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2/25

Vita Notturna,夜裡的米蘭消遣(上)

Fabulous Milano://Absolute Lounge Away
(本文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7/3)
說也奇怪,在米蘭的夜生活竟然是無比輕鬆的。不像某些地方深植人心的刻板成見,飲酒小憩似乎罪大惡極,好像上夜店等同吸毒濫交不檢點。
不知道該說在米蘭是血拼生活重要還是夜生活重要。或是該說它們支撐了更艱難的日常生活繼續運作,交互拼湊出米蘭完整的美好時光。
夜生活的前奏從下班下課之後的飯前一杯開始。在九點的義大利的晚餐開始之前,酒吧的對應招數是點一杯飲料可以任意吃小點的Aperitivo時間。逃離學校最快的方式,是到米蘭大運河Naviglio區域,馳名的米蘭夜生活中心。小酒館沿著運河分支連綿不絕,夏夜晚風佐以整治竣工之後的河畔倒影極為浪漫,唯一的麻煩是數量奇多卻動作奇慢的米蘭笨蚊子,與跟牠們一樣擾人的玫瑰花小販。如同本班夜間教室的TANGO,兩位酒保已經與我們搏出革命情感,日後絕對有資格來參加同學會再聚;千年小橋旁邊街角的BOND,突兀地前衛卻舒適的設計感內裝,與店面一樣有精緻質感的調酒與點心本城少見;更多更別緻叫不出名字的小酒館們,與附近模特兒學校的學生們更是讓人流連忘返的最佳理由。只不過近來無法無天的地攤小販,煞風景地讓這裡形同夜市,讓我遠道來見識時尚之都夜景的朋友們大失所望。
運河分支的合流處,就是被我戲稱「米蘭西門町」的Ticinese區域,凱旋門右翼建築的Le Trottoir à La Darsena是最佳入門示範:一樓現場爵士演奏、二樓電子音樂DJ,加上全套牛仔裝扮遊走全場的龍舌蘭販售小姐,腰間皮件掛著整圈Tequilla 杯瓶的狠勁,比配槍女警更加火辣,常讓人搞不清楚她是否要跟你來個荒野大鏢客式的對決,還是乖乖跟她舉杯對飲保平安為妙;進門後絕對會誤以為是倒閉餐廳的 TRATTORIA TOSCANA要在走過繁忙廚房之後才會別有洞天地初識桃花源;土耳其風情的Colonial在重重帷幕裡,若隱若現地以異國風情挑逗躺臥在殖民地裡的來客......
酒館裡提供的小點形式也是去留指標,位置偏遠的MILANO一度提供新鮮生蠔而成為熱門去處;印度籍的BHANGRABAR因為奉上少見熱食也曾受短暫歡迎;想要別緻一些的話就上ARMANI NOBU去,白髮老狐狸亞曼尼先生想出一律用筷子的妙招,不僅時尚風雅,果然有效減緩食物消耗的速率,還可以目睹身著華服米蘭人吃力爭食迷你壽司跟炸茄子,堪稱一絕。
隨著大家廚藝日漸精進,晚餐互相宴請在家吃的又好又飽,飯後一杯咖啡馬上精神抖擻,非得出門繼續美好時光。我家巷口的FRANK,露天白色皮沙發雅座面對公園美景,疑似模特兒的高挑美女隨時如雲滿座,輪流停靠的跑車更讓這米蘭夢場景完美無缺。直到有人眼尖發現那些美女常客們,常常在交頭接耳之後就坐上跑車離開,FRANK的奢華突然引人疑竇;附近另一間比較純情的選擇是低調的小酒吧35,黑人老闆十分有型地西裝畢挺頂著辮子頭,以明星般的架勢招待來客,金髮的甜美俄羅斯女侍Maria更成為非去不可的理由,尤其在男生們使盡奇招搭訕,她卻寫給我小短籤附上電話號碼給我!他們的親切與熱情,也許是因為同在米蘭的異鄉人處境,總是讓我開心雀躍一如躲進臨時避難所,盡情於當下把酒言歡來忘卻日常生活的磨難,才能在米蘭的下一個清晨醒來,繼續地勇敢又堅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