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3/10

Kolonaki,雅典城裡的終極誘惑


本文同步刊登於La Vie設計雜誌Mar. 2008

改了機票的隔天,我的天使微笑著出現。應驗了我剛聽說的希臘諺語,“NEVER SAY NEVER, ONLY SAY WHEN…”

我已經看膩了希臘小島的藍白風景,在城市長大的我受不了一直住在天堂裡。我選擇留在雅典好好過我熱愛的混亂都會生活,真正的雅典比各大旅遊書上的過季好幾千年的資訊要時尚太多,而神話裡的寓言倒是雷同地繼續上演。


就算不管雅典的歷史文化古蹟傳說,也仍然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奇妙城市。雅典的獨一無二首先來自於她奇妙的城市景觀,整個希臘有快要一半的人口都在大雅典區討生活,而這個擁擠的城市裡,不同於大部分國際大城市總是在河邊在港口,雅典的鬧區卻被好幾座大山佔了好大的位置。其中當然以有衛城的那座Areopagus Hill最出風頭,三千多年來她就是雅典的代名詞,舉頭就是帕德嫩神廟的風景一點都不稀奇,然而這樣的平常卻是我每次到雅典,在雅典的每次抬頭,都還是驚嘆連連的奇蹟。附近被衛城光芒掩蓋的山腳下,Plaka區裡的明星景點之外,轉角之後突然的小島式村落,是好久以前從島上舉家遷來雅典的村民,以島上的風光沖淡海港與山景差異的鄉愁,總是讓我錯亂到頻頻張望神廟還在山頂上保佑,確認我的確還在雅典城裡。然而對於那些歐洲十天十國觀光團來說倒是如同任意門般的便利,不必舟車勞頓也可以拍好假裝在島上的留影紀念。

另外一座Lykavittos Hill與衛城對望,就在我雅典的家後面。我住在Kolonaki,以米蘭比喻的話就是在Montenapolione名店街旁邊的Repubblica,左擁時尚精品區,右抱各國大使館,又不至於被觀光客煩到火大的好地段。然而雅典的城市規模遠遠大過米蘭,這樣的形容對Kolonaki有所虧欠。由於Lykavittos Hill的地形,整個Kolonaki區由山坡緩緩而下,比米蘭多了好多靜謐,精品店也跟著悠閒低調起來,每條名店大街的盡頭總是綠色的山景。我第一次出門亂闖的時候,好幾次以為我在紐約的Upper East Side,六十幾街靠近Madison Ave.那一帶,高級住宅區裡夾雜著國際品牌名店,以及更多有趣的小店、很大的國家花園,還有好多比鄰的博物館,從有錢家族Benaki的私人收藏博物館,到希臘國家現代美術館,短短不到十分鐘的步行距離就超過五六間重要的博物館,還不算那些途中經過的古蹟與當代藝術畫廊。然而Kolonaki與紐約上東區的不同是,她不矯情的渾然天成,不知道是因為環境造就了雅典人的個性,或是居民成就了這樣的雅典。

但是在獨一無二的雅典裡的Kolonaki,當然不是米蘭或紐約,Kolonaki比她們都更讓我偏心寵愛,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這裡的cafè。千萬別直接聯想成那黃銅小壺土耳其咖啡,配上抽煙斗的老頭觀察咖啡渣預知的未來!真正的希臘cafè都裝潢時尚精美足以刊載各大設計雜誌封面,而Kolonaki的咖啡廳又是走在時尚最前端的一群。一大早九點用cafè身份開始營業,以Lounge Bar的場景供應各種國際化咖啡沙拉蛋糕餐點,共同演出Kolonaki的低調靜謐,太陽下山之後順理成章成為夜店到凌晨三四點,各依音樂喜好自成一格,肆意狂歡。在這麼多艱難的選擇裡,Milioni街上的“Cafè Dodoz”是我直覺的首選,在雅典的朋友們驚訝於我竟然不聽建議到Skoufa St.的幾間有名咖啡館去,逕自找著了現在雅典更新更熱門的時尚潮流,看來經過米蘭薰陶的奢靡已經內化,然而米蘭的Designer Caffè相形之下只剩下招牌上的名聲可取。狹窄的Milioni St.與兩旁露天的座位,形成一個伸展台般的景象,必須大方走秀之後才能入席繼續觀賞,共享剛剛血拼的戰利品的興奮,或是參考接下來秀上模特兒的其他建議。

獨一無二的雅典給我的驚喜不斷,卻又總有終於返鄉般的熟悉親切。輾轉六七十個城市終於找到回家的路,然而自由有限,真正的生活也總是被詛咒地在他方。剛說嘴宣布已經沒有回來希臘的理由,雅典卻又以她獨一無二的方式給了新契機,於是又跟衛城約好下次,如果沒在路上被Kolonaki給迷惑地暈頭轉向,一定盡快相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