbana兩人香汗淋漓;當頻繁巧遇Giorgio Armani本人已成常態習慣;當租屋隨附設計師原始版第一代家具真品,櫃內鍋碗瓢盆恰巧命中昨天三年中心展出設計回顧經典作品;當在達文西設計的運河旁邊用餐,嘴裡吃的是Giugiaro設計的Marille義大利麵;當好友新居落成竟然是Donatella Versace芳鄰;當目擊騎著以保持衣裝整潔為首要設計目標的偉士牌騎士,與米蘭遍地都是的囂張法拉利車主相互挑釁叫罵;當飲酒玩鬧認識的日本小女生其實是Giovanonni事務所裡故宮授權Alessi產品的真正設計者;當某天心血來潮讀起設計史才發現上次來學校演講的老師原來是某影響全球產品設計走向之大人物本尊顯靈;當咖啡/花店/巧克力/餐廳/汽車/理髮廳/甚至藝廊,都有一大堆第一線設計師品牌試著包山包海全面入侵你的生活,無需只侷限於無聊亞曼尼先生那禪意一招……,當在這樣的日常情境稀鬆平常地輪番上演,自然會明顯感受到為什麼在米蘭生活必然時尚設計,反璞歸真根本不必大張旗鼓特意提起。

深入米蘭人群之後才會發現時尚設計生活代價辛苦慘烈,她的繁忙與壓力高居義大利之首,以驚人的速度消耗居民身心。米蘭人用每天下午的咖啡小憩、用每次下班後的Apperetivo用每頓晚餐的犒賞饗宴、用每個夜裡的肆意狂歡,用每年夏日的放逐旅行,以及其他可能的所有機會來逃離米蘭,用逃離米蘭的短暫喘息來繼續米蘭生活,用逃離米蘭來尋找重新回到她身邊的理由,用逃離米蘭來提醒自己,以為已經平淡的米蘭風景其實絕無僅有。嘴邊不再時時咬著「設計」二字,不再執著尋找設計師品牌,不再急於按圖索驥對照設計史上名作,終於可以用全副精神「過生活」,擺脫掉紙上談兵的無謂繁瑣,在真實世界裡一起共襄盛舉設計人生。於是這樣的生活方式眾志成城地合力建構了米蘭每季的多變面貌,米蘭的時尚生活是集體創作的藝術成果。在米蘭遇見的每一個你,都一起完成了這本書,每個甜蜜的片段與每個心碎的時刻,都由你而生,我們一起努力生活努力玩樂努力做設計,也用同等的力氣想盡辦法留住每個當下的美好。

而我的方式在這裡裝訂成了一本書,這不是一本宣傳米蘭觀光的導覽手冊,也不是一本介紹米蘭設計的資料集成,只是我用一個接近米蘭人的態度,在那裡過著很米蘭的日常生活。讓不管慣用哪種語言的你,都可以回憶那些在我們眼神交換裡成就的故事,雖然我們都明白,沒有任何一種語言有足夠的詞彙能重現每個心跳。然而更令我擔心的是,等我終於絞盡腦汁把這故事的甜蜜描述清楚之後,那些本來只能意會的美好,就會從此消失不見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