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4/24

La Dolce Vita,設計出來的義大利式甜蜜生活

Fabulous Milano:// Italian Enthusiasm
(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5/11)
 
我們的Dolce Vita,在每天清晨的咖啡裡,在每餐一起煮的義大利麵裡,在米蘭的道地Cotoletta豬排裡,在餐廳牆上的偉士牌海報裡。當然這Dolce Vita之所以甜蜜,是因為Giugiaro設計的Marille義大利麵,因為Bialetti的MOKA咖啡壺,因為Stefano Giovannoni的餐具,因為偉士牌那無可取代的義大利式多情……
 
「設計」在義大利,只不過是再日常也不過的生活。我總是驚訝於原來朋友家裡到處可見的那些陳舊傢具,在米蘭三年中心的各種大師特展裡被捧上天,更當家裡廚房的各式廚具被標上天價被陳列在工業設計精品店時,因為還沒回家洗碗感到心虛無比。

義大利的工業設計發跡於戰後的重建時期,靠著從文藝復興留下來的文化自信、手工藝家世背景雄厚基礎、威尼斯商人流傳下來的精明、義大利人的愛面子天性……讓「義大利設計」成為工業設計界的金字註冊標記。大多數背負文藝復興文化自信傳承、擁有建築師背景訓練的義大利設計師,在戰後的義大利鮮少有建築案可接,英雄無用武處之餘,如果Leonardo da Vinci可以包山包海從建築從運河設計到飛行器,同文同種同血緣的這些義大利設計師,當然也可以從世界上不一定最快最好但是最囂張的跑車,設計到其實沒急迫需要設計的義大利家常麵條。基礎雄厚的義大利手工藝傳統,加上因應時代發展出來的新材料新技術,給這些天馬行空的設計師最完善的後勤支援;也因為威尼斯商人的精明生意手腕,義大利工業設計師們被塑造成超級明星般耀眼,而這些明星們源源不絕之周邊商品自然成為熱門話題,各大家具商幾乎成了經紀公司,成功與否端看旗下是否有大將坐鎮;而義大利人的愛面子充場面當然無所不及,如果身上穿的是義大利服裝設計師的極品,周遭的一切絕對也是重要配件,出門自然也必須得有相稱的代步工具。奧黛麗赫本在電影羅馬假期裡騎的偉士牌機車,是在戰後由航空工程師以設計飛機的經驗與美學所創造,整體形象被要求必須舒適優雅,其中一項重要的設計理念是,必須保持騎士的衣著整潔!還有什麼例子比這更能清楚說明義大利?那些跟義大利姑娘一樣潑辣的鮮紅色跑車、那些各個都擁有不同動人名字的桌椅刀叉燈具傢具衛浴鍋碗瓢盆,生動地把義大利式甜蜜生活描繪出完整輪廓……

義大利工業設計的可愛討喜與可恨討厭一體兩面,創新的想法實驗、小人偶小動物小外星人變化而來的種種造型,當然很貼心地為日復一日的無奈人生增添許多會心微笑,但是當一時不察被這美麗的造型迷惑,下定決心讓它們介入你的日常生活,而不是只是放在家裡當作可供炫耀的做作擺飾之時,你會發現新生活原來可以比你原來的舊生活更加複雜。越是講究美學,越是能在第一眼吸引你目光的好設計,大部分在使用上總是出現也很講究的障礙。從打開包裝之後因為設計新穎而找不到開關,或是得仔細研究說明書來搞清楚怎麼刷牙實在令人惱火!惱火之餘卻又還是讚賞這美學的幽默,也又反而開心起來?我深深佩服義大利工業設計師的這種本事,以美學伎倆出燈謎般嘲弄無知大眾,卻還因此成名致富更挽救了義大利戰後的窘境?

即使如此,我對於義大利工業設計卻總還是冷感地提不起勁來。我在米蘭這工業設計重鎮,在這個被稱為工業設計王國的義大利,被「設計」重重包圍地幾乎喘不過氣。甜蜜的生活在IKEA裡雖然簡單也可以一樣快樂,只是義大利設計出來的Dolce Vita這熱情的表達方式,鮮明的強烈作風,給的卻是我承擔不起的幸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