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1

Harrods,我的博物館進化論活體實驗



(本文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7/2)

Fabulous Milano://Shopping Evolution
如果英國人以大英博物館開創了「博物館」的歷史,那麼HARRODS百貨就是博物館順應時勢的不斷演進的最新版本。

在這個人們對品牌歷史認識遠多於世界遺產的時代,百貨公司儼然是當代比博物館更重要的新知汲取聖地。義大利的唯一百貨公司“La Rinascente”,直接掛牌就叫「文藝復興」百貨,米蘭分店開在米蘭大教堂旁邊的最精華地段,已經是此連鎖系列的豪華據點。對於從已經是全球百貨公司密度最高的台北出身的我來說,其可憐規模簡直像兒時記憶裡的遠東百貨,於是百貨公司竟然成了我在米蘭的鄉愁,終於有機會在倫敦哈洛德百貨(HARRODS)聊償宿願。

追蹤哈洛德百貨的博物館演進軌跡,從她那氣派的紀念建築規模開始。自Knightsbridge地鐵站出來,親眼目睹哈洛德的第一眼,我完全以為那神奇的倫敦Underground直通紐約Subway,到了Saks Fifth Avenue百貨公司。相似的建築外貌,相似的櫥窗氣氛,我仔細確認立面上幾層樓高斗大的HARRODS招牌字樣,半信半疑地用力推開那扇一樣厚重的豪華玻璃門,終於進了傳說中的哈洛德!哈洛德場面上當然不敵後進SAKS的刻意傳承,如同其他傳到美國的歐洲文化,一律加大尺碼,財大氣粗地成為新世界的驕傲。哈洛德像是一個聖誕節般幸福的夢,整年都以一萬兩千顆燈飾串成的華麗表現法,勾勒出她從開店以來的野心輪廓。哈洛德百貨大樓在1901年,以「紀念建築」為目標而設計,集各時期建築語彙大成,巴洛克式的屋頂、新藝術風格的窗戶、洛可可式皇家磁磚內裝,理所當然地搶盡鋒頭躍居時尚景點,光芒奪目直至今日。

哈洛德的遠近馳名,來自於她獨門呈現的英式購物風情,英式風情當然必須有皇室加持才夠道地。我還在因為捧著蓋有英國皇家認證御用的皮件而感到榮幸,認真仔細研究捧著神聖徽章的兩隻可愛小獅之時,轉頭卻見滿坑滿谷的各式產品,從茶葉餅乾到鍋碗瓢盆也都很得國王的歡心,突然如同身處白金漢宮大內。除了御用產品垂手可得,國王等級的待客之道才是哈洛德百貨的壓箱寶。在這裡只要二十五萬英鎊,即可向有名的杜莎夫人蠟像館訂製自己的蠟像,與歷代皇室平起平坐。飛機、遊艇、豪宅,甚至小象,都是他們曾經提供過的服務,全球最新商品一定首先進貢到哈洛德,一如日不落國時的大不列顛。

然而這英式風情的真正金主,卻早已諷刺地由埃及Fayed家族接手。大規模地增建埃及館藏,兩千萬英鎊請來大英博物館的專家,依精準古埃及裝飾技法打造「埃及廳」的豪華電扶梯。老闆Fayed先生決定把頂樓做成他自己的紀念堂,埃及神像及人面獅身隨侍左右,他甚至想把自己的遺體依循古法做成木乃伊當作大時鐘上的指針……但他的兒子和戴安娜王妃卻在車禍中,比他更早一步跟法老王們相會,在哈洛德百貨地下室供人憑弔紀念。

我在哈洛德百貨迷宮般的平面裡亂繞找不到出路,眼花撩亂的各式誘惑讓人頻頻失神停下腳步,更是讓情況雪上加霜。哈洛德百貨的成功進化,並沒有解除我被困在博物館裡的恐懼,只是殺紅眼血拼的當下,我一點都不介意成為進化論裡的活體實驗,於有榮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