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18

Caffè Tradizionale,捧在手心的濃縮復古風情



(本文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6/11)


Fabulous Milano://Historic Addiction
 
我們總是約在那裡見面的,喧囂背後隱密的巷弄裡,紅藍相間的桌巾與冬天寒風裡的室外瓦斯暖氣。那是我們一起發現的隱密小店,已經成了朝思暮想的共同歷史記憶。
 
咖啡不是義大利發明的,然而卻成了義大利的重要代名詞之一。沒有人在到義大利之前沒喝過咖啡。卻也沒有人在義大利喝過咖啡之後,還能滿意其他地方的咖啡了。

台灣被媒體催眠洗腦認得的咖啡文化幾乎等同法式浪漫,有些經過美式翻譯成托辣斯連鎖咖啡店,有些被包裝得體排排站在7-11冰箱裡意圖重現巴黎左岸。巴黎的咖啡館向來是個傳奇,政治家在咖啡館自由發言鼓動革命、哲學家在咖啡館苦惱人生意義、文人墨客誇耀自己不在咖啡館就在去咖啡館的路上。但是從米蘭來的我們到此一遊,覺得巴黎單就咖啡本身而言還真是難喝。配著糟糕的咖啡卻還能耗那麼多時間在咖啡館裡創造各項人類奇蹟,也許該慶幸還好有塞納河畔的美麗風景。相較於巴黎的咖啡相關活動規模,義大利人喝起咖啡來簡直像在乾Tequila Shot,帥氣一飲而盡之後繼續既定行程,我幾乎沒有看過有那個義大利人坐在咖啡廳裡閱讀,更何況是靜下心來進行創作?密度如同便利商店一般的義大利咖啡館大多裝潢普通很多甚至俗氣,小小家族式的店面,招牌上斗大的「BAR」,看不到任何跟咖啡相關的語系連結,價錢便宜划算是台北的三分之一,但每次味道都好得讓我感激涕零。

米蘭的好咖啡館,不是只有那些以販賣時尚排場重於咖啡本身的各大Designer Caffè,更珍貴的是那些鮮少被大肆炒作卻更值得好好品味的,跟著米蘭走過幾百年風霜的老咖啡館。在Via Montenapolione的Cova,是米蘭最古老的咖啡廳。她在1817年開始營業時,座落米蘭歌劇院旁,是貴族名流進場看歌劇前後必至的社交場所,展示最新行頭,交換奢華情報,邊享用那杯如同巧克力醬一般濃稠甜蜜的招牌熱可可,將近兩百年來唯一的改變只有地址,跟著時尚區域的遷徙而搬移至更IN的名店區正中心,不費吹灰之力讓後生Designer Caffè根本望塵莫及﹔就在米蘭大教堂旁邊的著名Galleria Vittorio Emanuele拱廊第一間的Zucca in Galleria,雖然已經被川流不息的觀光客給淹沒,沾染太多風土景點的銅臭氣息,卻是全球知名“Campari drink”的發源地,我的希臘乾爹從年輕時代至今,每次到米蘭出差,都仍然堅持到這裡享用大教堂的美景。Zucca的新藝術風格與馬賽克店面,絕佳的位置,已經成為米蘭過客們最深刻鮮明的米蘭印象。而我最偏愛的老咖啡Taveggia,保持與觀光鬧區一個比較有身段的距離,由米蘭著名建築師Gaetano Moretti設計的老大樓,維持從1909年以來原汁原味的十九世紀風格內部陳設,裡頭的客人多是附近歷史豪宅老鄰居,打從孩提時代到現在白髮蒼蒼仍然維持每日至此昏定晨省,星期天早上在跑遍整個米蘭仍找不到咖啡跟早餐的絕望之餘,Taveggia卻以一貫的傳統熱情接待,繼承了美味血統的甜點使得在週日也有甘願早起一搏的強烈動機。

習慣喝的Caffè Macchiato,在什麼都不缺的台北卻成為意外艱鉅任務。我看著牆上菜單裡的各式瑪其朵花樣,康寶藍雖然是認識的中文字但卻需要義大利文譯意。不免想念起我們自己的老咖啡館,想念起暱稱卡布其諾叫Cappuccio的米蘭。我想,下次還是照舊在那裡見面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