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6/5

Castello Sforzesco,用城牆呵護的中世紀詠歎調



本文同步刊登於La Vie設計雜誌Jun. 2008
Fabulous Milano:// The Aria to Medieval 

我剛搬到米蘭的某個清閒下午,有著小貓好奇心如我,按捺不住只在新家附近閒晃,急著想要拓展勢力範圍,卻也不敢過份輕舉妄動的折衷之下,決定到每天公車都會經過的那個大城堡來個小小探險,沒想到卻意外遇上了這個城市給我的第一個莫大驚喜… 

Sforzesco城堡(Castello Sforzesco)的遭遇簡直就是米蘭城的歷史。在米蘭所剩無幾的古蹟名勝當中,與米蘭大教堂隔著via Dante各據一方,攜手構成了米蘭的歷史天際線。 

從1368年開始建造的Sforzesco城堡,歷經各代當時最厲害的建築師接力賽一般同心建造,連達文西也曾參與一起湊熱鬧。她終於在文藝復興時期成為義大利最美輪美奐的宮廷之一,光是城門上頭的壁畫就已經讓熱愛歷史的我興奮莫名!門口雕像手拿十字架指向天空,小天使環抱其大腿更顯架勢雄偉,但也如同米蘭其他偉人一般下場,頭上總有些許鴿子陪同一起站崗,頓時使得其壯闊情懷轉變為街頭藝人詼諧,也博得更多愛戴眼光。城堡很大,遊客很少,我發現一隻顯然住在這裡很久的貓,臭臉與義大利老頭如出一轍,在對面的凳子上保持一個友善的距離,與其他顯然也是每天來這裡散步的人類鄰居招呼互動,這樣的景象想必自建城以來沿襲至今,幾百年的時光好像沒有過去一樣。正沈浸在歷史的想像同時,竟然還出現馬蹄聲使得故事更加逼真,只是駿馬上兩位騎士其實身穿21世紀義大利警察制服,主要負責帥氣地在城堡裡巡視以及與民眾致意或合影,英姿煥發絕可匹敵一旁白色大帳棚裡正舉行的秋冬服裝秀上貓步男模。 

城堡的Rocchetta中庭(Cortile della Rocchetta),是圍城打仗時最後的庇護,庭院裡的迴廊下整排殘破的羅馬柱頭遺跡,有助臆測中世紀式的戰役可以如何慘烈。當我還在牆外陷入不知該選擇騎馬警察還是時尚男模的天人交戰之際,庭院裡卻傳來現場演唱的歌聲,我分不清那是宗教聖樂還是合唱曲,但其美妙靈性上達天聽,遠超過對真實世界可以有的想像。我小心翼翼地往聲音的來源走去,因為這場景的下一步似乎即將出現白色強光繼而蒙主寵召!正要跨進庭院門檻時卻飛出了幾隻鴿子,這誇張橋段至此已經完全變成沒人會相信的真實遭遇,然而更不可思議的鏡頭才即將要出現。那天籟般的演唱來自於院子裡那二三十個義大利男人,隨性平常一如村里康樂活動,還不斷有人陸續加入其陣容,邊擁抱親吻打招呼邊一起大聲合唱。這是我第一次深刻感覺到米蘭生活的理所當然,歷史與藝術都不在博物館的玻璃櫃裡,無須特地慎重提起。 

城堡後頭的十九世紀英式花園現在叫做「Parco Sampione」,公園的盡頭是拿破崙以巴黎香榭大道做為藍本的規劃的Sampione大道(Corso Sampione),大道兩旁夜店林立,起點則是拿破崙為了誇耀功績而蓋的勝利凱旋門。凱旋門上頭的羅馬戰車當然朝向法蘭西祖國方向駛去,然而在米蘭被奧地利佔領之後,凱旋門的新奧地利業主Francis I下令馬車掉頭由朝向米蘭市中心,凱旋門也改名為和平的「Arco della Pace」。凱旋門的另一端的草坪則是比較天真無邪的景象,每個夏天這裡都會變成人造沙灘,讓不能去度假的米蘭人在公園裡假裝出在海邊的心情,以及換來與真實假期相同的古銅膚色。邊日光浴邊遙望歷史教訓之間,也不妨經過大名鼎鼎堪稱產品設計界最重要博物館之一的米蘭三年中心,以及隔壁比三年中心更重要的「Just Cavalli Café」,用米蘭鐵塔Torre Branca營造的三零年代式未來感,以及自然樸實美景,襯托玻璃帷幕裡動物斑紋的夜宴奢華。 

Castello Sforzesco實現了我要的城堡故事,米蘭生活以此為開場白地接續上演。如同那圍城要塞裡的詠歎調,這理所當然的日子必須被有意識地珍惜,用城牆與駿馬騎兵用心守護,安穩度過每個米蘭的午後時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