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5/18

Primavera,春眠之餘也要重新開始


(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6/6)

Fabulous Milano://preliminary ceremony 
 

今年米蘭的春天來的很不痛快。

傳說中豔陽總是高照的義大利,人人終年在院子裡的葡萄架下大啖美食肆意飲酒,倒楣的米蘭卻在義大利的最北邊幾乎要到瑞士,一年裡很多日子討厭地陰雨連連,冬天當然一定下雪。除了很久以前第一次在米蘭看到下雪的那次有開心五秒鐘,之後就只是無盡的厭煩。米蘭不夠冷,半雪半雨搞的人人無所適從,更別提陽光晚出早歸帶來的無盡沮喪。終於雪慢慢的停了,第一次看到綠芽又悄悄的在米蘭街頭出現了,正想高聲疾呼出運春天終於來了,沒想到這一等卻等了好幾個月才真的慢慢卸除外套與心防享受春神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