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4/25

Ferrari,動物狂歡式的極限衝刺

Fabulous Milano:// Extremely enthusiasm  
(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6/2)

法拉利賣的當然不是跑車。法拉利賣的是一種姿態,一種接近詹姆士龐德的專業,但又更具侵略性一點更熱情一些的南歐式狂放,一種不在乎頂頭上司也不想拯救世界的童趣天真靈魂,附在這個完美無瑕的男性陽剛機件裡……
 


法拉利當然是男人的夢想化身。法拉利跑車美學上工程學上的頂尖設計撇開不談,法拉利跑車背後相關連的整體氛圍,是一個完整配套的組合,似乎有了法拉利之後就會變得萬事美好。法拉利的創始人Enzo Ferrari本身就比法拉利更值得一般男人崇拜,他是個被同夥暱稱為「賽車隊的騎士」賽車手,身兼設計一手開始了法拉利這個傳奇。然而這樣的男人在法拉利創業之初,仍然需要吉祥物帶來好運。他找上當時第一次世界大戰義大利英雄飛官飛機上的勝利寶馬,襯上故鄉Modena的代表黃色,一方面紀念憑弔戰時捐軀的國家英雄,另一方面也的確從此無往不利。

法拉利教導二十世紀的全世界,跑車就應該是絕對紅色的,看起來就要會「跑」,要張牙舞爪,要嘶吼咆哮,連靜靜展示時都有種視覺上的急馳流動感。在義大利設計裡幾乎沒有「深藏不露」這回事,如同上帝造物法則,這拉丁血統沒有韁繩的黑馬,單腳著地,疾風從未撫平牠頸上的鬃毛,躍躍欲試地望向無限可能的未來。然而法拉利貼心地讓這夢想在高不可攀之際卻又同時觸手可及,提供更多元的選擇:即使已經是法拉利車主,他的夢也許更大更遠要用F1一級方程式賽車才能滿足,他的夢也許不在法拉利的駕駛座位上而在競爭同樣慘烈的職場商場戰場;他的夢想也許要時時刻刻得到提醒,從辦公文具到鑲有黑馬浮雕的蠟燭,從穿著法拉利制服的小熊到穿著法拉利制服的女人;從台灣創意的法拉利筆記型電腦到法拉利手機;雖然不敵賽車極限速度但也是極限運動的滑雪板滑雪屐自行車,收錄法拉利各檔引擎咆哮聲的天籟CD,鑲有牌檔頭作為把手的各式雨傘柺杖,定做的義大利皮件鋼筆絲巾服裝等時尚精品……在米蘭上下共五層樓的的Ferrari Store裡最大的驚奇是,這個最男人的陽剛夢卻讓他們行為丕變,每個男人到這裡都成了在鞋店看到新collection的尖叫女人,簡直像在迪士尼樂園的小孩一樣雀躍!然而真正的「法拉利樂園」已經在沙烏地阿拉伯首都Abu Dhabi動工,合法的三妻四妾加上法拉利樂園,夫復何求?雖然這麼男人的法拉利現在賣起了女人的配件,賣起了小孩的玩具,夢想開著只有兩個座位跑車載著辣妹的法拉利男人們雖然大部分已經淪陷而攜家帶眷,然而法拉利卻還沒有像保時捷那樣妥協地賣起家庭休旅車,或是像藍寶基尼那樣溫馴地成為毫無效率的義大利警察坐騎……

我的法拉利夢想至今只實現於同樣出自Pininfarina設計的便宜小車,然而有什麼比在米蘭附近F1賽程裡使盡渾身解數奔馳的法拉利更適合追逐圓夢?如同我那義大利友人的精闢見解,「我們當然以法拉利為傲!感謝主,那是我們義大利人深深引以為傲而且還沒有搞砸的少數幾件事之一!」這種義大利人自信滿滿的故做謙虛,就是法拉利動物本能式的狂野迷人元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