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4/25

Spazio Armani,亞曼尼劇場裡的角色扮演



(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6/5)
Fabulous Milano:// Behind the fashion scene 
 
記得幾年前剛聽到安藤忠雄幫Armani設計了總部時,我衷心地想要祝福他們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彼此! 

安藤忠雄大師給我的印象總是出淤泥而不染。早年他設計的教堂系列讓當是還是天真大學生的我敬佩不已,他的設計手法雖與我的個人喜好有出入,但使用極簡設計手法於宗教建築,一方面完全反叛天主教╱基督教其華麗裝飾傳統歷史又能同時深入切題我的確從安藤忠雄的教堂感受到跟在巴黎聖母院同樣的宗教性感動!但這樣的清高卻也總是讓人替他的市場化可能感到憂心,然而Armani對東洋禪意的特殊癖好,Armani對販賣「極簡」的成功專業,是最適合讓安藤忠雄跨入商業領域而又能繼續他濯清蓮而不妖的路線之業主。 

Armani宣稱他的設計理念是「不說話的背景」,不浮誇邀功不搶主人(不管是服裝或是家飾)的鋒頭,安藤忠雄則極力希望到他建築裡的朝聖者別只是拍照,應靜靜觀察著陽光在空間裡移動的軌跡。在安藤先生營造的空間裡,時間的流動感被降到最低,然而這又再次與時尚產業最講究的「流行」,並且通常是「預知式預言式的流行」相悖;然而Armani所操縱的「流行」,卻恰巧是與時尚產業的速食式講究背道而馳的,Armani所創造的風格,同樣地隔絕時間的流逝,如此始終如一地卻也在時尚界成為龍頭品牌,可見Armani的本領絕不只在設計......在這方面的才華上,我甚至認為安藤先生也不是那麼地天真無邪一如他無暇的清水牆,這兩人的結合豈不是天作之合?我不想再重複安藤忠雄跟Armani這些已經被傳頌過的舊功德,不想再去讚揚那些空間上美學上的成就,或是生意上的老奸巨猾心機詭詐。只想就米蘭角度來重新檢視安藤忠雄。Armani總部當然在米蘭,在這個需要熱鬧需要排場需要面子的城市,米蘭是不適合安藤先生的。安藤忠雄的那種極簡到近乎遵守某種嚴格戒律式的設計,對米蘭來說是不熟悉的。米蘭雖然是義大利最冷酷的城市,但與東方的謙和有禮相比已經異常熱情,而安藤先生的冷在這裡就顯得更冷。精明的Armani當然明白這一點,沒讓安藤忠雄的清水牆在他位於Montenapoleone精品鬧區的豪華旗艦店現身,選了一個最不像米蘭的偏僻舊工業區裡廢棄的工廠,讓安藤在建築內部發揮其本事,於是成就了這人人推崇稱羨的「Armani劇場」(Spazio Armani)。這裡當然有安藤先生代表性的各式招數,然而,Armani的服裝(或說是時尚產業)奇妙的氛圍滲入了這個冷的空間,不停播放服裝秀的超高畫質大螢幕,工作人員一律俊美可敵男模且身著馳名的Armani西裝,時尚界的極簡作品到了安藤先生的懷裡也成了一隻花蝴蝶;米蘭這個城市的氛圍包圍了這棟冷的建築,可愛的小煙囪與義大利情調的屋頂在牆後探出頭來,更顯得安藤先生的過於刻意經營;做為Show room,做為買家辦貨廝殺的喊價空間,安藤的低調冷靜卻是合適的扮演了優雅的緩衝角色。 

就某個角度來說,安藤忠雄是成功的成為了背景。在Armani劇場裡,很多時候我甚至以為Armani才是這案子的設計師,不知是他們心有靈犀至此,抑或是Armani搶戲太甚?不論如何我還是由衷感激安藤忠雄掙扎著替其實保守傳統的米蘭增添這一份多元,替其實還是封閉隔世的米蘭開了一點眼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