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2/8

Nel cuore di Milano,目的地之前的美好時光



(本文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8/1)Fabulous Milano:// Hesitation in motion

和你一起的每個小小旅行總是美好時光,即使是在我們自己的城市裡。

米蘭是一個擅長包裝自己的城市,維持時尚/設計之都的后冠光鮮得使勁渾身解數。她總是儘可能地給與她交集的過客留下各種好印象,然而米蘭的真性情卻在這個城市的移動方式裡表露無遺,一眼看穿米蘭的竅門就在她的律動裡。 


動起來的米蘭從地鐵說起,米蘭的地鐵文化遠不及倫敦紐約巴黎,她有太多其他的美好顛倒眾生,地鐵一如血液脈動只需默默運行,不必大張旗鼓發展學說理論,成立博物館搞藝術甚至周邊商品。米蘭的地鐵簡單扼要地以四條幹線了事,然而卻各自表現了米蘭的四個強烈的個性特質,各司其職,用她最擅長的設計天份演繹更優美的城市生態,在每個細節裡各自闡述分明。

生意世故的米蘭是紅色的,中規中矩整齊清潔簡單樸素,沿線經過的地區政商雲集,從各國大使館、商業經濟中心、舊米蘭展覽會場與06年才開張的新展場,都由紅線串起,無論是西裝筆挺的上班族、捧著大把鈔票來參展的商務人士、或是汲汲營營的非法移民,共通的疲累表情完成了米蘭經濟的欣欣向榮;總是一塵不染的黃線地鐵,高彩度的黃色佐以更亮眼的照明,經過時尚名品區與幾個高級住宅區的壓力顯然龐大,每站裝潢預算擺明遠高於其他線路,以非常米蘭的方式花枝招展,與其他線路交會處更是形成強烈對比,轉車時得做好心裡建設準備承受天壤地別的衝擊。可憐的綠線地鐵燈光昏暗,依靠此線路的幾個大學學生們是比較容易打發的客群,青春無敵也無暇無需環顧現實的也許慘澹經營。在七零年代設計的綠線車廂,當時流行的太空時代式樣至今仍有奇妙的未來感,那個未來是過去式的,與電影第五元素那混亂的未來一樣貼近真實世界,在下車到飲酒做樂的幾個夜生活區域之前,也不啻為一個培養今晚狂放情緒的好排演!內斂低調的藍色大米蘭區通勤系統,對於住在市中心的我簡直是一個神祕的未知世界,雖然大師Angelo Mangiarotti設計的初衷是希望藉由雙層通勤列車較大的體積,建立一個更大的地下洞穴,以消除一般地鐵站的陰暗印象與減低幽閉空間給人的壓力,然而那詭異的燈光與尺度,讓幾次不巧在非通勤時間誤闖無人車站的我,總是嚇得魂飛魄散,根本無心讚賞其設計之巧思,逃命的同時連問路的人都見不著……

地面上的米蘭以更紊亂的移動方式表達米蘭更深層的任性,舉世聞名的義大利跑車/摩托車設計全都真槍實彈上場,不是車展裡漂漂亮亮的走秀,也不是賽車場裡的防空演習,他們以義大利人的個性真實詮釋義大利車種設計的精髓,邊講手機邊把妹邊炫耀自己的座騎,超車叫囂之餘還有囉唆的不得了的各種辱罵手勢,豐富了米蘭街頭堪稱汽車設計實境博物館的導覽節目。比各式名貴跑車更驕傲的是米蘭的計程車,等同勒索的車資與霸道簡直與黑手黨無異,身為外國人的我們,也只能默默忍受天生就是背負著一定會被繞遠路的悲情。另一個比較內斂優雅的米蘭個性,在輕軌電車緩慢的步調裡搖曳生姿,木製的座椅配上窗外徐徐的微風,天空中交錯的線路配上文藝復興式建築的圓形穹隆屋頂,也許是完成觀光客夢想的一個完美風景,某些輕軌電車甚至更搧情地以更久以前的古裝造型營業晚餐生意,簡直成了東方特快車般的殖民時代風景,然而石板路上的電車軌道也剛好與腳踏車輪胎完美契合,絆倒倒楣單車騎士的戲碼是米蘭的狡猾頑皮。

到站之前的米蘭心門大開,然而真正留意的觀光客太少,習以為常的米蘭人也早就視而不見。窗外的風景當然眩目,終點的誘惑絕對令人渴望,但我卻拼命地想停留在這移動中的寶貴時刻,停留在目的地之前的美好時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