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4/25

Teatro alla Scala,神秘後台的更精彩演出



Fabulous Milano:// Behind the opera scene 
(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6/4)

我對歌劇一無所知。然而我對歌劇的一無所知是刻意經營出來的。

大學時期的舞台設計課不愉快經驗記憶猶新,在學校工作室熬夜到早上八點仍然苦惱什麼都沒設計出來之時,還得勉強睜開眼睛看兩個小時無字幕的歌劇錄影帶......我雖然深深尊敬歌劇的藝術價值與他們的專業能力及天分,但這實在是種令人倒盡胃口的學習法。我雖然享受那旋律在我需要的時候鎮定我的情緒,卻沒有迫切的動機去鑽研其內容,更何況是考究那些所謂的演唱版本?這樣的態度卻是被認真的歌劇愛好者譴責撻伐的,就如同那舞台設計課的強迫填鴨,從此學會還是刻意維持我對歌劇的一無所知的好。

然而米蘭是一個絕佳的城市,讓我這對歌劇的隨遇而安態度,得以愜意地在日常生活中選擇我想接近歌劇的方式。馳名的米蘭歌劇院,Teatro alla Scala,從十八世紀開始服務米蘭市民至今,她並不像舞台設計老師那樣急切地強迫我立刻對她瞭若指掌,也不像那些附庸風雅的歌劇狂熱者熱衷於辯證歌劇的至高無上。從米蘭歌劇院的新古典建築樣式卻不浮誇的外觀,很難想像她對歌劇發展史的重要性,也很難理解她內在極盡所能的豪華。我對她的好奇不僅止於買了門票就能看到的演出,更想一探她精巧舞台底下的機關,沈重帷幕背後的神秘,而這個不容易找到的答案就藏在米蘭歌劇院工作坊(Laboratori Scala Ansaldo)裡。

 
米蘭歌劇院工作坊偷偷地隱藏在米蘭市區邊陲的古舊工廠裡,不起眼地像是廢棄的工寮,在這個難得對外開放的週末卻令我非常意外地大排長龍。很小的入口很不起眼的Scala標誌,在將近一個小時的等待之後,進入的是佔地兩萬平方公尺,一個應該可以製造波音客機的大工作坊。鋪陳在地板上的舞台背景,與一旁排列的舞台原設計模型相呼應,一筆一劃地由藝術家以傳統方式手繪,只是這藝術品與畫具的尺度被無限放大到建築的尺度,完整的巴黎聖母院立面就在我眼前以這樣繁複的方式被重製,但這還只是米蘭歌劇院工作坊的平面繪製部門而已。根據不同舞台設計效果而特別製作的不同比例、不同角度的各式柱子、雕塑、道具、機械,已經比真實建築現實世界更加複雜;與舞台設計的建築尺度恰巧成對比的服裝部門,以極其精細的傳統高級訂製服方式,從設計手稿到最後成品,替每位在Scala演出的演員量身打造戲服。這裡也收藏了超過六萬件,約兩百八十齣劇碼的各時代戲服,儼然是一個專門的服裝博物館。約五層樓挑高的開放空間,以貓道貫穿其中,超過一百五十位專業的工作人員,木作、鐵工、雕塑、機械工程、服裝設計......在這工作坊日夜忙碌,共同為了舞台帷幕拉起後的短暫演出貢獻所長,也打造了米蘭歌劇院這個最義大利式的驕傲神話。

當我興奮無比地告訴我那親愛的義大利朋友,我終於逮到機會到米蘭歌劇院的幕後工作坊去參觀了一整個下午!他卻十分冷靜地說,「喔?我爺爺跟我叔叔以前在那裡工作呢。」我還在驚訝當中繼續聽到更多的意外:「雖然我是土生土長的米蘭人,義大利文是我的母語,但是我真的聽不懂歌劇的歌詞!」於是我更加理直氣壯地繼續我對歌劇的一無所知,只是不再那樣對往日的無奈回憶做無謂的抗拒,而以一種墜入愛河般地盲目方式,憑直覺靠感覺不疾不徐地體會她的每個細節,等待踏進米蘭歌劇院享受那個對的時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