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5/18

Primavera,春眠之餘也要重新開始


(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6/6)

Fabulous Milano://preliminary ceremony 
 

今年米蘭的春天來的很不痛快。

傳說中豔陽總是高照的義大利,人人終年在院子裡的葡萄架下大啖美食肆意飲酒,倒楣的米蘭卻在義大利的最北邊幾乎要到瑞士,一年裡很多日子討厭地陰雨連連,冬天當然一定下雪。除了很久以前第一次在米蘭看到下雪的那次有開心五秒鐘,之後就只是無盡的厭煩。米蘭不夠冷,半雪半雨搞的人人無所適從,更別提陽光晚出早歸帶來的無盡沮喪。終於雪慢慢的停了,第一次看到綠芽又悄悄的在米蘭街頭出現了,正想高聲疾呼出運春天終於來了,沒想到這一等卻等了好幾個月才真的慢慢卸除外套與心防享受春神報到。

米蘭人迎接春天的程序是繁複的。首先,三月二十一號這個名為”Primavera”的日子,像我們農民曆上斗大的「立春」一般昭告天下從此日起就是官方的春天了。然而今年老天十分不賞臉地當日下起暴雨,外加米蘭地鐵公車不約而同響應春神到來而罷工,全體市民一起享用這春天的恩賜甘霖,窮人沒車如我者只好在米蘭浪漫的雨中邊咒罵邊漫步橫跨市區,有錢人則在義大利馳名各式跑車房車裡邊咒罵比平日更嚴重的該死交通,沒人有心享用春天的喜樂。


再來,日光節約時間終止平白無故損失人生一小時。一夕之間,米蘭城裡路邊數不清的公用時鐘全數整點對時,雖然我到現在還是對於那個要用人工冒險爬高調整時間的歐洲風情老古董系統所動用的人力資源嗤之以鼻,但是在義大利竟然能準時無礙已經覺得天降神蹟。電視報紙雜誌大力宣傳,同學好友奔相走告,然而隔天一定還是有某個漫不經心的倒楣鬼忘了調整起床的鬧鐘,可能還悠哉喝了咖啡吃了早餐然後在地鐵站想不通為何今天尖峰時間人潮銳減,正覺得幸運地抵達學校/公司,才赫然發現春神真正出場之前給他開了個大玩笑......

然而好事當然接著壞事來撫慰人心這才叫天理正義。從三月底的Notte Bianca「白晝之夜」節慶開始,算是真正宣告春天的來臨。白晝之夜這節慶顧名思義,就是要一起胡鬧一個晚上不睡覺。這對於米蘭這個夜生活無聊至極的城市,簡直是一年一度難得的放肆良機,酒吧夜店一改半夜兩點整就打烊的討厭陋習,懶惰的米蘭大眾交通也徹夜無休服務,更可貴的是各大博物館也開放至天明,想在半夜欣賞達文西的最後晚餐敬請把握機會!市政府帶頭在米蘭大教堂前面舉行擠死人演唱會,各大文化組織團體紛紛響應,整個米蘭處處都是活動以供嚐鮮,免費的party門外漢也能輕易撞見。這個夜裡的米蘭正式從要命的冬天裡甦醒,在米蘭青少年聚集的勝地Porta Ticinese出現難得的盛況,人手一瓶啤酒,擠得動彈不得但其實沒有特別的活動發生,路旁兩旁公寓裡也全是震天音樂,站在陽台上從Party裡出來透透氣的人也和路上行人共同舉杯,冷漠的米蘭只此一晚有巴塞隆納的影子,放下米蘭人的尊貴矜持放浪一晚有何不可?更不用提人人迫不及待地藉此機會展示最新行頭爭奇鬥豔,這才是米蘭春天的真諦!


經過重重儀式,米蘭終於春暖花開,到處一片粉紅嬌豔。但不幸地整個城市馬上被木棉花絮排山倒海席捲包圍一如冬雪,行人掩面走避過敏噴嚏連連的同時,身強體健的我只想抓住米蘭這個一年裡最舒服的短暫時刻。等到花絮落定,米蘭馳名的擾人蚊蟲就要出現,然後就是夏天。然而我總是在夏天忘記冬天的陰鬱,在冬天想不起夏天能多惱人。於是每次春夏秋冬季節交替,我總是像初次體驗的孩子般開心期盼這次的不同驚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