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4/25

米蘭傢俱展2006,萬象更新一起過甜蜜設計生活

(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6/5)  

在各界的矚目、期待、與擔心新展覽場地的未知變數之下,第四十五屆米蘭傢俱展( Salone Internazionale del Mobile),首次於新開幕的新米蘭世貿展覽館( Nuova Fiera Milano Rho-Pero)舉行。

今年新展場一別舊米蘭世貿展覽場的混亂,面積雖為歐洲最大,其有組織的動線規劃,在義大利出現更臻可貴。但因位於米蘭偏遠市郊,辛苦了只好地搭地鐵一路擠到底的參觀者;嶄新的建築物,由義大利土產設計師Massimiliano Fuksas打造,步出地鐵站的同時,映入眼簾的是如同機場航廈般的龐然大物,然而在此機場起降的卻是更令人訝異的外星球交通工具!一個個貌似太空船還長了腳的結構體,停泊在寧靜的池水之上;貫穿全場的龐大玻璃結構,海浪般的流動性視覺印象,似乎能讓人感覺到這些外太空科技起降時帶來的狂風。

Spazio Armani,亞曼尼劇場裡的角色扮演



(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6/5)
Fabulous Milano:// Behind the fashion scene 
 
記得幾年前剛聽到安藤忠雄幫Armani設計了總部時,我衷心地想要祝福他們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彼此! 

安藤忠雄大師給我的印象總是出淤泥而不染。早年他設計的教堂系列讓當是還是天真大學生的我敬佩不已,他的設計手法雖與我的個人喜好有出入,但使用極簡設計手法於宗教建築,一方面完全反叛天主教╱基督教其華麗裝飾傳統歷史又能同時深入切題我的確從安藤忠雄的教堂感受到跟在巴黎聖母院同樣的宗教性感動!但這樣的清高卻也總是讓人替他的市場化可能感到憂心,然而Armani對東洋禪意的特殊癖好,Armani對販賣「極簡」的成功專業,是最適合讓安藤忠雄跨入商業領域而又能繼續他濯清蓮而不妖的路線之業主。 

Teatro alla Scala,神秘後台的更精彩演出



Fabulous Milano:// Behind the opera scene 
(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6/4)

我對歌劇一無所知。然而我對歌劇的一無所知是刻意經營出來的。

大學時期的舞台設計課不愉快經驗記憶猶新,在學校工作室熬夜到早上八點仍然苦惱什麼都沒設計出來之時,還得勉強睜開眼睛看兩個小時無字幕的歌劇錄影帶......我雖然深深尊敬歌劇的藝術價值與他們的專業能力及天分,但這實在是種令人倒盡胃口的學習法。我雖然享受那旋律在我需要的時候鎮定我的情緒,卻沒有迫切的動機去鑽研其內容,更何況是考究那些所謂的演唱版本?這樣的態度卻是被認真的歌劇愛好者譴責撻伐的,就如同那舞台設計課的強迫填鴨,從此學會還是刻意維持我對歌劇的一無所知的好。

Torino,一次深沈洗滌的淨化儀式

Fabulous Milano:// Versatile Baptize
 (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6/3)

我應該是在Torino唯一跟冬季奧運完全無關的觀光客吧。但她卻不以為意地以更多樣的方式深切取悅著我......

Torino是一個充滿矛盾的多性格城市。在我探訪Torino之前,雖然早已經聽說關於這個城市的種種,但卻都一直認為這些種種是在各自陳述不同的城市,直到我真的到了Torino,才像讀完「看不見的城市」最後那樣的恍然大悟:原來這種種線索指向的是同一個Torino?!

Ferrari,動物狂歡式的極限衝刺

Fabulous Milano:// Extremely enthusiasm  
(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6/2)

法拉利賣的當然不是跑車。法拉利賣的是一種姿態,一種接近詹姆士龐德的專業,但又更具侵略性一點更熱情一些的南歐式狂放,一種不在乎頂頭上司也不想拯救世界的童趣天真靈魂,附在這個完美無瑕的男性陽剛機件裡……
 

Naviglio,古董市集裡的嶄新未來


Fabulous Milano://  hunting for the destiny 
(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6/1)

就在我以為永遠失去你的時候,又意外地在這裡重新遇見了更迷人的你。這是早已注定的割捨不去,這是我們在Naviglio運河邊偶然許下的共同未來。


米蘭對義大利來說,是個很「新」的城市。米蘭的新來自於戰時轟炸的無情毀滅,米蘭的新來自於墨索里尼的無理重建,米蘭的新來自於身為義大利經濟首都不得不向前看的責任,米蘭的新來自於以服裝產業作為金字招牌而自然加快的時尚感。然而這樣「新」的米蘭在每個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天也停下腳步緬懷過去,在Naviglio運河邊的古董市集細數起昔日榮光。

2006/4/24

La Dolce Vita,設計出來的義大利式甜蜜生活

Fabulous Milano:// Italian Enthusiasm
(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5/11)
 
我們的Dolce Vita,在每天清晨的咖啡裡,在每餐一起煮的義大利麵裡,在米蘭的道地Cotoletta豬排裡,在餐廳牆上的偉士牌海報裡。當然這Dolce Vita之所以甜蜜,是因為Giugiaro設計的Marille義大利麵,因為Bialetti的MOKA咖啡壺,因為Stefano Giovannoni的餐具,因為偉士牌那無可取代的義大利式多情……
 
「設計」在義大利,只不過是再日常也不過的生活。我總是驚訝於原來朋友家裡到處可見的那些陳舊傢具,在米蘭三年中心的各種大師特展裡被捧上天,更當家裡廚房的各式廚具被標上天價被陳列在工業設計精品店時,因為還沒回家洗碗感到心虛無比。

Out of Milan,於是逃走之後的幸福快樂(下)


Fabulous Milano:// Mediterranean Summer Escape 
(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5/10)

親愛的S說「那不就是妳最愛的藍色嗎從以前在工作室在妳房間而且還是一模一樣的那種藍色」
我說「是啊。」

是啊,希臘當然是藍色的。雖然是一模一樣的藍色但是卻是無法想像的藍。

Out of Milan,於是逃走之後的幸福快樂(上)


Fabulous Milano:// Mediterranean Summer Escape
(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5/9)

逃離米蘭是絕對必要的。逃離米蘭之必要性是再重新找到回來米蘭的理由。

Montenapoleone,最貼近真實的浮華時尚(下)


Fabulous Milano:// Luxurious Ordinary??
(同步刊載於La Vie設計雜誌2005/8)


Montenapoleone
唯一的壞處就是離我家實在太近,誘惑實在太多,而我實在太窮。


米蘭的夏季折扣全球馳名,在這個星期明顯可以感覺得到,許多遠道而來的Fashion Victims充斥米蘭街頭,以及許多不知情但十分幸運剛好趕上的觀光團,像挖到寶般地人人帶著興奮莫名的神情。?