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9/19

Il Lago di Como,咫尺天涯的桃花源景色



(本文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6/10)
Fabulous Milano://Utopian Luxury
 
第一次到COMO湖已經是我在米蘭的第二個聖誕夜,你將我從無聊PARTY裡的寂寞拯救出來,因為我的一句玩笑話義無反顧地向湖邊駛去。闔家團圓的這個夜晚萬籟俱寂,什麼都看不到的一片漆黑裡,我們的心跳成為最佳的背景音樂,而我卻只急著走避。

COMO的名字總是跟米蘭連在一起,她是米蘭絢爛風采身後的隱世貴族姊妹,靈氣逼人一如世外桃源傳說。

米蘭是一個沒有水景的城市,沒有水景的城市總是令人枯竭乏味,只得定期出走以擷取養分。COMO湖在離米蘭大約一個多小時車程的地方,我總是在去瑞士的路上經過,無聊的火車旅途間,靠近COMO的風景每每讓人精神一振:地勢漸漸升高,空氣中瀰漫著飄渺的霧氣,過了隧道,突然豁然開朗映入眼簾的,是COMO著名的鐘塔風景。於是火車上趕行程的觀光客忙著拍照留念,我則覺得反正離家那麼近不必急於一時。

COMO身為米蘭的桃花源,自然有其原因。西元前190年即為古羅馬城市之一的她,歷經不同種族不同國家輪替治理,使得今日留下各式不同風貌。十四世紀建造的DUOMO主教堂,淡粉色歌德式的立面上有著標準玫瑰窗,兩側排排站的眾浮雕聖徒,垂直線性排列引領迷途羔羊往主的懷抱;旁邊十三世紀的鎮公所則以特殊的粉、白、灰三色裝扮為居民服務一如初衷;通往山上的纜車以近幾九十度吃力地牛步爬上陡坡,與湖邊的保時捷跑車同樣是設計上的重要成就;完整的古城牆環繞保護著的小小城鎮,狹窄的巷弄一如過往靜謐簡樸,沒有車輛沒有入世的紛擾。我漫步期間品嚐這難得的免費時光之旅,深怕連快門的聲音都會驚醒這難得的夢境。建築物雖然沒有華麗的綴飾,甚至缺乏照顧任由歲月斑剝,然而卻絲毫不輸梵諦岡的巴洛克式張牙舞爪浮華,這是市井街坊式的百姓歷史傳延。我被一道牆上的裝飾引領走入了平凡人家的中庭,正向出門採購的住戶為我的擅自闖入謝罪之時,換來的卻是他們不以為意的歡迎微笑。這裡的院落不像米蘭大戶人家的高傲森嚴,一再驗證Alessandro Manzoni小說「約婚夫婦」裡的北義倫巴底式日常生活。

然而COMO這個世故的桃花源,最著名的不是她的美麗,而是她接待的VIP居民。舊城巷弄的小品溫馨之外,沿著古時“Strada Regina”發展的這條風景優美的道路兩側,充斥優雅的義大利式Villa別墅與過往貴族的花園,自然一脈相傳地引來今日名流,電影Ocean's Twelve裡那位愛現的法國神偷豪宅就座落湖畔,而喬治克隆尼則於現實生活中在COMO有著跟電影裡一樣氣派的別墅。我總是笑問去COMO的朋友有沒有去喬治家作客,有沒有看到小布與裘莉的世紀婚禮與那些死纏爛打的狗仔隊。VIP居民加上米蘭來的難伺候嬌客,使得這個小城市使出渾身解數以盡地主之誼,COMO湖是義大利最深的湖泊,這裡可以從事各項時髦風雅的水上活動,私人遊艇穿梭稀鬆平常,年輕男生以風浪板展現帥氣一較長短,然而卻還是輸給靈巧降落在湖面上的水上飛機,從阿爾卑斯山滑曳而下的排場,映照本區古老傳統的“Lucia Boat”悠哉律動,倒是COMO特有的別緻豪華詩意。

站在COMO湖邊吃著義大利冰淇淋成為我想念的風景,只是,現在離家很遠,秋天也已經來了。桃花源的珍貴是要用夢裡相會來陪襯的,通往COMO的火車仍然照表行駛,而我也還在繼續旅行的路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