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4/24

Out of Milan,於是逃走之後的幸福快樂(下)


Fabulous Milano:// Mediterranean Summer Escape 
(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5/10)

親愛的S說「那不就是妳最愛的藍色嗎從以前在工作室在妳房間而且還是一模一樣的那種藍色」
我說「是啊。」

是啊,希臘當然是藍色的。雖然是一模一樣的藍色但是卻是無法想像的藍。

希臘的名聲都給那些作家給寫壞了。希臘的風景也被那些自以為是的攝影師給誤導了。希臘的美是任何業餘攝影師都拍得到的,要拍出糟糕的照片才需要高超的專業技巧。然而所有的照片、電影、旅遊文學、所有在親自踏上希臘的土地前所知道的一切,都描繪不出真正的希臘輪廓。「希臘」不是只有小島,不是只有海,不是只有藍色屋頂白色牆面的可愛村落,不是只有古蹟,不是只有驢子,不是只有貓。

照片裡平靜的藍色看不到希臘的活力,希臘的活力從幾千年前的神話故事裡就已經開始且從未間斷。希臘神話的證據在希臘男生的眼睛裡笑容裡,完全遺傳了宙斯那想盡辦法處處留情的精髓,雖然少了宙斯的閃電權杖作為把妹手段但也已經無往不利;希臘神話的證據在Cape Sounion的Poseidon海神殿的日落裡,在雅典舉頭即見的衛城(Acropolis)裡,在號稱諸神寓所的帕特農神廟(Parthenon)裡。通往衛城山頂的路徑不是威嚴恫嚇的參道,而是與神祇同樂的兩座露天劇院,之一至今仍然一如初衷地替雅典市民提供頂級服務;希臘的活力在Archaeological Museum裡,雕像不管是神是人是可愛小動物還是巨獸猛禽,一律永恆靜止卻個個忙碌活現;數不清的鍋碗瓢盆上每個都描述了種種日常大悲大喜小奸小惡,且照樣忠於原著地在現實生活裡繼續上演;希臘的活力在雅典瘋狂擁擠的惱人交通裡,在Piraeus這全世界最繁忙的渡輪港口清早的嚇人陣仗裡,在Thessaloniki傳說中全世界最棒的夜生活裡,在夏天Halkidiki海邊只有當地人才找得到的完美Beach Bar、在冬天從下午就開始滿街人潮的聖誕夜狂歡......都只是一再證明了全世界只有一個希臘能夠這樣得天獨厚。

當然這樣得天獨厚地長大的希臘人是極度自信的。像電影「我的希臘婚禮」裡那希臘爸爸般,覺得所有事都源自希臘的大有人在,和新朋友解釋中華文化博大精深卻是對牛彈琴無奈之餘,也只好加上一句「我們就像東方的希臘」倒也是省事的辦法。我的希臘友人們無法忍受巴塞隆納(或說是除了希臘之外的)海水的不乾淨,直到我走進在希臘那樣像水晶般透明澄淨的海才感同身受;隨處可見甚至多到不想理會的古蹟遍布,建築史必讀之Ionic等各式柱頭堆積成山,從大英博物館要回來的祖產就毫無保護地展示在雅典的地鐵站裡供人自由親近,我在雅典過了兩天之後也開始對滿地都是的古蹟反胃,更何況是一開挖地基就發現新古蹟,只好連夜趕工湮滅的無奈希臘建築師及業主們?然而希臘人極度自信的背後卻充滿了不安全感,他們對於來自遠方的我竟然愛吃Feta cheese,知道希臘在世界地圖的位置、還讀過希臘的歷史及傳說感到非常驚訝,對於雅典奧運竟然沒有出錯還意外成功,對於歐洲盃足球賽如有神助拿了不可能的冠軍,對於今年歐洲歌唱大賽Eurovision竟然是希臘女歌手奪冠,對於才剛結束的歐洲盃籃賽又拿了金牌都感到不可置信,當然也更加大張旗鼓地把握每次機會舉國歡騰!

希臘唯一糟糕的地方就是義大利遊客太多,不管上山下海逃到哪個角落都還是聽到義大利文,還是遇到義大利觀光團,還是煞了風景。從希臘回來的那天,飛機從和希臘一樣藍的天空突破厚重雲層降落,變成米蘭典型灰濛濛的天空,竟然還下起一整天的大雷雨。整個夏天都在地中海大太陽和藍色天空下的我,再也不習慣看不到海的日子,找不到回來米蘭的理由。也就是因為那一模一樣早就命中註定的藍色,離開希臘的悲傷不只是要回到米蘭,而是我終於明白那樣的藍只應該留在希臘,而我卻得花上一輩子的時間想辦法從那樣藍的幸福快樂裡逃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