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7/18

Mondiale,無關設計的義大利式狂熱


(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6/8) 
Fabulous Milano:// Forza Italia!!!
 
雖然很久以前你鄭重聲明,不要因為你是義大利人就覺得你一定會為足球瘋狂。然而每個星期都還是去踢足球搞的遍體鱗傷,輕描淡寫地說今天不能去散步了,但是勉強可以在家裡看球賽有助調養......

這樣的義大利男生我認識好多,大部分都很誠實地說足球是他們的生命。

世足賽開始之後,米蘭在某些特定的時段萬人空巷,公司行號大多心有靈犀提早下班,倒楣不能擅離職守的想辦法弄來電視共襄盛舉,地鐵站員工都擠在樓梯口接收微弱天線訊號,可憐的設計師們卻只能在工作室邊趕工邊聽囉唆的收音機轉播。我這個對足球的一無所知的外國人,身在米蘭所以當然支持義大利隊,很天真地從一開始就深深覺得義大利絕對會拿下冠軍,是個從來不認真記得比賽場次時間的業餘支持者,常常是因為所有鄰居加上他們的義大利狗狗突然齊聲咆哮,才知道是有義大利出賽的球賽開始了,有一搭沒一搭地看著我那比電腦螢幕還要袖珍的古董電視,再帥氣的足球明星也只剩下一些彩色小點追著更小的白點動來動去。

義大利隊過關斬將之餘,我也認真地熱血沸騰起來,跟幾個同樣在米蘭身為異鄉人的朋友,一起到小酒館到米蘭大教堂廣場去看大螢幕關心球賽的進展。我的國家代表隊沒有打進前十六強,因此沒有什麼選邊站的困擾,每每只需大吼Forza Italia!(義大利加油)即可。然而我那可憐的德國朋友法國朋友,卻得在米蘭冒著生命危險支持他們自己的球隊。義大利人的嘴賤世界聞名,連江湖老將席丹都難以倖免,可想而知在米蘭的酒館裡支持別國下場可以多淒涼。這些義大利人在比賽過程完全沒有閉嘴過:球員忙著罵裁判罵別隊的球員,還不停比著各式義大利手語;轉播員喋喋不休認真工作疲勞轟炸,其實都是無關緊要的廢話;觀眾從頭抱怨到尾,忙著罵義大利球隊無能也忙著罵對手軟弱,罵前面的人擋到其視線罵後面的人罵得太大聲......這些標準義大利式可愛反應比球賽輸贏更加精彩。米蘭大教堂廣場前忙著拍照的觀光客,也湊熱鬧地擠在狂熱的人群間,跟著上千米蘭人一起比著如同祈雨般狂抖的手勢,祈禱Totti可以在最後幾秒罰進讓澳洲飲恨的那關鍵一球。在米蘭的豔陽下站兩個小時是需要高度意志力才能完成的,曬了那麼久腦漿大概也蒸發光了,勝利的喜悅讓平時已經喧嘩的義大利人得意忘形,在路上奔跑披著國旗大吼大叫,有車的插旗子遊街逢人就喊,然而這還只是打進前八強的那一戰。我幾個月前買好的歌劇票卻恰巧是義大利對德國的那個晚上,找遍所有朋友勉強有人願意跟我走進也是世界聞名的米蘭歌劇院,然而條件卻是比賽開始就得直奔賽事。我也一樣心不在焉地頻頻看錶,時間一到,兩人穿著正式服裝手拿節目單不顧一切衝往觀戰人群,摒息等待又是最後關鍵時刻才得到的戲劇性勝利,讓整個米蘭熱鬧叫囂放煙火萬眾一心大肆慶祝七八個小時直到天明。

決賽的前兩天我卻該死地剛好回到台北,為此捶胸頓足。在台北的小酒館裡一樣擁擠,一樣不乏義大利隊的支持者,卻再也沒有人跟我一起用義大利文呼天搶地表達奪得冠軍狂喜。我看著台北熱情球迷認真揮舞著掛反了的義大利國旗,在應該是自己的城市卻比在米蘭更覺人在異鄉,我不免想像著在米蘭會是怎麼樣言語無法形容的空前盛況。米蘭是一個必須離開才會打從心底深深思念的城市,而我卻在揮別米蘭之後,才後知後覺地明白我已經流著一點點米蘭的血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